鄭立:大雄之金銀島 —— 以前教育我們怎樣當一個小孩,現在教育我們怎樣當一個大人

A+A-
電影「大雄之金銀島」劇照。 圖片來源:映画ドラえもん公式サイト

我們看「叮噹」(「哆啦A夢」)的時候,常常都會想,如果能擁有叮噹的法寶,或者活在叮噹那個時代就好了。這是因為我們想像自己也能擁有隨意門、時光機、美食桌布等法寶,就實現我們很多現實做不到的願望,最終還是想要自己幸福。

但「叮噹大長篇」的世界,卻總是告訴我們,單憑科技是無法令人類幸福的。科技是增強了人類的力量,而力量沒有善惡,而且人類的幸福,是一種感性的需要。就算我們有叮噹的法寶,習慣了之後,還是會回到基礎的人性問題。

如果你完全一點也不想看到劇透,這篇文章就看到這裡吧,我會把結論寫在這裡,「大雄之金銀島」是完全翻新過了「叮噹大長篇」,也是近 10 年最出色的大長篇。花錢去看絕對不會錯的,但如果你能接受一點劇透,那麼,請聽我說原因。

電影「大雄之金銀島」劇照。 圖片來源:映画ドラえもん公式サイト

回到剛才那句,有沒有留意到一點?我說的是令人不幸,而不是「為非作歹」,我說的是反派,而不是說是壞蛋。因為令人不幸,往往並不是因為壞心腸,反而人類努力實現某種道德與偉大理想,製造出來的不幸更巨大而且徹底。這次電影版的反派,就正正是這樣的人物。

嚴格來說,他不僅是反派,更是這次故事的主角。整個故事的起因,都是因為他的愛,對他家人的愛,對人類的愛,他的一切行為,都是為了繼承亡妻的遺志,以及為下一代著想。不論建立海盜船,以及搜羅全地球海底的文化遺產,都是為了相同的原因。

問題不在於他立心不良,而是他做自己覺得對下一代好的事情,是用強迫的方式,而且他的下一代並不認同。他為了人類未來所做的事,也沒問過現在人類的意見,很可能會傷害到人類。身為反派的他,真正犯下的錯誤,是「在沒有問過別人意見下,強迫別人接受一些自以為對別人好的事情」。

電影「大雄之金銀島」劇照。 圖片來源:映画ドラえもん公式サイト

這次的大長篇,終於不再純粹在環保與和平題材上打轉。而走向了世代的衝突,想想也合理,作為 40 年以上的品牌,很多「叮噹」的老觀眾,已經是父母甚至祖父母輩了。也許已做過不尊重自己的下一代,強迫對方接受自己覺得對的事情吧?

這也不僅是主題,這次的電影,比起之前有更多的人味。過去像「大雄的太陽王傳說」等,大家多少會對一些不合理的地方沒有解釋莫名其妙,例如為何突然會出現魔法?瑪雅文明最後去到哪裡了?電影裡都沒有答案,但這次卻很願意在這些地方著墨。

例如一開始為何要拿海盜船而不是利用隨意門去寶島?大雄給了很出色的答案,那就是氣氛不對,他享受的是那種冒險的感覺,而不是直接的達到目的地,這可是很巧妙的利用人性解答了一切不合理之處,至少不再需要為了𦧲叮噹讓牠失去或被盜用百寶袋了。想想為了避免牠的法寶過強,牠的百寶袋在大長篇都不知丟了多少次了。

這次故事令人驚喜的改變,在於不再僅是只是讓小孩看到更好的未來,而是教大人怎樣去當一個大人。本來看到「大雄之金銀島」這主題,大家心裡多少會有個譜,覺得不是像「太陽王傳說」一樣,乘時光機回到加勒比海盜時代,就是像上鏈都市一樣,利用道具搞金銀島的主題樂園,沒想到這次的內容竟然跳出了套路。

好吧,說了這麼多優點,我必須說說,這套電影最大的缺點,就是今次我好像沒看到技安唱歌。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