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共29篇|

【Soul Monday】疫下紐約,以明信片維繫友誼

一次又一次的居家抗疫,令即使身處同一座城市的好友,也彷彿相隔千里難相會。特別是像 Karin Kawamoto 這種獨居於紐約的高危人士,由 3 月下旬開始自我隔離以後,就只剩下四面牆為伴。不過,知己 Emily Learnard 的一個貼心舉動,讓二人在這段無法見面的日子,依然互相關懷和鼓勵 —— 她每週一次甚至多次,都會給 Karin 寄張明信片。

如何好好扶朋友一把?

人生不如意事,豈止十常八九。生離死別、國破家亡、成敗得失,還有性侵、家暴和欺凌…… 哪種都可叫人絕望,甚至最終要人性命。作為親朋好友,自然希望在這艱難時刻,好好拉對方一把,走出生命的陰霾。但當人在面前,卻不知說甚麼才好。臨床心理學家 Kathryn Gordon 透過與患者們的多年合作以及心理健康研究,總結出一些有助緩解他人痛苦的方法。

成為大人後,維繫友誼的方法

投身社會之後,社交圈子改變,要維繫學生時代的友誼並不容易,即使有心維繫,也可能以失敗告終。究竟成為大人後,如何令舊知己在最後變得到老友?美國達特茅斯學院社會學副教授 Janice McCabe 最近撰文直指,若是有意義的友誼,就應好好經營,其他則讓其自然流失也不為過。

大學生新常態:滴酒不沾

英國人的飲酒文化聞名於外,他們喜歡三五知己到酒吧喝酒。而對於不少剛進入大學的年輕人來説,他們都剛好到達合法飲酒的年齡,酒精自然變成聚會、派對不可或缺的飲品。在放縱青春的大學環境下,不少人本來滴酒不沾,最後也逃不過朋輩壓力,但愈來愈多學生拒絕合群。

【Soul Monday】「傷健共融」的魔獸世界

表面看來,Mats Steen 是個孤獨的挪威青年。他沒甚麼朋友,在 2014 年離世之前,幾乎長期足不出戶,但喪禮上來了一批陌生的悼念者。這些人與 Mats 素未謀面,甚至不認識「Mats」這個人,卻從歐洲各地前來致哀。唯獨父親 Robert 知道,他們都是兒子的摯友伙伴。只是他們相知相交的地方,不在現實世界,而在網絡遊戲。

林喜兒:My Brilliant Friend —— 一個時代,兩個女孩

看罷 8 集的 My Brilliant Friend(「我的天才女友」),急不及待找回原著小說來看,能夠勾畫出時代的氣氛,並能細緻地描寫兩個女生的生長,好奇這會否是一個改編自真實人物的故事,甚至是作者的自傳,怎知作者原來是極度低調的意大利小說家。

Gloria Chung:面書 —— 面子個面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已經開始厭倦 Facebook 呢?使用 Facebook 已經超過十年了,面書上的朋友,已經從真實的朋友,發展到從來沒有見過、或者好少見面的「朋友」。久而久之,我問自己,其實我想在 Facebook 看甚麼呢?真正我喜歡的朋友,我已經主動去聯絡,經常見面了,或許是專頁的資訊吧,有需要的時候我也會去找找來看,不需要每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