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我還記得在六四事件時,無綫在播「宇宙小戰爭」

A+A-
叮噹電影版「大雄的宇宙小戰爭」劇照。

80 年代的香港,一直籠罩著在恐懼不安中,害怕失去法治與自由的未來。每天談的就是怎樣拋棄香港這個成長的故鄉,只為得到多一點保障。小學時代的我,不知道是甚麼共產黨,只知道同學一個個移民消失了。

世界就像會在 97 年結束一樣。在此之後出生的人,也許不容易感受到。

沒想到那像鋼鐵一樣不可動搖的恐懼源頭,在 80 年代的最後一年,竟然露出了一絲裂縫。那一絲黑暗中的曙光,從來不以友善團結見稱的香港人,空前團結起來,不分左右,無分你我,變成了同伴,絕望的香港,竟然能從恐懼中解脫,不用離鄉別井的希望,在「民主歌聲獻中華」中逸歌著自由。而最後那希望被殘酷的現實粉碎,再一次跌入了絕望,香港人像經歷了一次輪迴,在短短兩星期內。

那時候應該沒甚麼成人有心情看卡通片,但我是幾歲的小學生。

我是在當時看了無綫播的「大雄的宇宙小戰爭」,是叮噹的大長篇。故事講述一個外星人很迷你的「比利加」星球,被獨裁者動用軍隊奪取了政權,當地民主運動的少年領袖,逃亡來到地球。被叮噹他們發現並收留,在叮噹他們的協助下,回去接觸當地的地下組織。

那時候的叮噹配音員,還是林保全。大雄的朋友們是技安、阿福與靜宜,而不是胖虎、小夫與靜香。這作品也異於其他叮噹大長篇。在這作品中,各個角色的發揮都比別的故事更豐富。特別是阿福,以懦弱作為特點的他,不僅比平時更有氣概,更發揮了關鍵的作用。每人發揮的作用都是不可或缺的,連外星人民主領袖比其他大長篇配角,都更有血性與存在感。

叮噹電影版「大雄的宇宙小戰爭」劇照。

面對壓倒性的政府與軍隊。不論是政府裡的同情者,還是反抗組織,都被專制政權的監控下被搗破鎮壓。反抗領袖和叮噹等人一起被捕,被判處死刑,但在千鈞一髮之際,終於逆轉勝利,結束了專制政權。跟外面世界的新聞報道發生的是相似的事,不同的是結局。

這個有著「自由民主萬萬歲」這樣對白的卡通片,當時被放上節目表的電視台職員是故意的,還是巧合的?我想兩者都有吧。選播這卡通片與配音是故意的,現實發生的事情是巧合的…… 巧合不是指剛好一樣,而是指剛好相反。

而特別是這套電影,中間還有一首十分聞名的插曲,叫作「少年期」,如果你沒印象,建議這個關鍵字拿上 YouTube 來聽。那是叮噹大長篇電影中,最深刻的名作,曲風優美帶著鄉愁,歌詞非常的值得玩味。如果你沒時間看完這電影,請你打開那首歌來聽,只花你兩分鐘而已,那絕對是值得的。

在歌詞裡,歌唱者是一個幾歲的小孩,靜靜的、好奇的面對著美麗未知的世界,默默的站著…… 直至驚醒,發覺自己剛才是發夢,真實的自己早已進入成年。感嘆著自己為何要成長,甚麼時候成長了呢?就這樣,這首歌,這卡通片,以及那個歷史時刻,皆已是 30 年前的事情了,我活在這個 30 年後的未來,寫下這篇文章。我在想,如果我有機會告訴那時候的我,未來是今天這樣的。這 30 年來,我們做了甚麼?我就在想,我是否要說實話。

我有時也會想,如果沒有叮噹的話,比利加星球大概再被專制統治 30 年,那比利加星球會是如何?或者可以從我們的現實裡,想像得到未來的比利加是怎樣,因為我們世界中,叮噹並未用時光機走來這時代。沒有縮形光,沒有空氣砲,沒有桃太郎飯糰,坦克車、軍隊與監控卻一樣不缺。

寫完了這一篇,把這篇留在這一瞬間。我再在想,在 30 年後,如果還活著,那個未來又是怎樣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