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鬥爭

|共3篇|

狡兔死走狗烹 —— 納粹長刀之夜

1934 年,經歷前一年的「國會縱火案」及希特拉一系列手段,威瑪德國國號儘管未廢,納粹已一黨獨大,彷彿無人能擋。但就在同年 6 月 30 日,曾為納粹效犬馬之勞,加入警隊盡捕共產黨人的衝鋒隊(SA),卻慘遭希特拉以「長刀之夜」清算,衝鋒隊領袖羅姆亦被槍決。既然希特拉已把持國政,何解要同室操戈,政治清洗曾助自己上台的衝鋒隊?

中國模式:不完整合約制

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 Oliver Hart 和 Bengt Holmström,表揚兩人「對合約理論的貢獻」。由於合約無法完全釐清,因此必須介定權責,一般愈清晰愈理想,但亦有國家反其道而行。對經濟學家沈聯濤及肖耿而言,自改革開放起,中國採用的是「不完整合約制」,即下放部分權利(如土地使用權)及利益,激發民間工作意欲,而主控權仍在國家手中。作為過渡手段,不完整合約制能起緩衝作用,然而一變長期政策,就開始滋生官員貪腐、社會不公等流弊。時至今日,中國模式依然「缺乏」合約精神。

鄭立:羅馬共和國——我討厭政治,政治也討厭我

如果你想試試當政棍是甚麼感覺,你應該玩玩「羅馬共和國」這遊戲。羅馬共和國就像某些國家一樣,雖然號稱共和,有投票制度,但實際上是個寡頭政治,因為他們的政治都是被一些特權階級所把持。在羅馬,這些人稱之為貴族;在現代,這些人稱之為甚麼代表、甚麼組別、甚麼政協、甚麼黨員。所以雖然有投票制度,不過這跟民主無涉,羅馬的國庫要怎樣用,從來是少數人的專利,他們的共和只是特權階級裡面的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