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遊

|共165篇|

鄭立:天下太平 —— 防守的成本其實比攻擊大得多了

為甚麼進攻總會打贏防守?原因是攻擊方可以把卡牌的能力組合起來,但防守的一方卻只能各自發揮效果。少數對少數時,防守可能有利;但數量多的時候,攻擊的一方可以任意選要攻擊地點,防守方卻是被動的要預備所有不同種類的進攻,防守的成本其實比攻擊大得多了。

鄭立:卡坦島 —— 不要和別人做相同的東西,請做別人做不到的東西

你會發覺,玩「卡坦島」跟生活在社會是一樣的,就是要讓自己能夠生產被需求的東西,也就是為自己找一個定位,就會順利得多。如果你不滿足別人的需求,就會感到寸步難移。這在經濟,生活甚至感情上皆是如此吧。

鄭立:大富翁為何比一般桌遊容易被接受和學習?

當然「大富翁」這麼老的遊戲,就有很多缺點,要數數不完,例如它是一個玩的時間往往太長的遊戲之類,不過這些其實不太需要討論。正如我們不太需要討論為何古老的汽車不會比現代的快一樣,而是我們要想,有甚麼過去設計的優點,是我們忘記了或者現在不再重視的?好好的理解,才能夠使我們設計的新東西更好更受歡迎。

鄭立:紀念六四 30 周年前,先紀念港產三國卡牌遊戲 20 周年?

在介紹卡牌時,有一部分說將領的格子,描述它的用處時,就直接寫「用途是提升樂趣」,作為香港的遊戲,也用了很多粵語的字詞,例如「過檔」。它的說明書其實寫得很生動有趣,有看的價值,玩遊戲就不了,看說明書倒是不錯。畢竟說明書不僅是為了教規則,也是商品的一部分,在這部分有下苦功,當然值得加分。

鄭立:猜心俱樂部 —— 請列出被 DQ 的議員…… 死啦,仲有邊個呢?

「猜心俱樂部」是一個猜謎的遊戲,遊戲裡提供一堆謎面牌,上面有寫一堆謎題,例如「情侶會看的電影」、「十萬個激嬲女友的理由」、「中國的省份」、「本地劇集」之類。不過,其實你不需要這些牌,因為你可以隨意出題目,只要定義好給人猜的範圍就好。例如你出「被 DQ 的人」,你就要數出至少 6 個人。比方說,如果有人只能說出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和姚松炎,他就不能用這個題目,因為不足 6 個選項。

鄭立:奇思繆想 —— 利用桌遊昆大家去玩超級無敵大電視

你拿出這東西,請不要說「玩『奇思繆想』好不好?」,因為無人知道你想玩乜。你反而應該這樣做,隨便指幾副擺明無人想玩或者很複雜的棋,等大家全部拒絕後,就拿副「奇思繆想」出來,扮成米奇老鼠的聲音,對大家說「玩唔玩超級無敵大電視呀?」,大家就會本著以為自己知道怎玩而中伏了。

鄭立:為甚麼戰棋遊戲會使用六角格?

如果你有玩過「卡坦島」、「神秘大地」,或者其他的戰棋遊戲。你都會發覺,在桌遊中很常會用到像蜂巢一樣的六角形,作為地圖的零件。多數每個六角格代表一種地形,而地圖就是靠很多個六角形拼出來。到底甚麼時候人們才這樣做的?其實這做法,是在 20 世紀 50 年代美國發明的。

鄭立:生命之旅 —— 人生的意義就是賺錢,沒有其他

一切都是為了賺錢,錢錢錢錢錢。在這遊戲裡,你的人生意義就只有錢,這遊戲唯一有意義的行為,只是賺錢,而這遊戲最後誰勝誰負,是看你退休時擁有多少錢來決定的。你退休時擁有的銀碼,就是你條命的價值,最多錢的人就是人生勝利組。

鄭立:在 19 世紀,美國佬覺得擲骰是邪惡行為?所以桌遊商發明了……

先問你一個問題,到底美國第一副自家發明的桌遊是甚麼呢?我想這個問題,大部分桌遊玩者都可以輕易答出來,沒錯,就是「花旗遊記」,就算你沒有玩過,也應該有聽過這遊戲吧。不過下一題就沒有那麼容易了,那就是這個遊戲到底是何時的產品?

鄭立:青青珊瑚島 —— 有人說你還記得波姬小絲,就是一個中坑

「青青珊瑚島(Blue Lagoon)」是一部波姬小絲拍的軟性鹹片,故事講一對少年男女在荒島求生,最後搞到人口增加的故事,因為裸露鏡頭而被衛道人士插到開花。今天,它終於推出桌遊了,不論中文譯名和英文譯名,都完全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