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遊

|共176篇|

鄭立:捉鼠敢死隊 —— 防疫不是醫學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九個回合後,最大光環的人勝利⋯⋯ 至於鼠疫呢?還是存在。「瘟疫危機」中玩者的勝利是消滅或醫治病毒,這實在太理想化了,真實的疫症比較像「捉鼠敢死隊」,政客們只要在這事件中自己撈到足夠的光環就夠了,甚麼疫症與爆發,管他去死吧。

鄭立:麗晶新世界 —— 男女不拘,我全都要

在遊戲中,哪怕只是一座你起不完的樓,都是浪費了資源,所以其好玩之處,就是思考如何在一堆好牌中選擇捨棄。如果你太貪心甚麼都想要,又要一帶一路,又要兩岸統一,又要殖民香港,又要在 2020 年消滅貧窮,你就會甚麼都沒有,因為每一件事都不夠資源去完成,只能半天吊。

鄭立:天下太平 —— 防守的成本其實比攻擊大得多了

為甚麼進攻總會打贏防守?原因是攻擊方可以把卡牌的能力組合起來,但防守的一方卻只能各自發揮效果。少數對少數時,防守可能有利;但數量多的時候,攻擊的一方可以任意選要攻擊地點,防守方卻是被動的要預備所有不同種類的進攻,防守的成本其實比攻擊大得多了。

鄭立:卡坦島 —— 不要和別人做相同的東西,請做別人做不到的東西

你會發覺,玩「卡坦島」跟生活在社會是一樣的,就是要讓自己能夠生產被需求的東西,也就是為自己找一個定位,就會順利得多。如果你不滿足別人的需求,就會感到寸步難移。這在經濟,生活甚至感情上皆是如此吧。

鄭立:大富翁為何比一般桌遊容易被接受和學習?

當然「大富翁」這麼老的遊戲,就有很多缺點,要數數不完,例如它是一個玩的時間往往太長的遊戲之類,不過這些其實不太需要討論。正如我們不太需要討論為何古老的汽車不會比現代的快一樣,而是我們要想,有甚麼過去設計的優點,是我們忘記了或者現在不再重視的?好好的理解,才能夠使我們設計的新東西更好更受歡迎。

鄭立:紀念六四 30 周年前,先紀念港產三國卡牌遊戲 20 周年?

在介紹卡牌時,有一部分說將領的格子,描述它的用處時,就直接寫「用途是提升樂趣」,作為香港的遊戲,也用了很多粵語的字詞,例如「過檔」。它的說明書其實寫得很生動有趣,有看的價值,玩遊戲就不了,看說明書倒是不錯。畢竟說明書不僅是為了教規則,也是商品的一部分,在這部分有下苦功,當然值得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