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遊

|共179篇|

鄭立:Totensonntag —— 行動複雜就不會人多,人多行動就不會複雜

想要人多,質素就一定會低,組織就一定鬆散,有一大群人時,就只能跟隨一個簡略的方向,而且不很協調。如果想組織大家做一些高合作性的行為,那參與人數一定會大幅減少。如果想實施極具組織性的行為,又想多人參與,是不切實際的。

鄭立:捉鼠敢死隊 —— 防疫不是醫學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九個回合後,最大光環的人勝利⋯⋯ 至於鼠疫呢?還是存在。「瘟疫危機」中玩者的勝利是消滅或醫治病毒,這實在太理想化了,真實的疫症比較像「捉鼠敢死隊」,政客們只要在這事件中自己撈到足夠的光環就夠了,甚麼疫症與爆發,管他去死吧。

鄭立:麗晶新世界 —— 男女不拘,我全都要

在遊戲中,哪怕只是一座你起不完的樓,都是浪費了資源,所以其好玩之處,就是思考如何在一堆好牌中選擇捨棄。如果你太貪心甚麼都想要,又要一帶一路,又要兩岸統一,又要殖民香港,又要在 2020 年消滅貧窮,你就會甚麼都沒有,因為每一件事都不夠資源去完成,只能半天吊。

鄭立:天下太平 —— 防守的成本其實比攻擊大得多了

為甚麼進攻總會打贏防守?原因是攻擊方可以把卡牌的能力組合起來,但防守的一方卻只能各自發揮效果。少數對少數時,防守可能有利;但數量多的時候,攻擊的一方可以任意選要攻擊地點,防守方卻是被動的要預備所有不同種類的進攻,防守的成本其實比攻擊大得多了。

鄭立:卡坦島 —— 不要和別人做相同的東西,請做別人做不到的東西

你會發覺,玩「卡坦島」跟生活在社會是一樣的,就是要讓自己能夠生產被需求的東西,也就是為自己找一個定位,就會順利得多。如果你不滿足別人的需求,就會感到寸步難移。這在經濟,生活甚至感情上皆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