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

|共136篇|

鄭立:曾覺得電視裡的東西是不能溝通,但有一天,我可以指揮他們了?

要怎樣形容我對電玩的感覺呢?我是看電視長大的,但它卻是單向的,即使不滿意當中發生的事情,我也不能予以任何干涉,是個不可動搖的聖物。直至有一天,我發現電玩讓我能夠改變電視上發生的事情,將過去的不可能變成可能。

鄭立:從遊戲設計角度看如何改良「性感戰士」?

為何會突然拿出「性感戰士」來談呢?竟然是跟桌遊有關,因為我最近想做 Push Your Luck 類型的桌遊,透過研究和找出此類遊戲的規則漏洞,再加以修整去練習設計。我在想,有甚麼遊戲是這個規則呢?結果我想到的,竟然是這個差不多 30 年前的台灣遊戲。

鄭立:有沒有想過,街機遊戲為何會在前線拾到各種裝備和食物?

後勤部隊並不是很多人想像中、在後面不斷追上作戰部隊的一群。相反,他們可能很早便已潛伏在前線並隱藏起來,甚至直接身在敵陣,將物資偷偷在作戰之前放下,例如食物、裝備、武器,或者是工具。他們知道大戰將至,便會在作戰前的晚上,偷偷的在前線各處放下物資,而且因為地方通常是敵境,所以才要將物件收藏起來。

Moyashi:在抄與不抄之外,可以討論的還有甚麼

關於遊戲「原神」的爭論未有熄滅,在各有關平台公佈收入數字後,只見愈燒愈烈。爭論基本上都停留在「是否抄襲」的層次上,卻很少人觸及關於遊戲機制、甚至平台發展的部分。雖然有部分人透過「原神」引伸出反思:手遊的課金機制會否破壞主機或電腦遊戲的發展?

鄭立:點解彩京嘅射擊遊戲波士愈打佢愈露真身?

這也解答了「為何真身那麼強,何不一早就出真身?」的問題,因為暴露真身和最強武器是有代價的,就像甚麼惡法一樣,當你把政府迫急了,政府就會把最後手段弄出來。他不一早拿出來的原因,不是因為仁慈,不是因為對你好,而是因為深知用的時候代價很大。

鄭立:逆統戰 —— 反華勢力以滲透對抗中國的遊戲?

「逆統戰」的設定出奇的務實,因為它並不是建立明刀明槍衝入敵境打仗的軍隊,而是建立敵方難以看到的「地下組織」,所謂組織,就是掩藏了政治意圖的團體群,可以是被操控的政黨,可以是工會,可以是慈善團體,可以是企業媒體,可以是社運組織,環保分子,甚至是寺廟或學校。

鄭立:大惡司 —— 政治正確丟出街的法西斯遊戲

混黑道混到成功後,還要浮上枱面當白道,自然是參與社運,進而參選,打壓對手,到處賄選,選到當政治花瓶也不夠,要直接攻入政府奪取政權,最後直接挑戰佔領軍,攻入軍營搗亂、搶掠強姦。父權法西斯極度狂放,政治正確?完全不存在。

鄭立:幸福人生 —— 就算銀行有很多存款,提不出來還是會餓死

最要命的是,這遊戲和美國版一樣,你需要買衣服,有些場合和工作有 dress code,你不穿夠格的衣服便不能進去。這包括了銀行,如果你衣服爛了,就不准入銀行,沒得提款,可是這遊戲大部分的工作,卻是把你的薪水存進銀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