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

|共155篇|

鄭立:除了關公,連麥當勞叔叔都大戰外星人?

之前有一套叫作「戰神」的電影,講關公大戰外星人,使很多人頗為驚艷,但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印象,其實麥當勞叔叔也大戰過外星人?如果你還有記憶的話,你可能玩過這個世嘉的遊戲,叫作 McDonald’s Treasure Land Adventure,你沒看錯,這是個以麥當勞叔叔為主角,製造出來宣傳快餐店的遊戲。

鄭立:莎木 2 —— 芭月涼離開香港要唱通街,到底基於甚麼心態?

現在看來,芭月涼的行為難免讓人覺得矯揉造作。不過這也是情有可原的,畢竟遊戲的背景是 80 年代,那個時候還未流行上網,大家分隔兩地的話,就真的很難接觸得到了。不能像今天一樣,即使身在外國,還是能跟朋友每天保持聯絡。

鄭立:叮噹大富翁 —— 有了「處境掉換槍」,我還努力來幹甚麼?

處境掉換槍之惡,在於它使你一切的私有產權不受保障,你購入的資產、你銀行戶口的錢、你所擁有的一切職能,都可以一瞬間全部消失。你可以在別人的意志下,一瞬間變得一無所有,當制度保障不了私有產權,任何一個理性的人都不會想努力累積一切,當你意識到這點時,「叮噹大富翁」就變得不好玩了。

鄭立:七笑拳 —— 為救女友深入地下迷宮打阿婆

一般遊戲都必須在開始前選出主角性別,但「七笑拳」卻可以隨意作出性別轉換,而且還會影響劇情,例如一開始遇到學長游帶刀時,如果主角是男的就要跟他打架,女的則會逃跑。至於其轉換方法,這裡就賣個關子,你自己去玩就知道了。早在 30 年前就找 transgender 當主角,很超前吧?

【心明大義】病童的遊戲科醫生

醫院遊戲師這個服務病童的職業在歐美已算普及,但對香港人來說或許仍覺陌生,甚至可能認為遊戲無益。智樂兒童遊樂協會廿年來就在本地致力發展這項服務,希望保障病童玩樂的權益。只是,去年疫情來襲,他們的處境變得尷尬。疫情未見盡頭,無法陪伴病童身邊,這班醫院遊戲師又有何應變方法?

鄭立:香港版陞官圖,會不會是政客要貪贓才能夠投靠政府發大財?

所以看「陞官圖」,其實比玩更加有趣。它與其說是「大富翁」之類的輕桌遊,不如說是「生命之旅」或者「現金流」等人生遊戲的古代版。雖然不好玩,但只要看它,就能夠理解一個時代背景下的社會生態,而且是非常具現立體的圖像資料庫,不是難以立體化的文字,故此這東西其實是很有價值的。

DFA 設計獎:建築師的創意溝通橋樑 以遊戲了解居民所需

建築設計師董偉賢(Ryan)是今年「DFA 設計獎」的得獎者,他獲頒創意智優青年設計才俊特別獎,並被評為「優秀的傳意溝通者」。當中最有趣的,是其作品揉合遊戲及建築元素,以遊戲為溝通渠道,藉此作為建築師及居民的共同語言,從中了解他們所需,達至建構實用設計的結果。

鄭立:瘋狂醫院 —— 不管你是當兵還是當醫生,最後都是在當官

但最有趣的地方,倒是醫院本身。此遊戲的目標是升職當院長,醫人做手術只是手段之一,甚至只是當中的一小部分。要升職需要的可不止是醫術,而是辦公室政治,所以玩家更大部分集中於如何縱橫官場,搞好關係。

鄭立:Carrion —— 與人類戰鬥的怪物,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人類

雖然設施裡的敵人,全都是有老豆老母生的無辜打工仔,但是如果他們的職責是妨礙主角的自由,那就只有將他們消滅了。不僅要消滅,還要把其資源吸收,吃其血肉,令自己壯大。你深知道,若不選擇生存壯大,消滅一切妨礙自己生存的人,輕則失去自由,重則失去生命。

電子遊戲有何藝術可言?

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作品類型,電子遊戲有其無可比擬的獨特之處,例如玩家的參與和故事的互動性。在遊戲中,玩家時常要在兩難中作出抉擇:是應該尊重當地的信仰,還是阻止女巫?應否鼓勵村民信守祖先的約定,儘管已經不合時宜?而玩家的每個選擇,都有機會為獵魔人的世界帶來意想不到的惡果。

鄭立:獸王記 —— 對抗怪物的人,要小心自己不要變成怪物

這個遊戲最好玩的地方,在於內心糾結是否要成為怪物,畢竟此舉表示自己放棄了人性與良知,又與敵人有何分別呢?所以我堅持只吃兩枚仙丹,保持我作為人類的良知,享受內心的矛盾與交戰。相信我,在面對勝利誘惑時堅持道德高地,不變成怪物,能夠讓你自 high 到分泌很多快樂激素。

鄭立:「賭俠」如何面對一個不公平的遊戲以及秘密監控?

一般人在面對不公平的制度時都看似無力,但倒過來想,既然結果是被操控的,也就是可以預期的。比方說,你可以預料一場假球誰勝誰負;可以預期誰會勝出一場假選舉;可以預測一個假民調的結果;也可以知道誰會輸掉一場法官被操控的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