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問題

|共23篇|

墓地不足,雅加達可下葬 6 層?

香港缺乏土地,不止房屋供不應求,就連墓地或骨灰龕位也長期面臨短缺。公眾墳場下葬需於 6 年後撿拾骨殖,骨灰龕位則需排期至少 4 年。然而需求有增無減,購買私人墳場墓地需 28 萬港元,私營龕場更高達 30 萬。但原來除了香港,印尼同樣面對墳地不足的問題,而其權宜之計,竟是於同塊墓地,向下葬深至 6 人。

從被迫遷到買組屋,一切新加坡政府都安排好?

在幾乎人人有樓住的新加坡,超過 8 成人口居於政府興建的組屋,其中 9 人擁有業權。新加坡之所以能滿足多數人的住屋需求,其中一個土地來源是向國內的村莊「甘榜(kampong)」徵收土地。但發展至今,國內只餘下最後一個甘榜。有往日的甘榜居民至今仍懷念當年的甘榜時光,但為了城市發展和人民利益,就該由政府決定誰來付出代價?

鄭立:珊瑚物語 —— 拿某個理由填海,填完卻用別的理由用掉

當然辯論是多餘的,因為用膝蓋想都知道政府會霸王硬上弓,反正誰都知道香港的高官只是一些毀滅香港後去英國、加拿大退休的生物。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最好的反應是怎樣呢?當然是玩桌遊了,毫無疑問,「珊瑚物語(Reef)」是一個有關填海的桌遊,讓大部分無法晉身政府當公務員的我們,共享摧殘毀滅珊瑚的樂趣。

鄭立:希臘有靚地 —— 土地不夠就填海,但填完土地還是不夠

在「希臘有靚地(Attika)」這個遊戲中,表面上你扮演的是希臘某個城邦的政府。這遊戲的政府,對國泰民安完全無興趣,也無關係,勝利條件是把手頭上多個地產項目(碼頭、公路、豪宅區等等)全部建出來,把該消費的水泥全部消費掉。可見,這遊戲的所謂政府,只是一些偷竊搶劫市民餵建商的狗。

Live Norish:北歐社創(一)—— 瑞典長幼共居

「跨代共居」(Intergenerational Cohousing)是指青年與長者共用居住空間和設施,為歐美社會創新研究以緩解青年住屋問題的對策之一。瑞典知名的社創家 Niklas Adalberth 早年推出計劃,輕鬆地示範了瑞典社會如何實踐長幼共居。透過網站登記付費成為會員後,便可根據地區、喜好、身體健康狀況和業主或租戶配對。

綠色和平:上樓無望,只因唔夠地? 

最近屯門某新住宅樓盤開售,有大學生喜孜孜向傳媒透露,已獲父母資助成為業主,其父更興奮表示要「斬隻雞慶祝」。香港樓價驚人,年青一輩若無「父幹」,往往上樓無望。政府委任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覓地,甚至提出開發郊野公園、填海、公私合營釋放地產商農地等極具爭議的建議,以應對市民住屋「貴、細、擠」的困境。可是,假如政府只講土地供應,無視規劃不當、房屋資源分配不均等問題,即使移山填海,賠上珍貴的自然環境,恐怕也幫不到真正有需要的市民。

夏威夷人住近活火山,全因土地問題?

岩漿如海嘯般淹沒農田、吞噬房屋和汽車…… 一幕幕災難電影般的畫面,最近出現在夏威夷基拉韋亞火山(Kilauea Volcano),附近 1,700 名居民緊急疏散。其實基拉韋亞火山噴發是否沒有先兆呢?不,恰恰相反,這座火山自 1983 年起便持續活躍,但為何有這麼多人「明知山有火,偏向火山行」,偏偏要住火山腳不可?其中一個原因,正正是房價問題。

土地問題,先人要「上樓」了

人口爆炸土地不足,生人要有斗室安居尚且奢侈,逝者遺體更是無處安放。在據分析已超前中國成為第一人口大國的印度,礙於宗教規條所限不能火葬,墳場空間不足唯有層層疊式安葬先人,新人疊舊人,盡用有限墳地。除此以外,更有填場辦起垂直墳墓,只為壓縮墳墓佔地。

海上都市 —— 解決「土地問題」的未來藍圖

香港政府近年常將社會大小問題歸咎於土地供應不足,其實放眼世界,無一倖免,不少發達城市都陷入相同煩惱。覓城市而棲,結果無家可歸,土地不足固然是人類當代的重大社會問題,另一個潛在困擾,則是海洋水位上漲。有專家建議,人類應該轉而投產海上都市。如今一批海上企業家深信,與其對抗海洋,不如利用海洋,相信最終人類可以將一座城市搬到海上。更有人相信,海上都市將為人類社會樹立一個全新形式的政權。「在這個海上政權,將很難出現暴君統治情況,因為當你表現不濟,你的島國隨時會被國民解體。」是政治烏托邦的雛型,抑或只是想天開?

英國經驗:為甚麼你買不起樓?

近數十年來,世界各大經濟體樓價急遽攀升,拋離經濟與薪酬增幅,除非有「父幹」,否則愈年輕上車愈難。近日一本新書「反思土地與房屋經濟學」(Rethinking the Economics of Land and Housing)以英國為例,主張樓市之所以脫離現實,癥結在於地價結構性上漲,金融措施再進一步促進惡性循環。

游兒:新同居時代 消失的室友

室友之間的不滿通常是在不知不覺中滋生,例如有一次港女超時工作回家後,把 O 買的唯一一罐冰凍可樂喝掉。又有一晚,港女籌辦完公司活動後累極回家攤在沙發上,不知為何 O 卻氣得炸起來。「我真的不明白你是如何管理你自己的。你嚷著減肥嚷了好幾個月,也不見你去做運動還買雪糕放在雪櫃,而我每星期抽幾天到會所跑步早就瘦了下來。你說花了幾千元去電髮,弄完卻跟之前一模一樣,不過是浪費金錢。」當時的港女被 O 突而其來的氣勢嚇倒而不敢作聲,後來,過了多年之後,港女還是覺得每一個香港人都擁有懶惰和浪費的自由,而一個室友並沒有資格對她的人生指指點點

同一屋簷下的房屋問題

梁振英以本土框架思考香港居住問題,且挑起激化中港對立,令某些由自由市場開發衍生的樓房方案,不可以借鏡及推廣,例如當年洗腦廣告的碧桂園、樟木頭的樓盤。林鄭自吹自擂社福開支大增,那為何香港的長者仍遭受「劍橋式」待遇?如果香港跟內地關係不是如此僵,香港或可在深圳、廣東租地建屋,引入私營機構管理,至少解決中下層人士及長者的退休問題。

中國模式:不完整合約制

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 Oliver Hart 和 Bengt Holmström,表揚兩人「對合約理論的貢獻」。由於合約無法完全釐清,因此必須介定權責,一般愈清晰愈理想,但亦有國家反其道而行。對經濟學家沈聯濤及肖耿而言,自改革開放起,中國採用的是「不完整合約制」,即下放部分權利(如土地使用權)及利益,激發民間工作意欲,而主控權仍在國家手中。作為過渡手段,不完整合約制能起緩衝作用,然而一變長期政策,就開始滋生官員貪腐、社會不公等流弊。時至今日,中國模式依然「缺乏」合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