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共148篇|

疫情衝擊下,該擁抱還是放手?馬克龍的全球化難題(下)

儘管對民主制度的前景充滿憂心,但當法國總統馬克龍聽到西方國家遏阻疫情手忙腳亂,似乎暴露民主弱點時,這位迥異於歐洲傳統成熟穩重政治菁英的年輕總統仍大為惱怒,立即表明:不要把訊息透明公開、人民能公開批評政府的自由國家,與真相被壓抑的集權國家拿來相提並論。

中國對澳洲發種族歧視警告,反損當地華人生意?

中國早前以澳洲種族主義襲擊事件增加為由,警告中國公民不要前往澳洲,及後又呼籲中國學生重新考慮選擇是否要在澳洲留學。有當地中國留學生直言,不認同澳洲的種族歧視問題已嚴重至威脅人身安全,認為兩則警告並不旨在保護中國公民,純粹打著種族主義旗號處理兩國近期的政治衝突。無論如何,當地有中國背景的商戶及企業認為,假如中國留學生與遊客不再到澳洲,將造成生意損失。

方俊傑:狩獵的時間 —— 一場場貓捉老鼠的戲碼

年輕人認為沒有未來沒有希望沒有前途,與其做個好人做個和理非,生活不斷變壞,不如放手一搏。如果故事肯深入探討下去,講述他們如何推翻不公義,說不定會成為另一套「飢餓遊戲」,成為有代表性的革命象徵。點知,它只想拍幾場 War Game。

畢業等於失業:中國版

經歷了一個不平凡的學年,香港應屆大學畢業生告別學生身份在即,要在疫情打擊下的經濟環境中求職,又是一道難關。不過,香港畢業生們並不寂寞,遙望神舟大地,今年破紀錄約 900 萬大學畢業生準備投身職場。不過,在中國僱主們正考慮裁員或凍薪的當下,職場是否準備好接受 900 萬生力軍,自是另一回事。

【因疫成便】小國愈借,中國愈強的債務外交

近年,「債務陷阱外交」成為國際關係的重要關鍵字,多用於形容中國在南亞、太平洋島國和非洲的經濟援助。論者多指中國刻意向一些小國提出大筆難以償還的貸款,當借貸國未能還債時,就被迫在經濟、政治,乃至國家主權上讓步。而在武漢肺炎還未退卻之時,中國就正在調整債務陷阱外交。

自古以來的「顏色經濟圈」抗爭

整場流水革命發展至今,黃色經濟圈成為了延續整場抗爭運動的重要方向,而大小官員也群起攻擊經濟圈的概念。其實,在外國,以消費作為抗爭手段尋常可見,例如白人政府時期,南非黑人就抵制「白色經濟圈」。在香港,以政見為中心,建立經濟圈,本來就不是新鮮事物,「紅色經濟圈」更存在已久。在 2017 年,美國西方學院政治學教授 Caroline Heldman 發表著作 Protest Politics in the Marketplace,闡述「消費者行動主義」(Consumer Activism)的概念,講解在大企業橫行的年代,普羅大眾為何及如何進行消費抗爭。

泰人自殺成風:他們沒感染武肺,武肺卻迫死他們

單親媽媽沒錢買奶粉而上吊身亡;的士司機無法支付車租而輕生;中年男子失去工作而跳河自盡,女兒亦隨他而去…… 上述都是同日發生在泰國的自殺個案。在武漢肺炎爆發下,走上絕路的並不只他們。一批學者上周六發表報告,揭露令人痛心的殘酷現象:泰人沒感染武肺,武肺卻把他們迫死。

封城就會沒經濟?有這想法的人太年輕了……

為了對抗武漢肺炎,世界各國都實施非常嚴厲的封城措施,以確保國民維持社交距離。可是,無論外國的封城令,抑或是香港的限聚令,看起來都會損害經濟,有人就希望社會提早回復正常,杜林普就希望解封多個州分。可是,有專家就認為抗疫與救經濟並非二元對立,要令經濟回復過來,就要拯救最多人命。

美國喬治亞州復市,要錢要命自己揀?

美國喬治亞州州長肯普(Brian Kemp)近日宣佈解封措施,准許髮廊、紋身店、按摩店、保齡球館和健身室等場所在當地時間 4 月 24 日重開;27 日起,餐廳、私人會所和戲院也可恢復營業。然而,在武漢肺炎陰霾纏繞不散的情況下,復工的決定在州內引來兩極意見。

出口轉內銷?中國陷入經濟衰退惡性循環

2 月 20 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於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指,武漢肺炎為國內經濟帶來的衰退壓力,不會持續太久,預計在強勁的經濟及靈活政策調整支持下,將於疫情受控後迅速恢復。照此說法,既然中國官方一個月前已宣稱「國內疫情已受控」,則經濟應見復甦之勢。不過「日經亞洲評論 」文章認為,中國經濟已陷入惡性循環。

武肺危機,將重擊對抗氣候變化工作?

今次武漢肺炎危機,嚴重打擊各國的經濟和文娛活動,企業停業、各大體育聯賽停辦、電影上畫延期,連談情說愛都很難。唯一好消息是,武肺危機一度令中國工廠停工,專家預計今年溫室氣體排放會減少,「紐約時報」專題報道也認為,減少社交接觸,變相可以對抗氣候變化。可是,麻省理工學院旗下的「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卻認為,武肺危機只會重擊多年來的反氣候變化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