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共82篇|

陶傑:中國小農社會的基礎和基因

中國「改革開放」40 年,不斷「探索」,成為今日局面,似乎尚未找到自己的「中國夢」。一切由大陸人在「富起來」之後,棄玩卡拉 OK、連同香港消費者,喜歡一種叫做「鬥地主」的撲克牌遊戲說起。甚麼叫做「鬥地主」?是用來「紀念」1949 年之後一場翻天覆地的社會大變革。

不穩定無產階級:全球社會不安之源

放眼全球,傳統的精英政治沒落、右翼勢力興起已成定局。究其原因,不得不提全球化對世界經濟格局的影響。經濟學家、劍橋大學博士 Guy Standing 所著的「不穩定無產階級」,分析了新自由主義為經濟環境帶來的影響,對了解新一代所面對的經濟社會環境有不少助益。

【亞洲實力指數】中國發展障礙不是美國,是其自身

澳洲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昨日公佈「2019 年亞洲實力指數」,顯示美國國力依然冠絕亞太,中國得分緊隨其後,台灣是唯一得分下滑的國家。雖然中美貿易戰是全球焦點,但研究警告中國的真正敵人不是美國,反而是其自身的政治和社會隱患。

經濟學家預測頻頻失準,問題在於迷信理論?

不時會有經濟師及經濟學家現身財經新聞,為公眾預測未來經濟動向,但無論專家是如何享負盛名,都未能為預測帶來保證。他們要不是無法預見金融危機的來臨,就是虛報經濟衰退預警。美國歷史學家 Peter A. Coclanis 撰文分析,把經濟預測頻頻失準,歸咎於經濟學家過分依賴數據和理論,忽略分析的關鍵基礎 —— 經濟史。

「自願殖民主義」能使非洲人不再奔向歐洲?

難民潮問題近年困擾歐洲。除了從中東一帶進入的難民,亦有非洲人跨越地中海,到歐洲尋找理想國。德國聯邦經濟合作及發展部非洲專員 Gunter Nooke,近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就如何阻止移民湧入歐洲時提到:「歐盟、世界銀行這些組織,應在非洲建立並經營城市,以促進非洲大陸的就業及發展機會。」其爭議性的主張,受到反對者形容為殖民主義,但亦有非洲國家的知識分子表示支持。

「金主」階段崛起,北韓轉營關鍵?

自 6 月底以來,金正恩頻頻參觀國內工廠農場,而非過去的軍隊、武器實驗場。其舉動被解讀為,在制裁壓力下發出信息,以行動表示實現經濟繁榮的願望,說服美國放寬制裁,並向國民展示關注國家經濟復甦。不過,市場經濟的發展,早在這個打著社會主義旗號的國家萌芽。部分人更因而「先富起來」,成為現時北韓經濟復甦的關鍵之一。

黎巴嫩財困,種大麻救國?

在黎巴嫩東部敍利亞邊境,有一片肥沃土地名為貝卡谷地(Bekaa Valley),當地人一直在此公然種植大麻,換取富足生活。他們甚至擁有龐大的私人軍火,使貝卡儼然法外之地,縱使政府嘗試打擊當地的大麻產業,往往亦只是徒然。不過,在國家財政緊拙下,黎巴嫩政府正準備考慮允許種植藥用大麻,創造經濟成果。

世界盃能否改變俄羅斯?

2018 世界盃曲終人散,各地球迷陸續返國,但東道主俄羅斯似乎依依不捨。總統普京表示,世界盃期間,以 Fan-ID 免簽入境的旅客,直至本年底仍可獲免簽證待遇進入俄國。普京明言希望各位旅客:「與親朋戚友多到俄羅斯。」是次決定,也許是當局推動旅遊的契機。不過,世界盃為俄國帶來的改變或好處,會否僅止於此?或,俄羅斯會否變得更開放?

中美貿易戰的大前方:製造業生態轉變的時刻?

中美貿易戰正式展開,繼月前美國宣佈向中國達千多件商品徵收 600 億美元入口關稅後,中國迅速還擊,對美國百多件進口商品加徵關稅;日前中美兩大經濟體再次對碰,受影響的不僅是國內的企業,更波及世界製造業。貿易戰會否再升級還是未知之數,但中美兩國近日的關稅政策已改變了製造業生產鏈的生態。「紐約時報」報道就考察中美貿易戰的大前方,檢視這場貿易戰的初步影響。

唐明:唯死亡和交稅無可避免?

所謂現代政府,收稅的同時要為國民提供法律的根據和相關服務;但專制帝王的政府並不提供服務,連上前線幫皇帝打仗,武器、裝備、軍服全部都要自己負責,從花木蘭到李自成都沒有分別,明朝末年打仗:「時至寒冬,士卒裸體穿甲,身無存棉」,往往因為欠餉譁變;或者馬戛爾尼來中國所見:「遍地都是驚人的貧困,像乞丐一樣破破爛爛的軍隊」,因此即使是小政府,但並不向國民負責,反而效率極其低下,而貪污腐敗也無可避免。

一半貧窮,一半涅槃:緬甸人的賣頭髮生意

自古以來,面對禿頭和脫髮這些不願對外露的問題,不少人都情願買一頂假髮,以作掩飾。乍看不出破綻的高級假髮,用的幾乎都是真頭髮,也多數是在中國工廠加工,不過,中國人的頭髮本身不適合製作假髮,鄰近的緬甸才是供應全球假髮、織髮和駁髮的最大「髮源地」之一。耐人尋味的是,頭髮買賣雖是一門生意,但緬甸的賣髮者並非完全只為賺錢才將頭髮割售,在虔誠的宗教信仰和緊絀的經濟條件之間,箇中關係更見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