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共109篇|

印度新市鎮的標誌性建築:「爛尾樓」

在印度新德里南郊的新市鎮諾伊達(Noida),有一個寄寓「希望」的樓盤 Wish Town,開售之初以「綠色和寧靜」作賣點,吸引不少人借錢買樓。但自 2016 年起,它的建築工作兀然停止,4 萬個單位只有半數能交樓,餘下的皆淪為空殼。「上車夢」落空,買家無辜負債,「爛尾樓」逐漸成為諾伊達的標誌,華爾街日報更將之形容為「鬼城」。

斷網能止暴?印度用 5 個月證明是「製亂」

機不離手的你,能夠斷網多久?一天或已坐立不安,一週更是生無可戀。但在克什米爾,自從去年 8 月被印度政府撤銷其自治地位,當地 700 萬人已被禁網 5 個月。與互聯網隔絕超過 150 日,令這個喜瑪拉亞山地區陷入存亡危機,失去的不只生活、工作和經濟,還有難以數清的寶貴性命。

中國貿易史的教訓

美中宣佈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為去年 7 月起展開的貿易戰畫上逗號。貿易戰結果如何,人們尚未得知。若回顧歷史,不難發現明、清時代亦曾處於貿易困境。意大利漢學家 Francesco Sisci 於「星期新聞(Settimana News)」撰文,歸納明、清及中國當下,在面對全球貿易環境時,均有一個共通點 —— 沒有嘗試圖將自己融入全球貿易體系。

邱吉爾一個決定,改變石油命運?

20 世紀共發生過 3 次石油危機,部分國家經濟步入衰退;早前沙特阿拉伯油田受襲後,油價亦即時上漲。石油和全球經濟發展可謂「相輔相成、唇亡齒寒」,但在石油最初被發現的時候,市場上竟乏人問津。從「可有可無」到「不可或缺」,石油的地位是怎樣轉變的?

為何古巴政府樂意引入美金?

上網搜尋古巴的旅遊資訊,往往會彈出一系列溫馨提示,指古巴有兩種貨幣之分,本地人用「古巴披索」(CUP),遊客則用「古巴兌換披索」(CUC)。又有說在當地用美元會被「罰款」,兌換時要徵收 10% 手續費云云。不過「經濟學人」發現,在古巴消費,(似乎)還是美元好。

把信念化成金錢:美國的「紅藍」經濟圈

社會愈趨分化,「杯葛戰」便愈熱烈。香港有「黃藍」消費圈,美國也有「紅藍」經濟圈:Wrangler 和 Levi’s 同為美國著名牛仔品牌,近年因關注不同社會議題,掀起兩極化的消費選擇。前者被共和派(紅)擁護,後者受民主派(藍)支持,戰線更延伸至其他行業。

禁運之後怎麼辦?俄羅斯牛奶靠德國投資

俄羅斯自 2014 年合併克里米亞之後便遭到歐盟制裁,因此採取報復措施,禁止歐洲食物入口,結果影響到俄羅斯市場的奶產品供應。總統普京的當務之急,是切斷俄羅斯對於外國食物產品的依賴,並且針對俄羅斯奶農過於依賴人手的問題,加快奶類產業的現代化。但弔詭之處在於,為達到目標,他還是要尋求歐洲商人的協助。

生產過剩與警察國家的誕生:當警隊成為一門大生意

由香港政府針對反送中運動,到西班牙政府對加泰隆尼亞獨派示威武力鎮壓,再到之前美國牽頭全球反恐戰爭,種種跡象都顯示世界各國有走向警察國家的趨勢,例如警察在裝備、訓練、思維都變得軍事化;在生活各方面,尤其網絡平台上,監控變得愈來愈嚴密;警察濫權問題亦在惡化,成為法律制度以外的特權階級。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的社會學大師 William I. Robinson,去年於社會學學術期刊 Critical Sociology 撰文,以左翼政治經濟,分析為甚麼警察國家現象直捲全球。

強國夢的軟肋:印度人富裕了還想要甚麼?

對於印度人來說,其他國家以數十年時間才得到的資訊科技革命,幾乎是在一夜之間發生,也令他們更加渴求知識,了解外界,嚮往個人成就和自由。這般心理狀態,可以解釋為何印度人的生活水準得以提高之後,他們的幸福感並沒有相應提升。

中國最新泡沫經濟:「炒鞋」

物以罕為貴,限量發售的商品令黃牛市場興旺不衰。中國內地炒賣風氣持續,外來商品翻價過百倍,叫人趨之若鶩。但「槍打出頭鳥」,天價物品引來中國央行批評,警告「炒鞋」有重大危機;「華爾街日報」更撰文指,中國「炒鞋」行業已形成泡沫經濟,隨時一觸即破。

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有甚麼分別?

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之下,社會的生產、資源分配及商品交易,在社會及共產主義眼中,造成剝削工人、擴大貧富差距等問題。因此,在經濟哲學上,無論社會主義(Socialism)或共產主義(Communism),均提倡公有制,反對私有制。儘管「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在基本立場上有相近之處,但兩者之間仍有重要分別。

每逢快餐店推出新款漢堡包,經濟就向好?

但經濟繁榮的時候則是另一個劇本:雖然顧客依然會為了便宜選擇快餐,但是由於食物和人工成本上升,導致公司的邊際利潤被削弱。加價可以補回利潤的折損,但很可能會引起顧客反感,快餐公司於是推出新產品、新餐單,借機以新價格發售,作為另類通脹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