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液

|共6篇|

小便藝術的演變

所謂「道在屎溺」,不僅指「道」的無所不在、每下愈況,即便放在藝術身上亦如是。小便題材的雕繪作品,隨文藝復興而興起,且經常暴露人物的性器官。繪畫對象有男有女,但更多的是以小孩為對象,學者們甚至特地賦予這些「童子尿」作品一個拉丁術語:puer mingens。人們透過便溺此一題材,隨時代發展,投射出從傳說、神聖到色慾、褻瀆等不同想像。

糞便的妙用與誤用

現代人對糞便往往缺乏耐性,排便之後即時沖廁,很少會像傳統德國人那樣「正視」排泄物,但原來歐洲曾經有一段「黃金時期」,糞便登上神枱,號稱用於治病、助燃、施肥、美容甚至解咒功效卓著,當時科學界乃至文學家雨果對糞便也盡表溢美之辭。這段「啡歷史」究竟是不是一場美麗--或醜陋--的誤會?

黃金雨簡史

在普京引以自豪的俄羅斯女團(另一種 Pussy Riot?)「陪你去看黃金雨/落在這床單上」之前,尿液作為醫術、巫術、工業、藝術題材以及文化習俗早已深植西方千百世紀。古往今來,因應不同用途,尿液有過許多別號:木星之鹽、獵戶星之精、西方硫化物、輪迴酒、還元湯、聖水……當然還有「黃金液」。

童子尿醫腎病

中國民間流言,說童子尿有益,原來別有深意,但不是叫你飲!科學研究發現,早產嬰孩尿液含有大量的幹細胞,現正先行測試這類從尿液而來的幹細胞能否補修受損的(本來用於移植)腎臟。下一步將以動物研究,未來可望直接用於人體,醫治腎臟疾病,免去洗腎的病苦,及等待捐贈腎臟的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