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獅子丸 民明書房

|共116篇|

【剛果特輯】被上天厚待的待救國度

剛果民主共和國,以至整個非洲問題的複雜,包含無數原因,並且相互牽動,所以,救援協助雖已花上二、三十年,對於問題還只是彈指一瞬,國際社會難免氣餒。但依賴熱情,的確難以長久,唯對人類未來的遠見及承諾足以支持,能在無數希望與失望之間,慢慢看見曙光。

結婚的無政府主義

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成了香港選舉的兵家相爭之地,選戰水平終於有一項跟美國看齊。可惜的是,在此點上,最終也沒有明白何謂平權,期待參選人提出取消任何有關婚姻的條例及保障,政府要在婚姻關係上全面撤離,這樣才是真正的平權。到時男男,男女,女女,不知道是男是女,想結就結吧,誰管得你了?

忘我的駕駛態度,不是只有司機一人

在九巴意外,涉及危險駕駛的,理應不只司機。一家巨型專利交通運輸公司,就如一輛載滿乘客的雙層大巴,無止盡衝成本下限的紅燈,其實也屬危險駕駛。九巴 2015 年及 2016 年均錄得巨額盈餘,當然可喜可賀,但如果從整個都市的安危考量,則未必是好事。

當男孩變成男人那一刻,就是奇蹟

電影「奇蹟男孩」,天生毁容男孩的正能量故事,感動淚位充足,娛樂性足夠,外國教師也帶學生進場。聖誕檔期,一家大細絕對適合,和伴侶看也是上佳之選。但如果只是這樣,這不過就是又一碗滿滿的心靈雞湯,好飲但不回味,「奇蹟男孩」的好看,在於他親手創造了奇蹟,而非待別人施捨一個奇蹟。

紐西蘭奇異果,在中國的奇異專利權之旅

繼 Jordan、New Balance 的商標官司,更考人的知識產權難題發生了。紐西蘭奇異果公司 Zespri 新近推出的專利品種:金黃圓頭(SunGold)和金黃 9 號(Gold 9),被中國契約合作農家,私自分給未簽約的種植者,偷種面積達 100 公頃。Zespri 公司表示將對此提出知識產權訴訟。問題是當中涉及兩層考慮,令奇異果巨企踏上一趟真正的奇異旅程:首先按中國法例,植物品種,並不能申請具刑事責任的專利權,而保護那些新研發的品種,採用的方法為品種法(Plant Variety Rights, PVR),但中國品種法不屬刑事範疇,這意味 Zespri 公司要自己舉證,並循民事索償;另一方面,還要考慮市場的天朝大國民族性:始終奇異果源自於中國的獼猴桃…… 這場官司,嗯,麻煩大了。

酒造沖繩泡盛:始終要守的哲學

泡盛是一種來自沖繩的蒸餾酒,可說記錄了沖繩的前世今生。當年琉球王國的商貿實力覆蓋中國及東南亞,往來頻繁,泡盛的釀造方法便於約 15 世紀(琉球國第一尚氏王朝末年至第二尚氏王朝初年)由東南亞(有說是暹羅,即現在泰國)傳入琉球。在 15 至 19 世紀期間,泡盛是琉球國的外貿商品及對中國和日本的貢品。

學習超悶,但悶可以點算?

其實,大部分人也明白「人要終生學習」這個道理。可惜學習的大敵,是悶。大多有用事情的學習,就如獨行沙漠,悶到無盡頭。如何應付這個悶呢?如何可以保持雙眼睜開呢?哈佛商業評論提出一個方法,四個步驟助你對從不感興趣、害怕到臉青的事物產生學習熱情。

【慎入】如何避免寵物啃食奴才?

原來喵星人與汪星人見飼主伏地不起,啃食飼主屍體的事常有發生,但一直以來也沒詳細研究,誰會主動出擊?是貓是狗?哪種貓哪種狗?背後又有甚麼動機呢?不論想不想在最後化作春泥,也要知做法或者避免方法。但凡事不要大驚小怪,人類也是活在自然世界。再講,在香港生時住處貴,死後地也貴,給吃掉,未嘗不是一種福氣?

喵星人與汪星人血訴:兇手就是你這奴才!

西方社會現正興起以生肉餵養貓狗,自己準備餵料,而盡量甚至不用乾糧,而反駁言論則認為這種做法,可能會讓寵物感染細菌及寄生蟲。紀錄片 Pet Fooled 製作團隊追本溯源,發現這場討背後,牽扯著龐大的寵物糧食產業,及其引起的寵物健康問題。當你以為已經做到最後,喵星人及汪星人卻有口難言,默默給你毒殺。

牛角尖中的 AA 制與三割九分

牛角小事件中,討論的焦點是一人一半(50%),還是一人全付(100%),其實事件中隱藏了更有趣的數字。兩人曾共賞的酒是「獺祭三割九分」,不是要市儈評說這瓶酒的價錢,而是三割九分(即 39%)這數字,對於出品這瓶酒釀,抱持「不是為了讓人一醉方休,也不是為了銷售量而釀酒,單純追求讓人回味的酒」的信念的旭酒造公司,有著生死攸關的意義。不過,點了這瓶酒釀,不論是男是女,多一點幽默,就應是:「天意早定,就以 39% 及 61% 分帳」,至少不損雙方體面,也對得住酒造人的苦心。

排隊的道理與不排隊的理由

根據聖經記載,當年一對對不同品種的動物,是排著隊登上挪亞方舟。這也理所當然,如果靠實力或暴力,未上方舟,已經死了一半吧?現在的物種應該會少很多……那樣人類最早何時接受排隊作為分配資源的方法呢?而為何到現在,仍然有些民族不懂或不想排隊呢?

人之水滴之十三瞞徒

終於不用等「葡萄成熟時」,傳統釀酒,陽光不足,葡萄分分鐘未熟,這種情況下,酒很容易就有生澀的味道。不過初創科技公司 Ava Winery 說釀葡萄酒,邊駛用葡萄?你想要咩味,就有咩味,想要邊支就有邊支。日日平飲 Dom Pérignon,真是有可能?不知道「神之水滴」中的兩男主角會如何評論 Ava Winery 的「瞞徒」作品?

抽盡地球水

巴西雞肉危機,香港男女在世界中心呼喚雞翼,反映全球高度分工的問題。經濟學的入門課說這叫做競爭優勢,但長期全球產業單一,一出事便大件事。不過陳年雞肉,當見識過大陸食品,其實真係濕濕碎,現在人類更大鑊的是無水種糧,高度分工結合人類大食又貪心的特質,最寶貴的水資源,快被抽乾。

新年飲茶與人工智能

這一刻我想起日本推出的機械人 Pepper,如果酒樓所有侍應換成 Pepper,可能嗎?誠然,我一直也享受這種無情的服務態度,而大家也覺沒問題時,要換不難,而且有短暫的新鮮感呢。現時已經有不少連鎖快餐店安裝了觸控螢幕,及八達通付款,收銀員的職位只會愈來愈少,而這種趨勢必定會愈來愈普遍,未來的連鎖快餐店一定更適合患有社交恐懼症的人。

原來我非不快樂 只我一人未發覺

資本主義世界,有人亂花錢,理應高興也來不切,為何看在眼裡,煩在心頭?一句說話可以洞悉環球社會的不滿:「你自己啲嘢又唔食得、唔用得,又四圍掃清晒其他國家啲貨!想點啊!」原來人心總認為有錢唔喺大晒,冇貢獻更是討厭。而那些大花金錢的人,他們又真的能買到快樂嗎?如何追求快樂不止是人生哲學,更是舊經濟及新經濟的分水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