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

|共9篇|

【短片】日本天皇,到底有幾忙?

戰後制定的「日本國憲法」,將天皇定義為日本和國民統一的象徵,沒有參與國政之相關權能。現時天皇工作分為 3 類:國事行為、公共行為和宮中祭祀。有作家統計近 4 代天皇的外訪行程,明仁天皇可謂最繁忙的外訪天皇,30 年來他與皇后美智子的行程,總長足足環繞地球 15 周半。

令和元年:巔峰過後,偉大抱負的終結

德仁太子預定於今年 5 月 1 日即位,亦將開啟新年號「令和」元年,不過,日本是否真如這個雅致年號的喻意,邁向一個「政令和諧」的新時代?在日本生活了 12 年,專門研究外交政策及亞洲政治關係的多摩大學客席教授 Brad Glosserman,卻將在下個月出版其新書,從書名到書中內容,無不跟日本新天皇即位,年號替換的期盼大唱反調。

項明生:你好,令和!Hello,Beautiful Japan

今次是日本年號首次引用日本典籍,放棄中華漢典,這和安倍政府的對華政策吻合。西元 645 年大化革新,全面唐化之後,日本 1,400 年來總共 247 個年號,一直採用中國古籍作為年號的出處。即使明治維新全面西化,仍然採用「周易.說卦」的「向明而治」作為年號。侵略中國的「昭和」時代,兩字出自中國「尚書」。「平成」源自「史記」。這次是第一次放棄中國古籍,全面回歸日本「大和之風」。

Moyashi:穿越作品的假面騎士

有句說話叫「十年磨一劍」,意指用長時間專心完成一事。東映與 Bandai 用廿年磨了兩劍,但劍利不利就見人見智。十年前的「帝騎(Decade)」和今年的「時王(Zi-O)」都是「假面騎士」系列的大作,重點除了過去系列作品的角色會露面外,主角還可以進入前作的故事裡,使用其他角色的能力。特別的故事組成,吸引了不少眼球,但對原作故事作改編同時引來批評。實際上,比起「改編」,或者應該說「再詮釋」才是這兩部作品的核心。

紅眼:「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 好久不見了,佐藤健/良太郎

在日本看平成時代的最後一部「假面騎士」電影,相信是粉絲都不會錯過的歷史印記。有生之年,只是在日本戲院看過兩次「假面騎士」劇場版。分別是 2009 年的「電王」劇場版「鬼島的戰艦」,以及這一次的「假面騎士 時王」劇場版。剛好十年,劇組也剛好邀請到「電王」的男主角佐藤健闊別十年之後再度回歸,誠意十足。

Moyashi:日本沉沒 —— 文化裡的災難與現實

最近的關西颱風、北海道地震,為平成末年這個特別的年份增加了戲劇性的元素。日本天災多早已非新鮮事,但不管平時如何未雨綢繆,意外總會發生。或者換句話說,意外之所以是意外,正因為其意料之外。當災難一而再發生,除了化為生活的一部分,也成為永恆的創作的主題,始終某程度上幻想是現實的折射。

紅眼:「假面騎士」見證社會變遷的 20 年之旅

對我來說,9 月已無開學這回事很久了,但多年以來,對這個月份仍有期待。因為每年 9 月,都有新一輯的「假面騎士」開播。平成之末,同系第二十人,Zi-O 隱含了 20 之意,而這一代的主題是手錶,明顯是要玩時空穿越。誠然,「假面騎士」和時代一直有著緊密關係。除了因為一年一輯,作品逐年累積,也因為故事設定本身具有時代色彩,若能細心一看變身腰帶的設計,更是社會變遷的見證。

紅眼:追隨明仁天皇的最後一代假面騎士

年事已高的日本明仁天皇有意在 2018 年退位,皇太子德仁親王則會在 2019 年即位。自 1989 年明仁天皇繼位,沿用近 30 年的年號「平成」,將會成為過去。有著 40 多年歷史的假面騎士系列,過去被分為「昭和騎士」和「平成騎士」兩大世代,若皇位如期交接,隨著德仁親王即位和新年號的頒發,假面騎士系列也會迎來一個全新的世代。至於「平成騎士」世代,來到同年號的第 19 作「假面騎士 Build」便正式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