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老化

|共47篇|

武肺加水災,成為日本老人催命符

九州破紀錄降雨,暴雨成災造成超過 60 人死亡,死者當中不少居於護老院。情況凸顯出日本潛藏著的奪命組合:人口老化及全球變暖。在山多河流多的島國日本,氣候變化引發更多暴雨,連帶出現致命的洪水及山泥傾瀉。同時,該國老年人所佔人口比例為全球最高。當地護老院看護工作本已極繁重,要在災難中要及時疏散病弱老人,考驗更是嚴峻。

新世紀窮人:一身頑疾的長壽

時移世易,不僅富有國家居民愈來愈長壽,貧窮地區人士死亡率亦大大降低。這聽來是件好事,但除了智慧和尊重,老人家積累的,還有各種慢性病。若百病纏身,卻無法獲得合適治療,長壽則未必是福。先進國家的醫療系統已為應對老人病下了一番苦功,但發展中國家,又準備好了嗎?

老人政治:國難的根源

5 月 5 日,董建華和梁振英牽頭的「香港再出發大聯盟」舉行成立典禮。可是記者會上,最年輕的梁振英都已經 65 歲,今年將 83 歲的董建華就被多次拍到「戴口罩飲水、除口罩講野」的滑稽畫面,被評論人揶揄該聯盟是「長者再出發大聯盟」。在香港,很多職業包括公務員都有法定退休年齡,政治卻由老人主導,同樣問題亦出現在美國、中國、馬來西亞等地。這個現象被稱為 Gerontocracy —— 老人政治。

美國為何會老人當政?

青黃不接是很多民主國家關切的議題,政黨為保持政治能量,會期望有年輕世代接棒,早前芬蘭便迎來全球年紀最輕的 34 歲總理。偏偏今年美國選民沒有選擇,候選大熱全部踏入古稀之年 —— 不論是角逐連任的杜林普,還是爭取提名的民主黨拜登和桑德斯,三人同樣年屆 70 多歲。究竟老人當政的背後,反映出美國政壇甚麼問題?

為得尊嚴,歐美老人在東南亞養老

全球多個國家都正在面對人口老化問題,但發達地區醫療費用昂貴,長者難以用相宜價錢獲得妥善照顧。為了有尊嚴地度過老年生活,不少歐美老人選擇離鄉別井,用低廉價錢在東南亞接受高質素的安老服務,像英國患有認知障礙的老人會到泰國養老,更有越戰美軍回到越南生活。

派錢已過時?意大利小鎮送房吸移民

「人去樓空」是近年歐洲鄉郊地區的普遍問題,為鼓勵入住、生育、移民,各國小鎮不惜砸重金,以經濟誘因作招徠。意大利尤為積極:在洛卡納鎮,遷入者每人可得 7.8 萬港元,每名新生嬰兒也有 7,800 元的補助;在莫利塞區,新移民在 3 年內可獲 22 萬元津貼;卡姆馬拉塔鎮更為「豪爽」 —— 免費送獨立屋。

二維碼、咖啡店……用來幫助認知障礙症長者?

日本則是人口老化第一大國,每年有上千名患有認知障礙症的老人走失,更有患者在走失期間死亡。2016 年,當地已出現手指甲大小的二維碼貼紙。近日就有研發者將貼紙加大,製成徽章,方便市民利用智能手機掃描這些能配戴的二維碼,協助尋找走失的長者。

令和元年:巔峰過後,偉大抱負的終結

德仁太子預定於今年 5 月 1 日即位,亦將開啟新年號「令和」元年,不過,日本是否真如這個雅致年號的喻意,邁向一個「政令和諧」的新時代?在日本生活了 12 年,專門研究外交政策及亞洲政治關係的多摩大學客席教授 Brad Glosserman,卻將在下個月出版其新書,從書名到書中內容,無不跟日本新天皇即位,年號替換的期盼大唱反調。

與世隔絕:中國農村老人的現實

在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數十年,埋下了許多社會問題,隨時間過去終於浮現,其中一項便是人口老化。特別是居住在農村落後地區的老人,長期與世隔絕,忍受著艱難的晚年生活。最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則就訪問了其中幾位。

機械人 —— 人口老化困境的幫手?

南韓、德國和日本等國家,都面對著人口老化問題,需依靠更先進的機械協助填補勞動力。豐田研究所的行政總裁 Gill Pratt 被問及關於認知障礙症的問題時,就表示自己之所以身任此職,主要原因是因為公司對於衰老問題的關注:「人們都在變老,我們如何能夠利用科技改善生活質素,是一個與所有人相關的問題。」機械人將如何幫助人類面對此趨勢?

杯水車薪的養老金,自殺的南韓老人

香港政府收緊長者綜援計劃,養老及退休制度的討論仍在繼續。不過,南韓長者面對的退休困境,可能比港人更嚴峻。「日經亞洲評論」報道,現時在南韓處於退休年齡的老人,由於缺乏家人供養、難以尋找工作及退休金不足,連維持基本生活也成問題。

機會難得的業主美夢 —— 日本政府送你一間屋?

最新的「全球城市住宅指數」,香港全球排名由上季第 6 跌至第 14 位。對許多人來說,要「上樓」仍難過登天。但在日本,「上樓」可能是輕而易舉的事,事關日本人口減少,面對住屋數量比家庭總數要多的問題。政府會將鄉村地方丟空多時的「吉屋(空き家)」送給合資格申請人。只要符合條件,成為業主不再是夢。

高齡社會之下,「老化」漫畫成新市場

當高齡化既成事實,以青年讀者為主的日本漫畫界,亦為適應這個社會劇變,讓故事隨同讀者人口「老化」。近年一些作品「提拔」長者成為主角,有的刻劃老人看護問題,有的探索晚年生活的可能性。這些漫畫或嚴謹或輕鬆,目標卻甚一致 —— 讓日漸壯大的銀髮族得以代入,從主人角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當然還有更重要的是,叫他們樂意掏腰包買書。

老化日本:高齡自衛隊

日本自民黨結束總裁選舉,首相安倍晉三取得 553 票,擊敗只得 254 票的前幹事長石破茂,連續第 3 次當選,任期將至 2021 年 9 月。安倍在競選期間,主張把自衛隊寫入憲法的第 9 條修正案,現在他順利連任,令人擔憂無人能阻修憲一事。不過,對自衛隊來說,自衛隊員高齡化,或許才是最迫切的問題。

男主內又何妨?韓男請侍產假增多

「男在外、女主內」的觀念,在南韓社會根深柢固,即使政府向初生嬰兒父親提供長達 1 年的男士侍產假,初期仍只有零星申請個案,但風氣正在緩慢改變,今年上半年全國已有 8,463 名男士放侍產假,較去年同期大增 66%。這看似是普通的家庭福利政策,背後其實關乎到南韓國力之盛衰。

少子化及高齡化的日本,如何解決勞動力難題?

日本的少子化和高齡化愈趨嚴峻,約 1.27 億的全國人口持續減少。本土年輕勞動力驟減,迫使日本政府開始輸入更多外勞,應付多個行業的人手需求。以日本最大的連鎖便利店 7-11 為例,現時就約有 7% 員工是外國人。不過,這些外籍人士離鄉別井,來到一個從文化到語言都很陌生的國家,怎讓他們適應及融入社會,成為僱主乃至當局必需解決的難題。

Live Norish:北歐社創(一)—— 瑞典長幼共居

「跨代共居」(Intergenerational Cohousing)是指青年與長者共用居住空間和設施,為歐美社會創新研究以緩解青年住屋問題的對策之一。瑞典知名的社創家 Niklas Adalberth 早年推出計劃,輕鬆地示範了瑞典社會如何實踐長幼共居。透過網站登記付費成為會員後,便可根據地區、喜好、身體健康狀況和業主或租戶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