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共19篇|

Moyashi:穿越作品的假面騎士

有句說話叫「十年磨一劍」,意指用長時間專心完成一事。東映與 Bandai 用廿年磨了兩劍,但劍利不利就見人見智。十年前的「帝騎(Decade)」和今年的「時王(Zi-O)」都是「假面騎士」系列的大作,重點除了過去系列作品的角色會露面外,主角還可以進入前作的故事裡,使用其他角色的能力。特別的故事組成,吸引了不少眼球,但對原作故事作改編同時引來批評。實際上,比起「改編」,或者應該說「再詮釋」才是這兩部作品的核心。

愈慢愈浪漫:留給 500 年後的科學實驗

2014 年,愛丁堡大學著手研究細菌的壽命之謎。過去多年,關於細菌的壽命,科學家一直無法得出準確說法,只能證實在某些環境下,細菌會加速繁殖,或迅速死亡。假設一切順利,一些細菌樣本將會在遙遠將來解開科學家的疑團,然而,實驗結果非你我甚或當下人類可以見證,人皆渺小,因為,實驗的最終目標設在 2514 年。

Moyashi:口腹之欲的等價交換

排隊等食飯某程度是時間與金錢的妥協,也是資本的互換。高級餐廳有機會早一年已滿預約,但不會讓人在門外排隊。他們一方面知道自己的顧客不會願意在門外風吹雨打幾個小時,另一方面也不想建立這種形象。普通人用時間省錢,有錢人用錢買時間。如果有錢,有多少人還會去排隊?

愛丁堡的鐘:相差 3 分鐘的秘密和人情味

若能沿著英國鐵路一直往北,到訪蘇格蘭,你不可能錯過仍保留著哥德式古堡的世紀名城愛丁堡,還有走出威韋弗利火車站舉頭便見的古老大鐘。愛丁堡有著無數浪漫的歷史往事,其中一個正跟這座介乎舊城區和新城區之間的鐘樓有關 —— 當整個世界時間都以倫敦格林威治為標準,愛丁堡的大鐘卻永不妥協,猶如要跟倫敦的大笨鐘刻意錯位,鐘面時間幾乎全年不同步。

夏令時間將成歷史?

有指夏令時間最初的構想者,是美國開國元勛富蘭克林。從其英語 daylight saving time 可見,是為了「節約日光時間」,使人在夏季能因時鐘撥早一小時,得到更多日照時間; 早睡早起之餘,亦能節省晚間照明能源,避免浪費。但在歐盟地區,夏令時間或許將被取消,因為不少人認為夏令時間反而對日常生活造成混亂。對北歐的芬蘭人來說,夏令時間更幾乎一無所用。

被揮霍的時間

“Perhaps many teenagers and young people waste too much time in futile activities: chatting on the Internet or on mobile phones, watching ‘soap operas’ on TV, technological progress that should simplify and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but sometimes distract you from what is really important.”
– Pope Francis

或許不少年輕人花太多時間在徒然的事上:在網上或用手機聊天、看電視的「肥皂劇」,科技進步理應簡化和改善生活質素,但有時就會令人無法專注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
– 教宗方濟各

紅眼:難過時,看看錶,但不要看電子錶

據聞英國有學校決定將考試場上的時鐘,一律改成電子鐘,原因是(有人認為)在新時代之下,手機、電腦和大多數電子工具,顯示的都是跳字式時間,導致學生看不慣傳統時鐘,無法立刻讀出指針指示的時間,變相在限時答題的考試期間增加壓力。而改成 Digital,則相對容易分辨時間。這似乎很有道理,但認真一想,可能是本末倒置的想法。

要與西方接軌,明治從「時間」開始

回首明治的歷史,改曆一方面是日本 20 世紀初所經歷的造國運動之一。明治 5 年 11 月 9 日,日本政府在毫無事前通知下,廢除既行的太陰太陽曆,改用西方的太洋曆,翌年發行的曆表中所記的年份是「神武天皇即位紀元二千五百三十三年 明治六年 太陽曆 東京時刻」,其以東京為代表,置於西方基督信的紀元年份計算中,但卻換算成日本天皇的政治權威。

人愈大,為何時間過得愈快?

小時候總覺得有的是時間,沒有後顧之憂,長大後卻發現時日無多,不敢再偷懶。為何人愈大,時間就好像過得愈來愈快?這不是沒有根據的迷思。早在 1975 年已有相關研究,指出人對於時間的看法,是基於生活經歷的比例,到了現在,神經科學家們亦在研究人如何感覺時間甚至 —— 操縱它。

閏秒的故事

2017 年已走過一半,但多數人或許已經忘記:2017 年的生命,是多一秒的生命——今年 1 月 1 日「協調世界時」(UTC)於香港時間 7 時 59 分至 8 時正之間加上 1 秒,這 1 秒被稱為「閏秒」(leap second)。自 1972 年以來,世界已總共加了 27 次閏秒。究竟甚麼是閏秒?這一秒是如何產生的?

穿越時空的幻想史

霍金曾經舉辦一個「時間旅行派對」,並廣發英雄帖,邀請世上的時間旅行者出席,最後無人前來。時間旅行雖然科學上不可能,但對美國科技史家 James Gleick 來說,穿越時空的幻想塑造了現代意識,令今人從此變成未來主義者,這項不現實而劃時代的思想實驗,絕對比其他歷史事件更具歷史意義。

時間:是物理還是幻覺?

過去、現在、未來,日常習用無誤的時間觀,在物理學界原來大有爭議。時間是純粹主觀感受,還是客觀物理條件?宇宙之中,時間究竟有無位置?時間是否必須單向?因果律是否必然?未來與過去有甚麼關係?從各個物理流派的假設出發,熟悉的時間突然變得陌生。

如何處理上下班的垃圾時間?

香港人深明通勤之苦。開車的塞紅隧獅隧,坐車的迫港鐵巴士,轉乘三趟才到站,動輒就是個多小時,還未開工就先疲勞。這種交通上的折騰,在地球的另一端亦是常態。35 歲的 Jessica Patch 在美國三藩市任職廣告業,薪金夠高,不過交通麻煩,每日開車單程 55 哩,運濟的話,來回通勤就要花 4 小時。她覺得這些時間「完全摧毀身體」。無奈如今市道艱難,轉工談何容易。既然舟車勞頓避無可避,那麼不如轉個角度,想想這段通勤時間,是否真是百害而無一利?

中國的時間霸權

1300 年,世上首部機械鐘面世,由歐洲修道院製作,目的在於配合定時禱告,當時「時間」被視為神屬。後來都市經濟發展,時鐘開始普及,至 16 世紀,每 15 分鐘報時一次的發條鐘進駐日常生活,有說「時間從神的身邊走入人間」。時鐘是宗教社會演變至現代社會的歷史見證,然而近代卻出現從下而上的倒退跡象,時間從平民身邊流走,獨裁者重新掌握時間定義權。例如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