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騎士

|共25篇|

紅眼:地獄兄弟,浪子歸來

歲月是把殺豬刀,相隔十多年沒見,當「地獄兄弟」與觀眾重逢,馬上就有點不對版了。闊別多年,跟當年病厭厭的邪氣小男孩相比,今日的內山真人,儼然是個抱著大肚腩的標準中年男子,畫面著實令人看得尷尬。誰都不能阻止年紀讓人走了樣,但我覺得,兄弟重逢的焦點應該是德山秀典飾演的「地獄哥哥」矢車想。不是說好了歲月是把殺豬刀嗎?怎麼弟弟已經中年發福,哥哥卻跟當年完全沒有分別?

Moyashi:穿越作品的假面騎士

有句說話叫「十年磨一劍」,意指用長時間專心完成一事。東映與 Bandai 用廿年磨了兩劍,但劍利不利就見人見智。十年前的「帝騎(Decade)」和今年的「時王(Zi-O)」都是「假面騎士」系列的大作,重點除了過去系列作品的角色會露面外,主角還可以進入前作的故事裡,使用其他角色的能力。特別的故事組成,吸引了不少眼球,但對原作故事作改編同時引來批評。實際上,比起「改編」,或者應該說「再詮釋」才是這兩部作品的核心。

紅眼:「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 好久不見了,佐藤健/良太郎

在日本看平成時代的最後一部「假面騎士」電影,相信是粉絲都不會錯過的歷史印記。有生之年,只是在日本戲院看過兩次「假面騎士」劇場版。分別是 2009 年的「電王」劇場版「鬼島的戰艦」,以及這一次的「假面騎士 時王」劇場版。剛好十年,劇組也剛好邀請到「電王」的男主角佐藤健闊別十年之後再度回歸,誠意十足。

紅眼:那些曾被稱為假面騎士的男人(六)

近日社交平台興玩「十年回顧」,人人都貼出自己 2009 年和 2019 年的照片作比對,身為一名假面騎士迷,很難忘記這「十年」的故事 —— Decade 的故事。2019 年,對擁有四十多年歷史的假面騎士系列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因為日本天皇將在今年 4 月退位,而隨著新天皇即位,將會更換年號,因此,在去年秋季開播的「假面騎士 Zi-O」,亦將成為跨年號之作。

紅眼:阿喜

音樂台的日韓時段,確實是我除了「假面騎士」以外最初接觸日本文化的第二扇窗。還記得第一次聽宇多田光的名曲 Can you keep a secret —— 即是經典日劇「律政英雄」的主題曲,認識柚子、Mr. Children 和 GLAY 的音樂,倖田來未的 Final Fantasy 歌姬年代,都來自無數個週日的數分鐘時光。順道一提,王喜另一首代表作「仍是這首歌」正是翻唱柚子的經典金曲「再見巴士」,廣東話歌詞不及日文原曲那麼自然和動人,但輕快的副歌,總是把我帶回去記憶中的清晨。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下)

上回講到日式英雄在特攝的框架中充滿掣肘,世界觀建立和角色塑造的局限,衍生出如故事單薄或設定矛盾的問題。角色互動流於純屬入鏡而欠系統性描寫,出現「在地球快完蛋時,之前那群傢伙跑到哪裡」,或者「故事終盤已經通神成仙的舊角色,在新劇場版中打拳頭交」的荒謬情況。然而,在前文提及的財政硬傷與軟件不足外,觀眾期待與市場策略也是一大問題。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中)

上篇提到荷里活的資金財力與分配播映方式,非其他電影產業能及。但講錢傷感情,任何話題牽涉到財力都只能沈默,不盡是日本英雄片獨有的問題。就讓我們退一百步,假設東映、圓谷會印炒票,擁有無限金錢投資英雄電影,結果又如何呢?事實上結果仍相差無幾,因為日本英雄特攝存在軟件配套的結構性問題,阻礙其成為漫威式電影。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上)

這篇文章其實有點標題欺詐,因為答案根本呼之欲出,無論多樂觀也好,現行條件下是絕對沒有可能發生。即使將來的事沒有辦法說得太滿,起碼在這廿年內也不可行。日本的英雄角色在可見的未來裡,並不存在發展成電影宇宙式的荷里活電影的可能性。但一刀切下去文章就要告終,於是來個逆向思考,不如講一下如果真的要發展成漫威式的英雄電影,日本的英雄還差甚麼。

紅眼:「假面騎士」見證社會變遷的 20 年之旅

對我來說,9 月已無開學這回事很久了,但多年以來,對這個月份仍有期待。因為每年 9 月,都有新一輯的「假面騎士」開播。平成之末,同系第二十人,Zi-O 隱含了 20 之意,而這一代的主題是手錶,明顯是要玩時空穿越。誠然,「假面騎士」和時代一直有著緊密關係。除了因為一年一輯,作品逐年累積,也因為故事設定本身具有時代色彩,若能細心一看變身腰帶的設計,更是社會變遷的見證。

紅眼:「陸王」—— 現實世界才沒有那麼熱血浪漫

茂木是天才運動員,是池井戶潤筆下的勝利組幻象。而現實中像他這樣幸運的人不多,努力和捨命相搏不代表一定會有回報。譬如說,劇中老常務一直勸阻宮澤社長研發陸王,於故事中是頑固「反派」,然而,唯獨他的想法才是最冷靜和理智的。觀眾心裡面早就明白這個道理,但大家都樂於陷進故事的自強奮鬥旋渦中,跟隨茂木一起飛奔,迎接奇蹟聖光。

Moyashi:正義英雄的掙扎(上)

幪面超人一開始基本上就是有正方有反方,反方要征服世界、擾亂和平,正方的英雄跑出來把敵人打倒,皆大歡喜。敵人侵害了社會既有的秩序,幪面超人則是將失序的狀態修正,回復原有的社會結構。即英雄打倒壞分子,維持世界和平,是社會建制化的過程,也是道德實行的演練。於是,幪面超人進行暴力的根據其實是社會的倫理價值基準,力量的正當性、同時是與敵人最大的分別,目的在於糾正偏離社會道德價值的行為。否則在使用暴力這個層面上,英雄敵人並沒有分別 —— 用老師的角度看,就是兩方都錯。

紅眼:哀傷的機械人偶

近年日劇界經常會看見一位綠葉演員,對白不多,亦無演技,但劇組總會特別為它安排數個特寫鏡頭。相信是廣告商付足了贊助費,所以才能夠跟新垣結衣有「對手戲」,智能機械人逐漸成為日劇的客串嘉賓,而且頻率頗高。智能機械人一直深受日本人歡迎,像自小看著「叮噹」、「IQ 博士」和「原子小飛俠」等漫畫長大,到成年向的「攻殼機動隊」和「最終兵器彼女」,從科幻類到愛情類,機械人偶都從不缺席於日本文化中對未來的想像。日本人想像出來的機械人偶,重點不在於進化或物種競爭,卻更強調於服從和奉獻。日式機械人偶的特質是不會疲倦,亦不會憤怒,而且辦事比人類稱職,願意成為棄子自我犧牲。這種想法,興許是來自傳統武士道精神的崇高投射,而機械人偶就是日本人所追求的終極忠臣。

紅眼:特攝夢工場,還是明星夢一場?

主攻女性讀者的日本娛樂新聞網站 Modelpress,日前公佈了最有男朋友感覺(彼氏感)的男星榜單。一兩年前紅到發紫的「暖男」福士蒼汰和「鹽系」坂口健太郎,如今居然只是掹車邊入圍。至於力壓菅田將暉、岡田將生和窪田正孝這些熱門人選的,首三位分別是山崎賢人、吉澤亮和竹内涼真。「男友力」排行榜十強裡面,正好就有
4 個假面騎士和 2 個紅戰士。若只是當中一兩人做過特攝英雄,那還算是偶然;過半數人氣小鮮肉來自特攝劇集,則顯然是日本演藝圈的新興現象了。

Moyashi:財團 B 的陰謀

幪面超人(假面騎士)電王由時空穿越,發展出作品穿越的概念。名正言順的官方二創,將過往的作品循環再用,與前作的幪面超人共演。結果當年賣出亮眼成績,劇場版在 TV 版結束後還多拍了兩年。Bandai 驚覺幪面超人作品的消費者,除了小學生外,還有喝變身腰帶奶水大的成年人;另外還有陪小孩一起看星期日晨間特攝英雄片,結果愛上帥帥小生的主婦。但 Bandai 和東映當時仍停留於「多人看?拍多一部劇場版吧」的階段。

紅眼:追隨明仁天皇的最後一代假面騎士

年事已高的日本明仁天皇有意在 2018 年退位,皇太子德仁親王則會在 2019 年即位。自 1989 年明仁天皇繼位,沿用近 30 年的年號「平成」,將會成為過去。有著 40 多年歷史的假面騎士系列,過去被分為「昭和騎士」和「平成騎士」兩大世代,若皇位如期交接,隨著德仁親王即位和新年號的頒發,假面騎士系列也會迎來一個全新的世代。至於「平成騎士」世代,來到同年號的第 19 作「假面騎士 Build」便正式告一段落。

紅眼:你是哪一代?

金田一,我是哪一代?我是堂本剛那一代,往後的松本潤、龜梨和也和山田涼介,我總有股錯覺,他們不是在演金田一,而是「Cosplay-ing」堂本剛飾演的金田一。同樣情況,也出現在今季日劇「穿越時空的少女」。黑島結菜初回主演電視劇,本來頗值得注目,但她面對的豈只一道高牆,而是一座難以攻克的大阪城,拆到城牆,都未到本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