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

|共112篇|

紅眼:聲譽掃地,香港還有資格改編其他國家的警匪片?

現實世界的香港警隊如此荒謬和腐敗,就算是「Voice」這一部口碑滿分的神作,相信都沒本地編劇有能力將之改編成香港版本。不是因為這個故事有多麼高明深奧,而是香港不配。全世界都看見了香港警隊何其無能自私,欺善怕黑,他們根本沒資格跟日本和韓國的人民公僕團隊對等改編。

紅眼:地獄兄弟,浪子歸來

歲月是把殺豬刀,相隔十多年沒見,當「地獄兄弟」與觀眾重逢,馬上就有點不對版了。闊別多年,跟當年病厭厭的邪氣小男孩相比,今日的內山真人,儼然是個抱著大肚腩的標準中年男子,畫面著實令人看得尷尬。誰都不能阻止年紀讓人走了樣,但我覺得,兄弟重逢的焦點應該是德山秀典飾演的「地獄哥哥」矢車想。不是說好了歲月是把殺豬刀嗎?怎麼弟弟已經中年發福,哥哥卻跟當年完全沒有分別?

紅眼:「信用詐欺師」 —— 達子的歪理,還是有些道理

情節兒戲,亂七八糟,反而已成為「信用詐欺師」的獨特風格,跟達子較真,你就輸了。而「運勢篇」的主題,卻是一字記之曰:運。三人組突然有感惡運纏身,接二連三倒霉失手。老頭子和小屁孩認命信運,見勢色不妙,都苦口婆心勸達子暫時收手,別要一味好勝,跟命運過不去。運勢為何物?擺了達子一道的流氓賭亨,嘴上自認一世夠運,逢賭必贏,但翻出底牌的時候,卻說出真相。

紅眼:「東京二十三區女」—— 被繁華景象掩飾的城市記憶

日本收費電視台 WOWOW 的劇集,素來別樹一幟,由小說家長江俊和原著及親自編導的「東京二十三區女」,於上月開播,堪稱本年度的鎮台之作。凌晨深夜小劇場,邀得中山美穗、倉科加奈、壇蜜、島崎遙香等 6 位知名女優參演的 6 個單元短篇故事,劇情奇幻詭異,鬼魅陰森,亦相當符合 WOWOW「暗黑電視台」的台風。

紅眼:「家政夫三田園 3」—— He(She)is back,「三田園詛咒」

「家政夫三田園」本身亦頗有個人特色,譬如 TOKIO 成員松岡昌宏的反串演出,日劇較少見的後設敘事,每集再加入幾節家居生活小百科,雖然對收視率幫助有限,但起碼贏了口碑。而且,口碑好到去年竟然開播第二季,著實令人難以置信。到今年再下一城,開播第三季,不相信都不行了吧。

紅眼:「昨日的美食」—— 後青春期食物與愛情

絕對是因為去年「大叔的愛」紅遍日本,各種大叔在今季日劇突然雨後春筍般湧現。不過,本季話題之最,還是顏值先行,首推西島俊秀和內野聖陽的「昨日的美食」。大叔(與美食)的愛,同居屋簷下,無事小風波,卻引導觀眾細味兩位中年同志的生活哲學,一邊談情,一邊談食。同志、同居,但不同性格的兩個男人,同偕到老,除了講緣份和運氣,還需要在更多瑣碎的生活課題花功夫。

紅眼:「請勿轉台」—— 笨蛋錄用法則,愛護你的豬隊友

作為北海道電視台開局 50 周年紀念作,「請勿轉台」改編自佐佐木倫子同名漫畫,故事講述北海道札幌的某個小型電視台新聞部,在今年剛入職的幾名新人之中,有個百年一遇的奇葩,俗稱「撞板多過食飯」的豬隊友雪丸花子(芳根京子飾演)。同年入職的一眾新聞部初哥,都想爭取資深同事認同,脫離實習階段。但他們更不明白,為何像女主角這種報道離題、錯字連篇,「4」字和「千」字都會混淆,面試時甚至連電視台會不會開拍電視劇都未搞清楚的笨蛋,反而會被錄用。每年無數待職畢業生,千挑萬選,偏偏揀著一個爛茶渣,卻有資深員工提點職場新丁,這是基於「笨蛋錄用法則」。豬隊友是否真有存在的需要?團隊之中,可能真的需要 1% 的笨蛋,但一個真的已經足夠。

紅眼:「Innocence 冤罪律師」—— 職責、正義和真相,只能三擇其一

「Innocence 冤罪律師」話題性不如去年石原里美主演的「Unnatural 法醫女王」,亦相信不會像木村拓哉的「律政英雄」成為時代經典。但故事吸引之處,不在劇情,反而是借助黑川和檢察官父親的價值觀衝突,以及連串冤案,表達了傳統律政題材作品之中,甚少觸碰(或被編劇迴避)的道德掙扎。

紅眼:「後街女孩」—— 與其切手指,不如切掉無話兒

萬眾期待,黑道男兒的悲歌,少女偶像不為人知的辛酸,「後街女孩」的電影和電視劇終於同步上檔。故事講述三個肝膽相照,結義金蘭的黑道小跑腿,儘管胸懷大志,弊在熱血無腦,決心要找仇家算賬,反而任務失敗,丟了老大哥的架。三人自願受罰,而日本黑道最經典的體罰,當然就是切手指謝罪,以示懺悔。不過「後街女孩」的犬金組組頭相當獵奇,應該說,是跟得上潮流。切手指未免太無聊,切就是切了,但要切掉的是那話兒。

紅眼:「初戀那一天所讀的故事」—— 何必迷戀太多「東大夢」

「東大夢」沒有告訴孩子的現實是,畢業之後,無論東不東大、名不名牌,都不會擁有絕對優勢。過了關,也不是永遠的神仙,往後還有無數關卡需要克服。不同的是,當你抱著「東大夢」的時候,對往後的人生還有無限憧憬,但到過了一關接一關,那時候你已經傷痕纍纍。

紅眼:「昨晚過得很愉快吧」—— 遊戲世界與現實的最短距離

今季短短 6 話的「昨晚過得很愉快吧」,故事改編自金田一蓮十郎的同名漫畫,兩個素未謀面的宅男宅女,因為遊戲角色的性別產生美麗誤會,一個以為對方是男生,另一個以為對方是女生,錯有錯著,便由遊戲世界一同冒險,發展到同居關係。傻氣單身宅男與剛失戀的漂亮宅女,朝夕相對,曖昧不明的感情逐漸昇華,但天底下怎會有這麼夢幻的女孩子。是有的,宅女主人公的本尊,本田翼就是了。

Moyashi:穿越作品的假面騎士

有句說話叫「十年磨一劍」,意指用長時間專心完成一事。東映與 Bandai 用廿年磨了兩劍,但劍利不利就見人見智。十年前的「帝騎(Decade)」和今年的「時王(Zi-O)」都是「假面騎士」系列的大作,重點除了過去系列作品的角色會露面外,主角還可以進入前作的故事裡,使用其他角色的能力。特別的故事組成,吸引了不少眼球,但對原作故事作改編同時引來批評。實際上,比起「改編」,或者應該說「再詮釋」才是這兩部作品的核心。

紅眼:「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 好久不見了,佐藤健/良太郎

在日本看平成時代的最後一部「假面騎士」電影,相信是粉絲都不會錯過的歷史印記。有生之年,只是在日本戲院看過兩次「假面騎士」劇場版。分別是 2009 年的「電王」劇場版「鬼島的戰艦」,以及這一次的「假面騎士 時王」劇場版。剛好十年,劇組也剛好邀請到「電王」的男主角佐藤健闊別十年之後再度回歸,誠意十足。

紅眼:「警察之家」—— 別再「塞錢入你袋」了,這叫職場欺凌

石原已老,景子已婚,新一年可能是高畑充希繼續扶搖直上的好機會。新一季的派台作品「警察之家」卡司不弱,故事圍繞高畑充希飾演的女警新丁牧野,以及一群來歷不明的退休警察大叔。叔父輩雖則退隱江湖,但經驗老到,各有擅長領域,個個都是破案高手。本來以為是小品溫情刑警劇,但結果,完全不是那一回事。

紅眼:那些曾被稱為假面騎士的男人(六)

近日社交平台興玩「十年回顧」,人人都貼出自己 2009 年和 2019 年的照片作比對,身為一名假面騎士迷,很難忘記這「十年」的故事 —— Decade 的故事。2019 年,對擁有四十多年歷史的假面騎士系列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因為日本天皇將在今年 4 月退位,而隨著新天皇即位,將會更換年號,因此,在去年秋季開播的「假面騎士 Zi-O」,亦將成為跨年號之作。

紅眼:「被偷走的臉」—— 可疑的臉孔全部都是中國人

日本全國滿佈各式各樣的中國人,都不算是甚麼大新聞。遊客、商人、留學生,以至偷渡客,爆買爆住,日本人仍表現得客客氣氣,鞠躬行禮,相當樂意做中國人生意,簡體中文菜單、銀聯卡、支付寶亦一應俱全。虛與委蛇,心裡是否真的這樣想?看今季新劇「被偷走的臉」就知道。第一集開場數分鐘,就有一整船中國偷渡客當場被炸死,葬身大海。被警方通緝的騙子、劫匪、殺人犯,個個獐頭鼠目,不少都是中國人。最過癮的是,背景聲音中還特意讓觀眾清晰聽到百貨公司的中文廣播:「歡迎光臨…… 現正舉行大優惠…… 請選購我們店裡的化妝品…… 日用品……」真有點意思。

紅眼:「忘卻的幸子」—— 在垃圾食物中撿拾你的人生

女主角幸子情路受挫,未婚夫突然人間蒸發,唯有寄情工作,做個專業盡力的編輯。故事沒有「重版出來」和「校對女王」那種燃燒鬥志的浪漫,幸子一腔熱血,倒是百二分的傻勁。同樣地,故事也不像「美食劇」那種精緻和講究,細心經營生活小確幸,讓幸子甘之如飴的,居然包括了便利店飯糰、牛丼、魚雜湯,還有微波爐即食小吃,一些垃圾級別食物。對觀眾也好,終於不會深夜看了總是餓,然後打開雪櫃暴走。有朋友抱怨,高畑充希並不是真的忘情大吃,鏡頭前的飢腸轆轆,都靠演技蒙混。劇中角色做事認真,演員表現則不合格,原諒她不能盡情投入角色吧,經理人又怎會容許她為求效果 NG 吃個夠?女藝人的工作日常也殊不輕鬆。

紅眼:「小偷刑警」—— 盜亦有道與寬鬆世代

「小偷刑警」由老戲骨搭上 Johnny 事務所的偶像派演員中島健人,今季日劇太多沉重題材,這部輕鬆得來而不低俗,倒有幾分細嚼之處。煙鴉和斑目一見如故,白天他們一兵一賊,晚上則碰碰杯底,細談八卦和人生道理。與其說警匪交戰,劇本著力描寫的更是兩個世代價值觀的對抗。年華老去的煙鴉感慨時不我與,年輕的斑目則對現實的規條制度諸多不滿,世事並不如意。點指兵兵,點指賊賊,親手栽培一個無人察覺的小伙子成才,然後由這個人了結自己。能夠打敗天下無敵的自己,只有自己。一看就知道,這份情誼滿是老江湖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