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

|共157篇|

Neo:遙距戀愛 —— 令和日本的 You’ve Got Mail

不過,這套劇進行到現在,愈發有種舊酒新瓶之感。「新瓶」是疫症,「舊酒」為網戀。看美美隔著屏幕,光用文字與網友「檸檬」交流,在不知彼此身份之下,每天互相問好、閒聊、再道聲晚安,但觀眾很快便會知道,原來這位令女主角逐漸傾心的對象,在現實中卻與她客氣疏離、甚至有點水火不容。這種表面冤家、內心契合的情節,不就是電影「網上情緣」的翻版?

Neo:春與蒼的便當盒 —— 在獨處的時候,與室友的交換情書

軟稔適中的飯糰、鬆軟滑溜的煎蛋卷、咸度適中的脆皮香腸…… 一口又一口吃下的,不只是美味可口的飯菜,還有對方準備便當時,念著自己的心思,想這個你會愛吃嗎、那個你會怕甜嗎、顏色夠繽紛嗎、營養夠均衡嗎。這樣的關懷貼心而溫和,就像是給離群獨處的春寄一封信,讓她知道有人正在顧念自己,卻又不會感到被人貿然闖進心裡。

Neo:那些日劇誘我買的物品

追星也好,追劇也好,愛上了誰就會想跟誰同款,不管那是偶像還是角色。所以我買過的「主角款」產品,遠不只那隻杯。「美麗人生」裡佟二愛用的藍色 Outdoor 背包、「交響情人夢」中野田妹的格仔連身裙、「求婚大作戰」內健三借來的 Mongol 800 大碟,這些自不用說。就連看「ON 異常犯罪搜查官藤堂比奈子」,見女主角總是隨身攜帶七味粉,吃甚麼都灑一堆後,我也去買了一瓶。

鄭立:從白井亞希子看政治 condom

反而白井亞希子才更像真正被人當 condom 的官員。畢竟她的名字都已經那麼臭,又那麼多人憎恨她了,那更應該操縱她做更多天怒民怨的事情吧?被人痛恨,反而方便一次過把所有壞事做完。就像是死刑犯一樣,既然被判死刑,再殺幾百人又有甚麼分別呢?都是一死而已。

鄭立:如何透過看「半澤直樹」來提升自己事業,寓教於樂?

雖然裡面的人把所有行動和感情都誇張地演給你看,但裡面的行為與動機,都跟現實的商業邏輯一致,只是怕一般(特別是非從商的)觀眾看不懂,所以才刻意畫公仔畫出腸。你在現實中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和半澤應該是一致的,不會出現甚麼「龜波氣功」或者「海虎爆破拳」等現實不存在的手段,其實雙方就像是下棋一樣對奕而已。

鄭立:「半澤直樹」續篇 —— 就算去到 2020 年,粵語殘片還是很好看吧?

在「半澤直樹」裡,卻是穿著西裝的黃師父,對著印堂發黑的奸人堅數著他的罪狀,政府官員黑崎則是個不人不妖的李連英,最後壞人跪地求饒,好人團圓歡慶。這是老套的粵語殘片架構?對。可是有甚麼比起忠奸分明的粵語殘片,更適合向觀眾解釋與表現含糊灰色的商業世界呢?

Neo:錢的盡頭是愛情的開始 —— 談戀愛前,先來講錢

這套劇就是如此現實,貼地得讓人忘了這是戀愛劇。尤其是中段一場為猿渡而辦的歡迎會,後輩板垣平日省吃儉用,只為存錢養家還學債,卻被上司抓來自費應酬,偏偏還是兩小時任飲,而自己卻不會喝酒,怎樣想都只覺虧,可是又不好拒絕。相信每個不愛交際的打工仔,看到這裡肯定大有共鳴。

Neo:MIU404 —— Not Found 其實是甚麼?

就像志摩和伊吹,在舊拍檔喪生和恩師殺人報仇後,一路走來的價值觀受到動搖般,「久住」在當年的天災,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心中也留下巨大缺口。只是他沒那二人那麼幸運,得到彼此的撫慰和扶持。於是在人生的分歧點上,如同沒被接住的彈珠般墜落,用「垃圾」的諧音來自稱,抹殺自己的真實身份,成為社會中的 Not Found。

夕立:夏帆 —— 逝去青春換來的爆發力

從短篇電視劇「預兆 散步的侵略者」(2017 年)起,夏帆的演技開始流露出相當適合恐怖片或文藝片的無力、憔悴,備受壓抑的氣質,但具有相當自我行動力及瞬間爆發力的角色。換而言之,這與在青春劇中的固定形象不同,講求突出轉變的角色,挑戰夏帆的演技。

Neo:今田美櫻很忙

現在看來,倒是因禍得福。同一個晚上,今田美櫻先是演繹半澤的女下屬,雖然初出茅廬,但與半澤等人並肩作戰,更在關鍵時候幫上一把,半小時後她又化身女大學生,聰明爽朗活力四散,與清純遲鈍的女主角相映成趣。兩個角色的反差之大,突顯今田美櫻的演技多變,口碑和人氣同時急升。

Neo:半澤直樹 —— 買股票也是一種支持

明明在問買哪種股票才好,半澤卻說「選那種(愛到)想要給他們寄情信的公司吧」,妻子也禁不住笑了。誰知道就這幾天,香港人倒是身體力行做到了。「蘋果日報」的創辦人及多名高層被捕,辦公大樓遭受「抄家式」搜查。事發不到半天,該紙的股價卻飆升逾 300%,翌日更漲近 1,000%。

Neo:我的家政夫渚先生 —— 這種 Dream Man,你敢要嗎?

反過來說,社會依舊默認,女性就該擅長打掃和烹飪,男的能幹就要往外闖拼事業。結果「家務」是種枷鎖,「家政夫」也是枷鎖。我們可以接受「家政婦」,男扮女裝的也 OK,但對於「家政夫」,我們需要卻不敢去用,他再稱職都沒受認同。尤其是像大森南朋這樣的中佬「家政夫」,始終帶著違和感。

紅眼:異世界居酒屋阿信 —— 回到中世紀好像也不錯

「異世界居酒屋阿信」的趣味,在於它總是將平凡無奇的現代事物,寫得既瑣碎,但又新奇。震驚「異國食客」的事情,幾乎每夜上演。譬如說,將深海惡魔肢解上菜的八爪魚刺身;讓鐵匠如覓稀世珍品、老闆手上的那一把銳利無比、鑄造工藝匪夷所思的廚師刀;源源不絕(其實是老闆走去超級市場補貨)的新鮮蔬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