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

|共7篇|

陶傑:「五四」百年,一場春夢

2019 年,是「五四運動」100 周年,中國政府恐怕再不會大張旗鼓紀念。明眼人俱知:一個世紀的時間浪費了,今日的中國,一覺醒來,發現帝制重臨,強人極權的一言堂再現。經過至少 3 代,還要由頭再紀念所謂的「五四運動」,中國人 100 年來自我折騰,向這個世界,交了一張血淚斑斑啼笑皆非的白卷。

陶傑:聽言觀行,中外皆然

中國國家主席主持上海進口博覽會揭幕,發表講話,宣佈「五大承諾」:包括一主動擴大進口、降低關稅,而且「不是權宜之計」;二擴大金融業服務業開放、深化教育文化等開放進程、放寬教育醫療等外資股比限制。國家主席講話分量自然不會同凡響。但這種論調中國自從加入世貿以來,西方政府和企業不知聽過幾多次。

亢泰:拜倫派與歌德派

拜倫和歌德是兩位世界著名的詩人,一個是英國人,一個是德國人,可是我這裡指的卻同這兩位詩人無關。這正是中文巧妙幽默的特點,我們利用同音異意的辦法來表達一種觀點。這拜倫派和歌德派的說法產生於 1956、1957 年,那時共產黨執政已有 7 年,與 1949 年前相比,中國社會有了許多改善,恢復了民族自豪感,人人都對未來抱有很大希望。社會上有許多人為此歌功頌德,他們當時的確得到許多社會事實的支持,所以人數非常多,他們就是所謂「歌德派」。社會上也有一些人想得更遠一些,他們覺得中國當時實行的「新民主主義」要向前發展,發展成甚麼樣呢?他們覺得英國的議會民主制很有參考價值,老百姓選出他們的代表,這些代表在一起討論如何管理國家事務也許是一條可行的道路,他們就被稱為「拜倫派」。

中國模式:不完整合約制

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 Oliver Hart 和 Bengt Holmström,表揚兩人「對合約理論的貢獻」。由於合約無法完全釐清,因此必須介定權責,一般愈清晰愈理想,但亦有國家反其道而行。對經濟學家沈聯濤及肖耿而言,自改革開放起,中國採用的是「不完整合約制」,即下放部分權利(如土地使用權)及利益,激發民間工作意欲,而主控權仍在國家手中。作為過渡手段,不完整合約制能起緩衝作用,然而一變長期政策,就開始滋生官員貪腐、社會不公等流弊。時至今日,中國模式依然「缺乏」合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