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藥

|共6篇|

以「俄羅斯奧委會」名義作賽,有多侮辱?

今屆東京奧運禁止俄羅斯選手以國家身份出賽,以作為禁藥問題的懲罰,過往的俄羅斯隊成了俄羅斯奧委會(ROC)代表隊。不過,俄國民眾並不「玻璃心」,他們不太在乎運動員是否以國家名義出賽,因即使沒有國旗、國歌加持,祖國運動員仍能在賽場上收獲多面獎牌。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運動員興奮劑檢測

東京奧運進行得如火如荼,各項賽事陸續見成績。國際檢測機構(ITA)曾表示,2020 東奧實施的,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反興奮劑計劃,期間將檢驗約 5,000 份運動員尿液及血液樣本。世界田徑聯會主席 Sebastian Coe 亦警告,使用興奮劑的人,現在比以往更難逃脫。然而,「經濟學人」在奧運開幕前的報道認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新藥、狡詐的用藥計劃及制度問題,都讓禁藥有機可乘。

體育與政治 —— 禁賽如何打擊俄羅斯?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本月宣佈,禁止俄羅斯未來 4 年,參與所有大型國際體育賽事。對部分沒有涉及禁藥的俄國運動員而言,無疑是一大打擊。然而,體育的影響力遠不限於體育範疇,據 WADA 法規審查委員會負責人 Jonathan Taylor 的說法,是次禁令同時亦對俄羅斯造成打擊。

為何哮喘運動員也能稱霸冬奧?

今屆冬奧挪威隊帶同 6,000 份哮喘藥出戰,數量之多,引起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懷疑。其實,運動員患哮喘的普遍程度每屆冬奧都能引起熱話,甚至曾有統計指每 4 個美國冬奧運動員就有 1 個患有哮喘。誇張而言,如果身型矮小是體操運動員的常見條件,哮喘可能就是多數冬奧運動員的共通點。

「伊卡洛斯」:圍繞俄國禁藥風暴超展開的紀錄片

古希臘有一「伊卡洛斯」神話:伊卡洛斯用蠟翼逃脫囚禁他與父親的島嶼,重獲自由的他卻因振翅高飛而得意忘形愈飛愈高,最後太陽的高溫令蠟翼融化,使他墮海身亡。近日,Netflix 也有一套以「伊卡洛斯」為名的新片,雖然並非甚麼史詩式劇情,但也是一套超展開的驚世紀錄片 —— 導演 Bryan Fogel 原本不過是想拍下他如何避過藥檢,服禁藥參與業餘單車賽事,結果卻意外拍出了一齣見證國際體壇醜聞、仿似「諜戰」的寫實驚悚電影。

藥檢也檢不出來的「基因禁藥」

今屆奧運的禁藥風波先由俄羅斯揭開序幕,後有孫楊的禁藥罵戰,最近有中國泳手陳欣怡藥檢呈陽性。奧運比賽的禁藥問題一直存在,至今為止,所有被揭發用禁藥的運動員,都是採用服用化學物或注射生物劑獲得優勢。但原來尚有一種潛在的尖端作弊技術――「基因禁藥」(gene doping),或許成功避過了標準藥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