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共64篇|

曾詩敏:可否這樣說,運動員的身價,終於今時唔同往日?

曾幾何時,人們並不會將香港運動員當成明星,譬如客戶想邀請運動員出席活動,當報價超出預算時,可能會有「這個價錢,我倒不如請歌手或藝人更值得吧」的想法。不過,最近再聊起,發現情況已經有所不同,有些客戶主動物色運動員合作,部分運動員亦可水漲船高,出席活動的身價攀升。

【東奧結束】體壇傳奇過後,各地人民如何留住美好回憶

有賴於港隊上下的不懈奮鬥,香港人渡過了一個夢幻的東京奧運,也深切體會運動的魅力。體育能夠凝聚人心,亦是重要的文化身份和集體回憶一部分。然而體育不單只講求硬件,亦要打進人民的生活裡。世界各個體育強國,就嘗試以各種方式,把一個又一個的傳奇故事,保育和傳承下去,真正做到普及運動文化。

體操天后對蘇聯侵略的無聲抗議

國際奧委會向來嚴禁在運動場上示威,但歷來都有選手不惜犧牲前途,在舉世矚目的頒獎台表達政治訊息。1968 年墨西哥奧運前夕,蘇聯大軍輾壓「布拉格之春」民主運動,捷克體操天后恰斯拉夫斯卡(Věra Čáslavská)便在奧運頒獎台上無聲抗議 —— 蘇聯國旗升起、國歌起奏,恰斯拉夫斯卡別過臉以作蔑視,成功引起國際關注,但她的體育事業也戛然而止,直至共產政權垮台才再度活躍。

港產世界紀錄保持者:因冷戰與奧運無緣的戚烈雲

香港游泳運動員何詩蓓勇奪奧運 200 米自由式銀牌,兼且打破亞洲紀錄,向大家證明香港泳手有能力走上世界之巔。過去這個城市誕生了很多留名歷史的運動員,1957 年就有一位香港出生的泳手打破 100 米蛙泳世界紀錄。可是,由於他北上投靠共產中國,在冷戰時期,就因政治原因無緣奧運賽場。

【何詩蓓奪銀】從拒諸門外到帶動風潮:香港游泳運動緣起

何詩蓓在女子 200 米自由泳項目摘下銀牌,為香港游泳史上首面奧運獎牌。香港與大海關係密不可分,但游泳運動興起絕非必然,直到百多年前英國殖民者把游泳文化傳入,這門運動才得以流行,更曾經領先全中國,在 30 年代孕育出家喻戶曉的傳奇泳手「美人魚」楊秀瓊。

中國團體「三大球」運動,為何男不及女

中國流行「足球、籃球、排球」「三大球」的說法,女子排球自然深受重視。今屆奧運女排分組賽,中國連負土耳其和美國隊;中國男子「三大球」運動員,更是全軍盡墨 —— 37 年來首度全部無緣奧運。彭博社專欄作家 Adam Minter 指,「為何中國男運動員不能在相同領域,取得跟女運動員一樣的成功」,已成為一場全國討論。

曾詩敏:滑板為何如此「好睇」?

連看了男、女子項目,選手們展示的花式令人讚嘆,時而人板合一如同翩翩起舞,時而跌倒擦傷拍拍衣服又再站起來嘗試,藝高人膽大。他們的服裝亦是各自各精彩,有品牌特設的參賽款式,也有選手的個人風格配搭。連同不同的滑板設計,看奧運的滑板項目,如同看一個運動兼時尚的大匯演。

【張家朗奪金】劍擊之科學

「劍神」張家朗為香港奪得今年首面奧運金牌,令劍擊運動前所未有地廣受注目。有說劍擊的劍,速度在奧運場上僅次於子彈,可知劍手必具備強大身體和心理質素,講求反應和爆發力,原來近年有不少運動科學研究,對背後的生物力學原理進行剖析,甚至有研究認為,在面罩塗國旗是有效的心理戰術。

史太林 —— 蘇聯運動與政治的交纏

「運動無關政治」只是似是而非的說法。運動長期與政治始終聯繫在一起,冷戰期間尤其密切。早於 1930 年代,蘇聯國內的體育宣傳已達高峰,其時史太林、黨內高層及外國貴賓,還會觀看紅場規模龐大的體育巡遊:充滿力量與技巧的表演,配上蘇聯國旗及大型史太林肖像,令運動與政治的界線愈發模糊。史太林治下的蘇聯推廣運動不遺餘力,有其政治考慮。

浴血奧運:匈牙利國家隊如何報復蘇聯入侵?

體育不牽涉政治,從來只是童話故事。1956 年墨爾本奧運前夕,蘇聯舉兵入侵匈牙利,殘暴鎮壓當地的反蘇革命,接到噩耗的匈牙利水球隊決意在比賽中復仇,並成功以 4 比 0 完勝蘇聯。但體育精神終究敵不過民族仇恨,雙方在水中大打出手,更有球員被打至血流披面,引發匈牙利球迷騷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