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共12篇|

包大人:大型體育活動公關 ——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今次,筆者就想以大型體育活動為例,分享公關同業的工作。絕大多數大型體育活動都涉及運動員、觀眾、各界傳媒、後台工作人員等不同人員,同時又多是跨境活動,因運動員和傳媒都可能來自不同地方,公關要留意的細節特別多,真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救世軍:學業以外的成功感

「求學不是求分數」,我們聽得多,也了解學生應多方面發展。可是,在判斷一個學生的成功時,我們還是不自覺的先去關注他的分數。救世軍中原慈善基金學校卻有不一樣的理念,該校鼓勵一班小學生從花式跳繩及雜耍中找到成功感。他們輕鬆地完成一個個動作,遊刃有餘,臉上流露出來的,是對自己的驕傲與滿滿的自信。

一係入一係唔入,如何把握互射 12 碼?

「 12 碼,一係入,一係唔入。」阿根廷對冰島,美斯射失 12 碼,被稱為阿根廷罪人。 12 碼很多時成為決定戰果的關鍵,尤其是用以決勝負的互射 12 碼。在 40 年前,假如在 90 分鐘及加時後仍然戰和,只靠擲硬幣決定勝負。自 1978 年世界盃引入互射 12 碼規則,共有 26 場比賽以 12 碼決勝,當中包括兩場決賽。「經濟學人」分析就提出提高互射 12 碼得勝率的方法。

俄羅斯辦的世界盃,其實跟很多俄人無關

世界盃正式開波,全球人口再次(短暫)成為足球的俘虜,至今從未打入決賽週的印度,更有計劃停工停課來觀戰。弔詭的是,作為東道主的俄羅斯,卻不見得正舉國歡騰。相對於 11 座主辦城市的熾熱狂烈,距離莫斯科車程不遠的城鎮 Fedino,氣氛相對平靜。其實當地不乏球迷,只是對他們來說,伴隨世界盃而來的喧鬧和投資,都似是遙不可及的夢。

包大人:當公關最重要 Stay Relevant

當公關的,無論是品牌推廣、企業傳訊,最重要的任務,是要保持機構和社會緊密聯繫,所謂 “Stay Relevant”。近兩個月幾乎每日都看到有關香港高爾夫球會的新聞,擁有新界東北大片土地被各個政黨、社運團體大肆譴責,要求歸還土地建屋,示威停不了。其實該會的罪過不單是霸佔大片政府土地給富豪使用,而且長期與社會隔絕,同市民毫無關係,到有爭議時才說自己有多少公眾入場,有多少場球賽,已經太遲了。

為何開波前要先奏國歌?

繼去年一輪風波,美國美式足球聯盟(NFL)國歌示威門今年繼續鬧得甚囂塵上,杜林普上周左一句 son of a bitch 右一句 you’re fired,就球員奏國歌不肅立一事再挑罵戰。雖說美國有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民眾免因「國歌法」入罪,比將迎來新國歌法的香港人安全得多,但退一步而言,為何一個國內體育比賽,開波前要先奏國歌?

「伊卡洛斯」:圍繞俄國禁藥風暴超展開的紀錄片

古希臘有一「伊卡洛斯」神話:伊卡洛斯用蠟翼逃脫囚禁他與父親的島嶼,重獲自由的他卻因振翅高飛而得意忘形愈飛愈高,最後太陽的高溫令蠟翼融化,使他墮海身亡。近日,Netflix 也有一套以「伊卡洛斯」為名的新片,雖然並非甚麼史詩式劇情,但也是一套超展開的驚世紀錄片 —— 導演 Bryan Fogel 原本不過是想拍下他如何避過藥檢,服禁藥參與業餘單車賽事,結果卻意外拍出了一齣見證國際體壇醜聞、仿似「諜戰」的寫實驚悚電影。

要男孩專注,「坐定定」沒有用

大家皆知長坐無好處,連站著的辦公桌也發明出來了,但精力充沛的小孩,在學校卻長坐長有,猶如沒有得放風的監犯。本來大家也曾在學校怨怪小息太小,課時太長,但坊間深信,坐得愈久,學得愈多,終於有科學研究指出學生(特別是男生)長坐問題重重,推翻這種半調子直覺——實情是坐得愈耐,學得愈小。

杜夫:由英超播映權說起

過去呢個禮拜,雖然無英超賽事,但唔少球迷都過得驚心動魄,因為奪得英超、NBA 等體育節目香港播映權嘅樂視突然傳出資金危機,被指欠債 500 億元,更拖欠 100 億元,有爆煲危機,需要裁員、停止擴張、以至撲水救亡,最後搵到富商投資 6 億美元,暫時解決燃眉之急。一旦樂視有咩冬瓜豆腐,球迷們都咪話唔驚,隨時提早收咧,下半季未必有得睇。

殘奧最終會淪為科技競賽?

裝上刀片假肢,即使失去雙腳的運動員一樣可以參加賽跑,甚至可以比健全選手跑得更快。然而,這種本應是殘疾運動員恩物的發明卻引起很大爭議。在里約殘奧中,有單腳截肢的運動員不滿刀片假肢令雙腳截肢的選手在賽跑項目獲得更大優勢,認為刀片假肢的使用有損公平。為何高科技假肢會令雙腳殘疾反而比單腿更有利?

奧運過後:國家英雄變債仔

保特、菲比斯、威廉斯姊妹等星級選手,有贊助、賣廣告、更會搞生意,在奧運有牌也好失金也好,賽後照樣衣食無憂,但更多與他們同場競技的運動員,在離開里約之後,又要忙著打工甚至借錢,因為只有身兼數職,甚至舉債度日,才可養活自己、追逐獎牌。但離奇的是,不少「窮苦」健兒並非出身第三世界,而是來自美加澳這些發達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