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

|共87篇|

終極東擴史:蘇俄申請加入北約

5 月 15 日,芬蘭因應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決定放棄二戰結束以來的中立政策,正式宣佈申請加入北約,相信另一個北歐國家瑞典亦會緊隨其後。中俄媒體其中一個常見說法,指北約東擴是烏克蘭戰爭的導火線。然而翻查歷史,無論是蘇聯抑或是戰後的俄羅斯,其實都曾有意甚至申請加入北約。

俄羅斯勝利日,動態歷史意義

5 月 9 日是前蘇聯及俄羅斯紀念 1945 年撃敗納粹德國的勝利日(Victory Day)。除了 2020 年因疫情延期,自 1995 年起,每年勝利日莫斯科都會舉行閱兵儀式,如此隆重其事,反映政府對此之重視。然而在蘇聯時代,其實並沒有每年勝利日閱兵的規定,當日甚至未必是假期。戰勝納粹德國值得紀念,但紀念歷史的方式,總可以隨政治需要而改變。

普京有病嗎?

普京有早期認知障礙、普京將接受癌症手術…… 自烏克蘭戰爭爆發後,普京生病的傳言甚囂塵上,站立時搖晃、神情不安、手不受控制顫抖的報道,似乎成為其生病的佐證。克里姆林宮否認普京健康有問題,傳媒及各國政界人士也只能作推測,若要比較權威的評估,可能要問問醫學專家意見。

陶傑:俄國人的民主艱辛探索失敗了

1991 年的蘇共失敗政變,民主領袖葉利欽站在坦克頂,呼籲俄國人民群起抵制,此一畫面,令人印象深刻,也令人一度以為俄羅斯人民熱愛民主自由,將會與東歐和西歐走上健康正常的議會民主之路。然而對於俄羅斯民族文化傳統,缺乏民主基因,自由世界當初的估計是否太樂觀?

普京財富在哪兒?

美國宣佈擴大對普京的制裁至其兩名成年女兒,美國政府方面解釋,相信二人可以控制父親部分資產。去年的「潘朵拉文件」便披露,普京在與摩納哥有著以情婦 Svetlana Krivonogikh 名義購買的秘密資產。通過身邊人隱藏財富的手段並不罕見,但要查出普京真正的財富,勢必涉及他利用俄羅斯政府隱藏資產的手段。

普京等領導人應學的事:謙虛、知所進退

知所進退,無論在職場、情場還是戰場上,也是一個人要學習及達到的境界。「金融時報」專欄作家 Henry Mance 直言,「在面對尷尬的失敗時,退出是真正的智慧,普京應學懂這一點」,並以美國歌手桃莉巴頓(Dolly Parton)為例,說明知所進退的重要。

【亞洲第一】入侵烏克蘭,成日本對俄外交轉捩點

作為首個就入侵烏克蘭向俄羅斯施壓的亞洲國家,日本早前獲烏國總統澤連斯基致謝。2014 年俄國吞併克里米亞時,日本的回應顯得遲滯,僅對俄實施象徵式制裁;但受俄烏戰爭影響,加上認清已無望從普京手上取回有主權爭議的北方四島,現時日本政府已重新考慮更強硬的對俄外交政策。

【俄烏離婚論】印尼網民為何撐普京?

有香港資深傳媒人月前以離婚夫婦比喻俄烏關係,指控烏克蘭「勾搭」歐美,以此欺負「前夫」俄羅斯。這些源自微博的荒唐比喻,輾轉也流傳到印尼,意外引起大批印尼網民共鳴。有專家分析,背後與印尼保守派反美傾向,以及俄羅斯長期在印尼宣傳滲透有關。

赫魯曉夫後人解說:普京以民族自卑為統治工具

普京入侵烏克蘭,誓要將 30 年的後冷戰秩序推倒重來。前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的曾孫女赫魯曉娃(Nina L. Khrushcheva)近日受訪,分析俄羅斯輸掉冷戰後,普京如何成功捕捉民眾的自卑心理,把俄羅斯逐步推向戰爭;又推測如果赫魯曉夫還在生,將如何評價普京的侵略戰。

唐明:存在感唯有寄託於帝國夢

俄羅斯人寄託於帝國領土範圍的身份認同,令我想起民國的北洋政府,號召民眾剪掉辮子的時候,也遇到過激烈的反抗,因為一條辮子,是那時候中國人最基本的身份認同,是他們與康乾帝國之間的記憶紐帶,失去辮子,就失去了身為「天朝上國子民」,這份唯一令他們感到榮光的存在感。

即使普京打勝仗,又管治得到烏克蘭嗎?

2022 年 2 月 24 日清晨,俄羅斯以把烏克蘭「去納粹化」為名,展開大規模軍事侵略行動。烏克蘭人民頑強抵抗,愛國情緒更是高漲,人們空前團結。紐芬蘭紀念大學社會學教授 Anton Oleinik 就表示,即使俄羅斯打勝仗,普京亦難以管治烏克蘭,因為兩地文化截然不同,而且戰爭已造就了民族的重生。

【烏克蘭戰爭】普京:矢志重寫冷戰歷史的男人

2022 年 2 月 24 日清晨,普京宣佈要把烏克蘭「去軍事化」,勒令俄軍採取「特別軍事行動」,標誌著二戰以來,歐洲最大型的軍事衝突正式展開。這場戰爭背後,俄羅斯有著錯綜複雜的利益盤算。澳洲國立大學國土安全專家 Matthew Sussex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指,普京十分渴望可以透過入侵烏克蘭,一洗蘇聯解體以來的三十年屈辱,實現民族復興。

【烏克蘭戰爭】寡頭怕被制裁,但更怕普京

面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歐美等國除了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支援,亦宣佈連串經濟制裁方案。其中,歐盟在製裁名單上增加 26 人,包括幾名俄羅斯知名寡頭、普京親信。「福布斯」雜誌指,自俄軍入侵以來,俄國富翁的財富已經蒸發超過 1,260 億美元。儘管如此,打擊俄國寡頭未必能向普京製造壓力、止息戰爭,因為今天的俄國寡頭已無力挑戰普京的權威。

強硬、不妥協、全盤操縱…… 俄羅斯的帝國式談判風格

截至星期日晚上,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同意在烏克蘭-白羅斯邊境,與俄羅斯無前設條件下談判。此前,烏方拒絕俄方提議在白羅斯首都明斯克談判,以及烏國非軍事化的談判前設。美國前國務卿賴斯認為,新的談判提議,反映烏克蘭的抵抗力量使俄國震驚,未能達成原先輕鬆獲勝的設想。不過,澤連斯基坦言不相信與俄方談判能取得積極成果。一直以來,俄羅斯自有一套談判風格,使得其他國家與之談判特別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