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

|共32篇|

邱翔鐘:自由主義、威權主義還是蛋糕主義?

今年 G20 峰會在日本大阪舉行,俄羅斯「新沙皇」普京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斷言,自由主義已經過時。他認為,當前反移民、反全球化和反多元文化主義浪潮的興起,以及民粹主義政黨在許多地方得勢,表明「威權民族主義」正在贏得 21 世紀的意識形態戰爭。

面對體制專橫,俄羅斯媒體如何小勝一仗?

早前俄羅斯警方指控偵查記者戈盧諾夫(Ivan Golunov)藏毒,記者堅稱俄羅斯警方想栽贓嫁禍。最終警方迅速撤銷指控,解除軟禁措施,更有警方高層要為此事負責。能令當局退縮的原因,除了公眾強烈抗議之外,據「德國之聲」(DW)報道,這可以歸功於當地傳媒的團結力量。

極權統治下的俄羅斯示威藝術

藝術早於 90 年代已是俄羅斯活動家表達對政府不滿的渠道,諸如人權、貪污、具爭議性法律問題,都可以透過各種藝術形式,以表訴求。但近年這種方式動輒觸動俄羅斯政府神經,當地不少示威藝術家受政治壓制。更嚴厲的執法,代表著街頭活動、藝術抗議的消亡?還是激發藝術家創意,喚起更多大眾關注?

【專訪】Vitaly Mansky:導演也是普京的證人

現於俄羅斯被禁播的紀錄片「普京的證人(Putin’s Witnesses)」,素材來自導演 Vitaly Mansky 在 2000 年普京首次當選為總統前後貼身追拍的片段。當年他獲普京邀請拍攝個人紀錄片,將他塑造為有血有肉的年輕領袖,助他登上總統寶座。多年後,Mansky 將從未公開的片段剪輯為「普京的證人」,揭露由沒沒無聞到今天獨攬大權近二十年的普京,當年如何入主克里姆林宮。

陶傑:重溫大災難

在香港上映的電影「潛行浩劫 96 小時」製作班底國際化:法國大導演洛比桑監製、丹麥金像獎導演湯瑪士溫德堡(Thomas Vinterverg)執導,加上「雷霆救兵」編劇羅勃羅達特、法國電影音樂配樂師 Alexandre Desplat。電影講 2000 年俄羅斯潛艦「庫斯科號」沉沒的大災難。

俄羅斯神經毒劑城市,即將解禁?

據英方官員表示,英國境內的兩宗神經毒劑案件,所使用的神經毒劑 Novichok,是在俄羅斯境內南部薩拉托夫州一個名為希哈内(Shikhany)的城市內製造。早在前蘇聯時期,希哈内已是其中一個保密行政區,設有化武研究中心,是蘇聯研發神經毒劑的地點。俄國選擇此時開放城市,是否別有用心?

九成半人說俄語的地方,人民就會支持普京嗎?

適逢今年是愛沙尼亞獨立 100 週年記念,1918 年宣佈脫離沙俄,1940 年重新被蘇聯佔領,1989 年再次獨立。愛沙尼亞與蘇聯的關係千絲萬縷。位於愛沙尼亞東方、第三大城市納爾瓦(Narva),有近九成半人的第一語言是俄語,而非愛沙尼亞語。納爾瓦是邊境城市,一河之隔就是俄羅斯。

普京「又」連任:現代沙皇到底有多富?

有些選舉,是無論你有沒有選票,還是你能不能投票,都已經知道賽果。近的自不用說,遠一點就有俄羅斯。昨天舉行的總統大選,普京「毫無懸念」勝出,將會領導戰鬥民族多走 6 年。作為「民選」總統,普京讓資產保持透明,而從公開的資料看來,他只是名頗為有錢的政客。不過實際上,這位將第 4 度出任總統的俄國話事人,有可能才是真正的全球首富。

驅逐外交官後,文翠珊有何法寶繼續施壓?

俄羅斯前特工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及其女兒,在英國境內遭人毒害,凶器更是軍用級神經毒劑 Novichok。是可忍孰不可忍,首相文翠珊要求俄府在限期前解釋,結果時限已過俄方仍無表示,遂宣布驅逐 23 名俄國外交官以示懲戒。然而回顧歷史,類似揩施難起阻嚇作用。假如想要進一步報復普京這位現代沙皇,新.鐵娘子還有甚麼法寶可使?

制裁的反作用力,更鞏固普京地位?

自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一直受西方國家制裁,當中包括禁運多項農產品。身為戰鬥民族的俄國不甘示弱,不僅於同年宣佈,針對歐美國家的反制裁措施,更曾大規模銷毀走私的進口食品。俄國人雖失去不少特色食材的選擇,但農戶們亦因此開始生產各類「國貨」食材。當中,國產芝士取代國內過往法國、意大利製的芝士市場。對此,國內芝士生產商 Oleg Sirota 指,成功背後,全靠普京。

「爭取」連任之前,普京向中國偷師?

當你在為假選舉震驚憤怒,俄羅斯人已視之為家常便飯。普京參與下月大選角逐連任,但有意挑戰其總統寶座的反對派,早被冠罪而無法入閘。毫無懸念之下,在未來 6 年,俄國仍會是普京的囊中物。不過這位「現代沙皇」還未能安枕無憂,因為按理他執政至 2024 年,便得從總統之位退下來,為保卸任後仍能平安度日,則要組成能夠維持「普京主義」的團隊和制度。所以在大選之前,普京忙的並非落區拉票,而是扶植忠臣接班。

俄人:民主不適合我們,我們需要「沙皇」

政經雜誌「經濟學人」在最新一期的封面專題,以「廿一世紀沙皇」形容普京,指這位三屆總統實際與帝王無疑。但當西方憂慮君主制在俄羅斯死灰復燃,俄人對「走回頭路」卻愈趨歡迎。國家民調機構 VTsIOM 在 3 月公布的調查顯示,逾 28% 俄人支持國家他日重行君主制,較 2006 年的 22% 明顯增加。他們是懷念昔日的君主制?抑或憧憬普京這位「新沙皇」?

「伊卡洛斯」:圍繞俄國禁藥風暴超展開的紀錄片

古希臘有一「伊卡洛斯」神話:伊卡洛斯用蠟翼逃脫囚禁他與父親的島嶼,重獲自由的他卻因振翅高飛而得意忘形愈飛愈高,最後太陽的高溫令蠟翼融化,使他墮海身亡。近日,Netflix 也有一套以「伊卡洛斯」為名的新片,雖然並非甚麼史詩式劇情,但也是一套超展開的驚世紀錄片 —— 導演 Bryan Fogel 原本不過是想拍下他如何避過藥檢,服禁藥參與業餘單車賽事,結果卻意外拍出了一齣見證國際體壇醜聞、仿似「諜戰」的寫實驚悚電影。

動搖普京政權,全靠號召反貪?

過去十年,每逢七一,香港頓變平行時空:一邊是歌舞昇平,慶祝回歸祖國;另一邊萬人遊行,抗議施政不力。活在同一座城,你有你歡唱慶賀,我有我不平則鳴,彼此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在今年的俄羅斯國慶日,當地亦有類似的「奇景」:約 27 萬人在莫斯科參與慶祝活動;全國各地卻有另一批人湧上街頭,在紀念國家成立的這天,對領導國家的人作出激烈抗議。

普京的雙重西方政策

俄羅斯近年針對西方發起一連串政治角力,目的何在,外界揣測紛紜--在 Google 輸入「What does Putin want」,就搜尋到 1,500 萬個結果。誠然,普京本人再難以預計,也不可能懷抱那麼多願望,而就俄羅斯的西方政策來說,不少分析均指向一個解釋:普京一邊削弱西方,一邊與其合作,鞏固俄羅斯的地位之餘,同時要考慮普京的個人利益行事,因此俄羅斯既不會全面開火,亦不會停止對自由民主政體的攻擊。

迎接普京登帝的俄式洗腦學校

最近日本森友學園案甚囂塵上,學校被揭向學生灌輸軍國主義思想,但念念不忘帝國時代的又豈止日本?俄羅斯也有「精英學校」,以教育學生做好準備迎接沙皇專制的必然回歸為己任,找回失落百年的君主制度。74 歲的老校長 Zurab Chavchavadze 說:「我們培養道德良好的教徒、知識份子和愛國者,他們任何一人都可能成為日後的當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