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

|共67篇|

為何男性出生數目總比女性多?

2019 年,香港的「元旦第一 B」是女性。女嬰雖然成功搶閘出生,但整體而言,全球卻總是每年初生男嬰人數高於女嬰。自 1838 年有紀錄以來,英國的英格蘭及威爾斯兩地,男嬰出生數字便一直高於女嬰。儘管男女 105:100 的出生比例被認為是自然、正常,但這種「男女不平等」的現象何以存在?

痛與沉默之間:植物有感覺嗎?

植物是否真的不會覺得痛?這可能關乎肉食和素食主義者的主觀感受,但科學家們最近證實,植物不單跟其他生物一樣有感覺,而且對於被任何東西觸碰都非常敏感。痛與不痛,難以從植物身上觀察得到,不過,專家發現,植物確實會從它們的生長速度反映它們的感受,並非完全看不見的沉默。假以時日,人類過去對於動物和植物的物種分類,可能不再跟事實相符,需要重新調整。

忒修斯之船:基因編輯嬰兒,還同屬人類嗎?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宣佈,通過基因編輯技術,成功修改人類胚胎的 CCR5 基因,使一對女嬰天生免疫愛滋病。賀的「科學成就」引來猛烈批評,指編輯人類基因,實際上改變了人類這個物種。如「新人類」的說法成立,到底甚麼程度的基因編輯,會導致「新人類」有別於「人類」物種?是極微小的改動,抑或當「人類」所有基因均受徹底編輯之時,「新人類」才告誕生?情況或可參考希臘作家普魯塔克的「忒修斯悖論」。

界定亞種數目,可救瀕危老虎?

老虎雖是百獸之王,但全球野生老虎總數只有不足 4,000 頭,屬瀕危物種。從沙漠到叢林,老虎棲息地分佈廣泛,亦因此演化出不同的亞種。但一直以來,科學家對老虎究竟有為多少亞種一直爭論。近日,北京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學術期刊「當代生物學」,發表研究報告,列出老虎的 6 個亞種。領導研究的羅述金博士期望,藉著遺傳學對老虎的分析,有助更好地拯救所有老虎。

啟動人類冬眠狀態

倪匡的科幻小說「天皇巨星」中,原振俠在宇宙航行,尋找戀人瑪仙下落。飛船卻在回歸地球途中發生意外,偏離航道並迷失在宇宙中。原振俠最終處於冬眠狀態,不知何時,甚至有沒有機會甦醒過來。人類可以冬眠,本來只是科幻小說的設想。科學家一直在研究動物冬眠的遺傳機制,認為牠們或能夠為人類解開同樣的能力。假如可以控制冬眠能力,太空人便可在持久的宇宙探索過程中睡上一覺,等待到達目的地。

人類進化第一步 —— 基因編輯行業求才若渴

霍金最後預言:地球在未來 1,000 年內面對核戰、環境災難的威脅,人類長遠只能離開地球方可存活,要殖民外星,就必須「發現如何改變諸如侵略這樣的智慧和本能」,改造基因作「自主進化」,預言看似天馬行空,但現實是人類已走上了改變人體基因的第一步,開始以基因編輯治療由基因缺陷引致的疾病,基因編輯相關的職位需求更正在大幅上升當中,或者「超級人類」終有一天會出現。

經濟學家:庸才不及天才,天才不及有財

庸才固然不及天才,但天才竟也不及有財。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兩位經濟學家利用一種以基因組為基礎的全新研究方法,發現無論孩子來自低收入還是高收入家庭,從父母遺傳得來的天賦幾乎相等,但中上階層內最沒天分的孩子,從大學畢業的比例,卻遠高於低下階層中最有天分的孩子。所以換言之,家底厚勝過基因好?

大象獨有的「殭屍基因」,是癌症治療新契機?

到底是人類還是大象更容易患上癌症?癌症由 DNA 受損的細胞不正常增生所引起,以此推算,生物體型愈大,細胞便愈多;壽命愈長,便有更多時間和機會產生致癌的基因突變。然而,根據世衛數字,人類中每 6 宗死亡個案便有 1 宗與癌症有關,即約 17%;相對地,只有少於 5% 大象是死於癌症。科學家一直試圖破解箇中玄機,希望能為癌症治療技術帶來進展。

用你的 DNA 緝捕你的親人

俗語說「大義滅親」,如今則有了科學化的實踐方式。就像電影情節一樣, 70 至 80 年代名動一時的「金州殺手」(Golden State Killer),72 歲的殺人犯 Joseph James DeAngelo 或者不曾想過,加州警方最終憑著 DNA 資料庫中他的遠親基因數據,收窄緝兇範圍,將他繩之於法。專家相信,以 DNA 數據搜尋族譜資料,將成為警方未來鎖定疑犯行蹤的重要手段,然而,科技太快,需要更多時間去消化的,可能是隨之而來的倫理問題。

為何人類可以愈跑愈快,馬不能?

常人體力所限,即使強如牙買加飛人保特,也當然無法跟一匹馬鬥快。不過,人類確實跑得愈來愈快,在過去 70 年間,男子 800 米賽跑的世界紀錄快了 3 秒,而歷史悠久的肯德基打吡賽(Kentucky Derby),冠軍馬匹的完成時間一直都介乎於 1 分 59 秒和 2 分 06 秒之間,甚至是愈跑愈慢。有相關證據顯示,這是由於 1 分 59 或者已是馬匹的最快速度。然而,這個速度的上限,並非完全來自馬的物種體能,更大程度是人為因素所導致。

與美洲探險家無關,番薯靠自己「殖民」世界?

自從哥倫布於 1492 年登陸美洲,其探險隊開始把番薯帶入歐洲,往後番薯亦從歐洲向外廣泛流傳。然而 18 世紀時,英國探險家庫克,於距離美洲超過 4,000 英里、太平洋上的玻里尼西亞群島上發現番薯。番薯的廣泛散佈使科學家大惑不解。雖說番薯早從哥倫布手上流傳,但在歐洲人到達這些偏遠的島嶼前,是誰把它帶到當地?剛發表於科學期刊「當代生物學」的研究,透過分析番薯的基因,得出一項引起爭議的結論 —— 一切與人無尤。早在人類以前,番薯已靠著自己「走遍」全球。

太空旅行造成基因變異?非也

日前大量新聞頭條引用 NASA 新發表研究,煞有介事指太空旅行「導致太空人基因改變 7%,即使重返地球後都未有回復正常。」消息駭人聽聞,不過太空旅行真的會造成基因變異嗎?一切純屬誤會。事實上,真正變的不是基因編碼,而只是基因「表現」(gene expression)。

非洲粟米菌害危機:一堂寶貴的農業課

植物會生病,粟米也不例外,其中一種俗稱「熱帶銹病(tropical rust)」的疾病,是由名為 Puccinia polysora 的真菌所感染。之所以稱作「銹病」,是因為這種真菌會讓粟米的葉面長出像鐵銹的黃褐色斑點,而這種病害只會出現在熱帶地區。因此,它未曾在歐洲的伊比利亞半島出現過,亦因此,自歐洲傳入的粟米,也免受這真菌寄生之苦。但因跨大西洋航空運輸發展,便曾打破當地安寧,甚至於 1952 年進軍到東非的熱帶國家肯亞,一度令政府官員擔心會爆發嚴重饑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