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舞

|共4篇|

【Soul Monday】在巴西貧民窟的芭蕾舞學校

對芭蕾舞的印象,不外乎優雅及高貴,似乎與貧困沾不上邊。不過,位於巴西聖保羅貧民窟 Paraisopolis 的舞蹈學校,年輕舞者正排練精心編排、主題與現實相連的舞目,他們背後不是華麗的舞台或鏡面練習室,而是雜亂的棚屋區。加上疫情期間,貧民窟的環境更為嚴峻,舞者們全憑對跳舞的熱忱,渡過難關。

只為作狀不下苦功,芭蕾舞者正被社交網絡摧毀

社交網絡催生了一種在虛擬世界炫富、炫耀生活豐富多彩,經營美好假象的人,實際上是一種扭曲的生活模式,而對於需要深層次思考和投入的藝術表演而言,傷害更大。俄羅斯芭蕾舞家 Diana Vishneva 近日便向法新社感慨表示:「有些年輕舞者,他們對手機的興趣更甚於舞步排練。」網絡時代下,本身需要踏實練習才略有所成的一門表演藝術,也成為急功近利,博取名氣的熱門類別。

「舞者」:芭蕾壞男孩 Sergei Polunin 的墮落與重生

追夢從不是一個人的事,過程中,要付出的不只是自己,還有身邊人。這就是夢想特別之處:夢想其實是件協作偉業,然而總是夢想成真者獨領光環,身邊人默默無名。當你夢想成真,登上高峰,回望背後卻發現身邊人傷痕累累,此時悔恨就會洶湧而至,令你反問自身「夢想成真又如何」。在講述「芭蕾壞男孩」Sergei Polunin 如何廿多歲就征服東西方芭蕾舞壇的紀錄片「舞者」(Dancer)中,可看到「夢想」為何是種集體犧牲,也可見到一位奇才舞者的墮落與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