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

|共59篇|

Netflix 訂戶下跌,打破「串流媒體是未來」的必然想像?

從一間郵寄出租 DVD 的美國公司發展至今天的國際串流平台龍頭,Netflix 可謂開創串流媒體革命,多年來訂戶不斷增長。不過公司早前表示,今年首季訂戶數字比去年第四季減少 20 萬,是十多年來首次下跌,更預計本季將失去 200 萬訂戶。英國「泰晤士報」電視副主編 Ben Dowell 就以英國觀眾及電視生態角度,撰文剖析過去人們堅信串流媒體掀起革命的想法,是否一直被誇大。

領導去世、政變…… 當俄國電視出現「天鵝湖」

俄羅斯政府要求媒體嚴格按照官方路線報道入侵烏克蘭事件,並計劃審議法案,傳播有關軍方的「虛假」信息者,最高可判處 15 年監禁。上週四,當地最後一家獨立廣播公司 Dozhd TV(TV Rain)表示,在收到當局的關閉威脅後,Dozhd TV 將暫停運作。 該台最後的直播結束後,畫面出現柴可夫斯基芭蕾舞劇作「天鵝湖」,借用 1991 年蘇聯解體前的八月政變,表示俄羅斯再次陷入動盪。

Disney+ 為何是 Netflix 最大敵人?

這凸顯的是「市場無邊界」。市場競爭從不只限於看得見的對手,那些表面上八竿子打不著的業者,隨時可能會跳進來分一杯羹。當電玩大廠任天堂也要拍電影、手機龍頭蘋果也涉足串流,意味著遊戲、影視、電商與科技間的界線,將會愈來愈模糊。

【歐國盃收爐】睇波又講波,結果勁偏幫?

歐國盃告終,今屆英格蘭縱無緣奪冠,也總算打出 1996 年以來歐洲賽事最佳成績,本土球迷固然欣喜。但作為電視直播的旁述及評論員,竟也放棄持平,公然偏幫三獅,無視作為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的廣播機構,觀眾群裡還有蘇格蘭及威爾斯兩隊的支持者。只是球評也是人,當民族榮辱在前,「講波」的專業操守,又是否盡可拋棄?

後電視年代:如何談電視文化政治

5 月 21 日,ViuTv 的「Error 自肥企画」迎來了最後一集。過去三星期,該節目成為香港的全城熱話,不單內容輕鬆諧趣,更能喚起人們深刻反思,令不少港人看到香港電視業的一絲曙光。威斯康辛大學密爾瓦基分校的新傳系教授 Elana Levine 曾經撰文,講述大家在「後電視」年代,可以如何探討電視文化的政治。

重複的美學:選秀節目數十年如一?

香港某電視台的造星節目,再次成為港人熱話,令全城捲起一股選秀節目熱潮。選秀節目近年在南韓和中國十分火紅,在香港也有悠長歷史,梅艷芳和張國榮都是參加歌唱選秀節目出身。澳洲迪肯大學傳播學教授 David Marshall 就是研究明星文化的專家,他曾經提出一點有趣的觀察 —— 選秀節目是最重複的影視節目類型。

【書摘】鄭南榕:為言論自由之役奮戰到底 —— 從國民黨五項「新聞指示」談起

當然,光責備自私自利的媒體於事無補,人民對於他們有「知」的權利尚未全面覺醒,甚至人民對於其基本人權遭到剝奪與限制都不痛不癢的時候,言論自由的真正實現無異高調。

英國廣播公司的故事:公營廣播的精神

近來不論是「左右紅藍綠」還是「頭條新聞」,香港電台都被政府炮轟煽動仇恨、歪曲事實,要先後多次向警隊道歉。很多評論人批評這些事件侵犯港台的編輯自主,憂慮香港的新聞自由被進一步收緊。香港電台乃依照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模式,於 1928 年成立,時至今日,其約章還保留著英式公營廣播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