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袖

|共24篇|

木剛則折的強勢領導

尤其是世局混亂、面臨危機之時,人民總渴望強人橫空出世拯救世界。牛津大學名譽政治學教授 Archie Brown 的「強勢領導的迷思」,總結近百年世界各地政治領袖的經驗,指出這種強人崇拜只是一種迷思,強不一定好,讀者或可從書中管窺管治之道。

【約翰遜當選】美英杜林普果真「志同道合」?

約翰遜素有「英國杜林普」之稱,二人的理念、作風乃至髮型相似,在脫歐問題秉持相近立場。如今這位前外相榮登首相寶座,雖惹來黨內反響,更有閣員請辭,仍得到杜林普發賀電鼎力支持。但惺惺相惜背後,二人也有不咬弦的過去,究竟他們是如何在政治上愈走愈近?

制裁伊朗最高精神領袖,有甚麼用?

美國與伊朗關係持續緊張。週一,杜林普簽署行政命令,宣佈制裁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及數名高級官員。伊朗總統魯哈尼日前對此表示憤慨,斥責新制裁橫蠻愚蠢,更指白宮陷入「智障」所控。美國本已就石油禁運等項目制裁伊朗,但伊朗總有方法迴避制裁。「華盛頓郵報」報道分析,是次針對哈梅內伊制裁之舉,並非著眼於打擊伊朗經濟,背後另有原因。

總統十誡

七、不可相信政客、名人、媒體和各種權威的周期性歇斯底里
美國東岸波士頓、紐約、華盛頓地帶的大多數人,都缺乏真正的意識形態。他們通常是跟紅頂白:如果有一個行動不幸失敗,這班人極少會承認自己當初主張行動;如果有政策見效,這班人即使當初反對也會跳出來領功。低三下四的記者和政客對於權力的消長,有一種飛蛾撲火的心癮,並非因為他們對當權者有所喜好或者忠誠。

想培養孩子成未來領導人?讓他多跟同伴玩鬧!

在凡事都講求高科技的年代,EQ 之父丹尼爾‧高曼與當代管理學大師彼得‧聖吉(Peter Senge)提出,要培養孩子成為未來領導者,最好的場域,卻是在最傳統的「學校」。「讓孩子花時間去看著其他人,聽其他人說話,了解他人的感受。只是捧著書本或盯著螢幕,他們是永遠無法得到真正的學習的!」高曼說。

陶傑:成就一個領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聲稱,要成立所謂公務員培訓學院,從中培養香港未來的「領袖人才」。世界上有沒有「領袖學」(Leadership)?新加坡國父李光耀雖然已不在人世,但李光耀早已告訴了你:「我沒有聽說過,有哪一個領袖是領袖學課程教出來的。」做領袖,一要有天分,二要有性格,三要有時勢和命運。有幾多學問和學位,絕對不重要。領袖靠的是一份與生俱來敏銳的觸覺和判斷,以及乾坤獨斷的剛毅和強悍。有時天分決定了性格,許多時候性格又決定了命運。世界不同的時勢,像大洗牌,又淘盡幾多英雄和狗熊。

矽谷 CEO 具備甚麼人格?

矽谷的光環不言而喻,堪稱是全球 IT 精英的夢工廠,最近有報道指 10 萬美元年收入在矽谷已經算是低收入。但代價是可能要應付許多異常性格的上司和同事。法醫及臨床精神病學醫生 Michael Woodworth 分析,矽谷裡的 Psychopath 並非冷血兇手,他們的特點是非常有魅力,擅於操控人心,但是沒有同理心,目標只有一個,就是上位。

沒有不好的團隊,只有不好的領袖

不論是怎樣的隊伍或組織,成敗的責任只在領袖一人。除他以外沒有人需被問責。領袖必須承認錯誤,承認團隊的失敗屬於領袖一人,最重要是要負責想出對策翻身。因為作為一個真正的領袖,決策權在你,成功了,榮耀歸於你,失敗了,責任同樣歸於你——這就是他們強調的 extreme ownership。

權力中毒:政治人物的「狂妄症候群」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這句名言所指的,是對人類的普遍觀察:得到權力時就會變得傲慢,自我中心,為所欲為,但原來此說真有醫學支持?前英國外交大臣兼精神醫生 David Owen ,以其專業知識及從政多年的經驗寫成「疾病與權力」一書。他在書中提出,權力對精神有害,甚或使位居要津的政治元首患上所謂「狂妄症候群」(Hurbis Syndrome),脫離現實,自感超然;要解「權毒」,唯靠民主。

鄭立:誰需要被管理,誰需要被領導?

管理重視的是「系統與結構」。簡單來說,管理需要的是能把事情客觀地看成一個機器。這是一種將一個人的行為標準化的過程,像把魚肉打成魚漿,將牛肉弄成漢堡肉。管理將本來有很多差異的人,變得接近一樣的零件,擁有相近的工作效率,能做相近的事情。你知道他們能夠一小時做好多少個工件,所以你可以計算他 8 小時能生產多少東西。他辭職了,你也可以訓練一個相近的人,去取代他的位置。但是,你可以看到的是,把人「拉平均」,能力優秀的人被拉平均會怎樣?就是變差。

鄭立:如何利用賢臣與小人

出師表裡諸葛亮說,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之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之所以傾頹也。我們一直都說,當一個管理者或者領導者,皆要遠離小人。我們看這段時,有一點意思,是經常被忽略的。就是諸葛亮叫的,是劉禪去親賢臣,遠小人。並不是說,用賢臣,殺小人。這意味著甚麼?

能者居之:鴿子也政變

政權犯錯所帶來的損失往往由整個族群承受,因此由誰擔當領袖是千古不變的重要命題,不論地域甚至物種。在弱肉強食的原始生態,求生本能讓鴿群選擇了最合適的管治制度——有能者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