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

|共59篇|

布科夫斯基的故事:19 歲那年,他站出來對抗蘇聯

現年 19 歲,已解散獨派組織「學生動源」的召集人鍾翰林,以及另外三名前成員,被指違反國安法,遭警方國家安全處警員拘捕。在 60 年代蘇聯,也曾經有一名年僅 19 歲的青年走出來,對抗整個蘇聯政權,後來被送進精神病院、流亡海外,然後見證蘇聯倒台。

史上最著名的國家安全委員會:KGB

港區國家安全委員會於 7 月 3 日正式成立。誠言,放諸古今,所謂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並非香港獨有,很多國家都有類似的制度,例如東德的「史塔西(Stasi)」,意思就是「國家安全部」。至於史上最著名的例子,便是蘇聯的「KGB」,中文翻譯正正就是「國家安全委員會」。

俄羅斯始終是印度的好朋友?

6 月 22 日,印中邊境衝突緊張之際,俄羅斯應印度要求,加快交付早前採購的反彈道導彈、戰鬥機和坦克等國防裝備。傳統觀點認為,隨著印中兩國競爭加劇,印度將傾向美國。但是,「新政治家」美國編輯 Emily Tamkin 則於「外交政策」撰文,解釋即使如此,俄羅斯對印度的的重要性仍不容忽視。

1979 年中越戰爭:中共送給美國的投名狀?

經歷貿易戰和武漢肺炎危機,中美關係無疑已陷入冰點。兩國在 1979 年 1 月 1 日正式建交,至今 41 年,中間經歷了很長的蜜月期,為中國改革開放創造極為有利的條件,而西方資金大舉流入,也成就了中國的經濟奇蹟。但在中美建交僅一個月後,就發生了一件插曲:中越戰爭。而出兵前,鄧小平更曾請示美國總統卡特。

「五一六協定」:中國六四後的割地外交

近年,每當涉及南海爭議或港台問題,都會有堆人跑出來怒吼「中國一點都不能少」。可是,在六四事件後面臨整個西方世界外交制裁的中國,就在 1991 年與剛重修舊好的蘇聯,簽訂了「五一六協定」(即「中蘇國界東段的協定」),承認蘇聯在外東北(又稱外滿洲)的統治權,確認黑龍江為中俄的國界,外東北領土有 100 多萬平方公里,台灣是 3.6 萬,香港是 1.1 千。

遇上 8964 的「民主大使」

1989 年 4 月起,中國的學生民主運動成為國際焦點,最後以 6 月 4 日天安門屠殺作結。整場八九民運,其中一個大插曲是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訪華,為 30 年來第一次。戈爾巴喬夫的到訪,微妙地改變了事件發展,而六四事件也影響了中蘇關係,以及後來的中俄關係。

拉脫維亞的哀歌:獨裁時期的歷史教育

香港的歷史教育成為新一波政治角力的戰場,先是爆出林則徐爭議,然後又有文憑試歷史科試題風波,較早之前,林鄭月娥更直指教育不可以成為「無掩雞籠」,有評論人就認為政府準備清算教育界。獨裁政府向來視教育 —— 特別是歷史教育 —— 為重要的政治工具。波羅的海三國之一拉脫維亞,曾經歷長達超過半世紀的獨裁統治,當時歷史教育就被政府牢牢控制。

「史太林憲法」—— 世上最民主憲法,執行全看黨

一國憲法,是否享有最高法律地位?假如在蘇聯,這個問題或許很難回答。1936 年,史太林修訂「蘇聯憲法」,成為官方宣稱的世上最民主憲法。要理解寫滿林林總總保障條文的「史太林憲法」,不可只按條文本身解讀,更要讀通蘇共隨政治需要而變的法律詮釋。

唔怕!前蘇聯國家的「無確診」壯舉

在世界疫情出現緩和跡象時,俄羅斯單日新增超過 6,000 宗武漢肺炎病例,雖然總統普京強調情況「完全受控」,但當地疫情仍然堪憂。而幾個圍繞當地的前蘇聯國家,不但並未禁止聚集,更提倡「土法抗疫」:土庫曼總統建議草藥治療;塔吉克聚集大眾慶祝波斯曆新年;白俄羅斯繼續開放學校及企業、舉行足球賽,又提倡桑拿浴或飲伏特加等民間療法,總統更「以身作則」出席東正教復活節慶祝活動。

從切爾諾貝爾到武漢肺炎

歷史總是出奇的相似,中國被指在武漢肺炎爆發之初隱瞞疫情,有本地學者將之與 1986 年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後,蘇共政府的處理手法相比。「華爾街日報」首席外事記者 Yaroslav Trofimov 當年居於烏克蘭基輔,他形容中國官方對近年來不同的災難事件,皆以一貫的隱瞞及否認模式處理。

苦中作樂:笑話如何伴蘇聯人撐過史太林極權?

每當談到史太林,大家總聯想到殘暴不仁的極權統治、血流成河的大整肅運動、人間煉獄般的古拉格勞改營,在如此令人窒息的政治氛圍下,蘇聯人民究竟是如何渡日?英國作家 Jonathan Waterlow 研究發現,蘇聯人為排遣對政治現實的不滿,不時以笑話自嘲,甚至冒死開史太林玩笑。這些笑話既從側面反映當時人的精神面貌,蘇聯末代領袖戈爾巴喬夫更曾憶述:「笑話總是拯救了我們。」

文化冷戰:小說如何充當反共武器?

英國小說家奧威爾名作「1984」近年洛陽紙貴,文學與政治關係再次引起熱議。哈佛大學歷史與文學研究學者懷特出版新書,便帶領讀者重返上世紀冷戰,講述美蘇陣營如何動員作家展開連場文化攻防戰。美國中情局甚至重編奧威爾名著「動物農莊」為袖珍本,以便用汽球送入鐵幕,透過文字想像顛覆蘇共政權。

統一三十年,東西德價值觀依然分歧

西部的德國人,因為民主制度的薰陶,長期對主流媒體和政治精英抱懷疑態度,德國統一三十年來的種種後果,包括經濟危機,都是由國民承擔,而精英只是從中自肥。東部的德國人至今依然未能擺脫「秘密警察監控」的陰影,尤其是親友的背叛,以及政府的謊言,令他們心靈受創,很難恢復對政府或者人際關係的信任感,普遍不願意表達自己的政見。

羅宋湯 —— 俄國菜烏克蘭菜之爭

在香港,多數食肆中能嚐到的羅宋湯,是上海變奏並傳入本地的「海派俄國菜」,並非以紅菜頭熬成的正宗羅宋湯。然而,談到一碗羅宋湯的「正宗」,隨時引發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的飲食文化大戰 —— 俄羅斯宣傳羅宋湯是本國傳統美食,烏克蘭人卻駁斥羅宋湯是其國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