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

|共75篇|

在多語環境,讓人更易學習語言?

多語環境讓人更易學習語言?華盛頓大學一項新研究發現,基於觀察大腦活動,生活在多語言社區的人比單語環境中的人,在識別另一種語言單詞時有更佳表現。研究由華盛頓大學心理學系和學習與腦科學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 Kinsey Bice,及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語言科學教授 Judith F. Kroll 共同發表,刊登在 9 月號的「大腦與語言」期刊。

元素週期表應反轉來展示?

今年是俄羅斯化學家門捷列夫提出元素週期表的 150 週年。元素週期表理順了化學元素的各種屬性,使人容易理解。不過,最近就有化學家,對這個每位理科生都熟悉的元素表提出大膽想法,表示如果把元素週期表上下反轉(橫軸旋轉 180°)展示,或能更有效傳遞圖表的信息。期刊「自然化學」日前刊登了兩名化學家及兩名心理學者共同撰寫的評論文章,提出「顛覆」這個傳統、行之有效的工具。

STEM 教學:用玩具學習編碼?

幾年前,香港政府教育局開始推動 STEM(科學、科技、工程、數學)教育政策,市面上出現各種 STEM 教學課程,包括補習班、網絡教學和遊戲軟件等,更有不少聲稱適合兒童學習電腦程式編碼(coding)的組裝玩具,讓小孩從小接觸和熟悉編碼語言。為此,Vox 就刊文分析 STEM 玩具的興盛和未來趨勢。

請教中世紀修道士:如何保持專注?

在數碼資訊氾濫的年代,只要智能手機在手,便可隨時隨地接通世界,如何專心致志似乎成為時代課題。其實早在千多年前的歐洲中世紀,深居修道院的修士和修女,同樣要為抵抗外界誘惑苦惱,他們為專心修行和學習而扭盡六壬,箇中是否有方法值得我們參考?

要改變口音,先讓耳朵做運動?

有人說法語很性感,但當你聽到帶有法語口音的英語卻未必是同一回事。很多人明明已從小已學習外語,卻無法擺脫其母語口音的影響,例如廣東話的抑揚頓挫、北京腔的捲舌音。口音過重,有可能影響溝通。英國廣播公司近日便有文章提出,假若希望消除口音,秘訣在於重新訓練你的大腦及耳朵。

「木偶奇遇記」真正寓意:要避免淪為政治操弄的人偶

「木偶奇遇記」是全球知名的童話,但原來我們認識的故事版本,早經過迪士尼簡化改編,原版不但黑暗殘酷,更處處是政治隱喻。有評論分析,作品的終極關懷在於個人解放 —— 除非人努力向學,否則只會是政治家玩弄的扯線人偶。

澳洲另類教育潮流:在家學習,成績更好?

在家工作的模式日漸普遍,令一些上班族可以不受辦公室束縛。但如果學童想擺脫傳統教育的枷鎖,在家中學習,又是否可行?昆士蘭科技大學教育系講師 Rebecca English 近日就撰文,分析愈來愈多澳洲學童在家接受教育的現象。她發現在家自學的孩子,在各方面的表現反而更好,或可成為日後教育的新方向。

「數學焦慮」:學生資質太差,還是教育方法太差?

天賦各異,不同科目之中,有些人從小就特別不擅長數學,抗拒應付數字題目。但最近有教學研究表示,不擅長數學不只影響單一科目的學習,小孩在成長過程中,小至 6 歲開始,就會因為「數學焦慮」對課堂產生畏縮、暴躁和絕望等情緒問題,甚至出現身體異狀。

日本教育新方向:打擊校園欺凌,由廢除校規開始?

試想像一間學校,廢除全部校規,上課期間學生可用智能手機及平板電腦,甚至「離開課室也沒關係」,結果會變怎樣?東京都內這所「無王管」的櫻丘中學,不但消除了校內暴力,使欺凌幾乎絕跡,學生成績更提升到區內數一數二的水平,不少父母甚至讓子女跨區入讀。為何無規無矩,反而更有規矩?

學好外語,每天堅持 1 小時才是正經事

學習一種新語言是沒完沒了的過程:成千上萬的陌生詞彙、完全不同的語法結構,以及語言中的潛藏意思等,嚇怕了許多人。更何況在繁忙的生活中,要找到投入語言的時間本身已是一項挑戰。不過,據英國廣播公司引述,專家們一致認為,每天只需要 1 小時,即可取得有意義的進展。

「溝女課程」如何令人萬劫不復?

獨男為脫獨,不惜重金求教所謂「溝女大師」學習如何贏取女神芳心。諸如此類的課程,其實早於歐美蔚成風氣,有研究發現,這類把人際互動化約為公式的調情技巧,很多時都無法幫助獨男脫獨,但他們還是會自掏腰包繼續上課,其背後存在一套操縱學員心理的邏輯。

美國學校新主張:課後無功課

成人放工一身輕,學生下課卻更忙。一堆作業寫不完,飯後還要埋頭苦幹。中國虎媽拍手叫好,迷信功課多學得好。美國家長倒替子女叫苦,被功課剝奪休息,在家也喘不過氣。愈來愈多校區遂作出改革,禁止給予學生功課,或是不再對功課評分。但是如此一來,就會荒廢學業?原來也不一定。

P is for pterodactyl:史上最「差」字母書?

香港入的英文入門課,離不開 A for Apple、B for Boy。近年為了「贏在起跑線」,孩子們改學 A for Astronaut、B for Barbarian,幾乎連做父母的也不會唸。誰知難字未算難,一本在兩周前出版的字母書,直接就叫 P is for pterodactyl,還自喻為「史上最差」。但它打入「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出版商急於重印應市。如此奇書,魅力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