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

|共30篇|

積極融入社會的他們:創製出亞馬遜特色東瀛菜

因應氣候和風土民情之差異,不同地區的日本人都因地制宜,製作出各具特色的鄉土料理。同樣道理亦適用於龐大的日裔巴西社群,其中少數定居亞馬遜森林的日本移民,更以鮮為人知的亞馬遜特有水產和植物入饌,發展成獨一無二的亞馬遜特色日本料理。

新的一年,巴西國家博物館能否浴火重生?

去年 9 月,歷史悠久的巴西國家博物館失火,多達 2,000 萬件文物付之一炬,對人類文明史造成重創。一批從實習便在館內工作的學者更是痛心,眼看著研究成果被大火吞噬,無可取代的館藏被燒成灰燼,自己卻無能為力。不過英國「衛報」發現,他們現已回到現場,在灰燼裡埋頭「尋寶」。

讓侮辱女性的當總統,巴西女選民想甚麼?

有「巴西杜林普」之稱的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當選為新一屆巴西總統。波索納洛曾經多次被指侮辱女性,但民調竟然顯示,女選民中支持和反對波索納洛人數各佔相約 50%,雙方平分秋色。究竟這些支持波索納洛的女選民在想甚麼?

多國熱議墮胎,天主教勢力退潮了?

近年天主教國家接二連三討論墮胎合法化的議題,愛爾蘭在今年 5 月通過墮胎合法化,類似議案在阿根廷國會卻遭否決,但支持女性墮胎權的社運力量仍然旺盛,相關議題在巴西和智利同樣鬧得熱烘烘。大家想當然覺得,連串事件標誌著天主教勢力退潮,但研究拉丁美洲的學者 Amy Erica Smith 有另類觀察,她發現天主教國家忽然熱議墮胎問題其實另有原因。

中國稱「壩」:取代世銀,風險更高?

近至東南亞,遠至南美,亦可見中國的投資,但這些審批過程中,有否安全考慮則值得質疑。 哥倫比亞一座在 2010 年由中國資助興建的水壩。當年,該處已有潛在的山泥傾瀉警告,但項目仍獲得批准。上月,水壩所在的山波終於發生山泥傾瀉,需疏散 26,000 人。興建水壩雖能獲得能源,但付出的種種代價,亦需認真考慮。

活在巴西,遲到才是美德

香港人對巴西的認識,不外乎是足球、森巴、嘉年華。但對英國旅遊作家 Lucy Bryson 來說,在里約熱內盧旅居的 9 年,讓她深刻體會一件事 —— 遲到也是這個南美國家最地道的文化之一。巴西人認為,遇上社交場合,準時才是失禮。巴拉那聯邦科技大學庫里蒂巴分校英國文學教授 Jaqueline Bohn Donada 更指:「在這個國家,尤其是在里約,按時現身派對很是尷尬,幾乎跟不請自來沒分別﹗」

【世盃補課】足球員為何愛「插水」?

足球術語「插水(diving)」,是指球員假裝被對手侵犯受傷,以欺騙球證取得有利己方的裁決。世界盃賽場上,要數插水之最,想必是巴西球員尼馬。當然,會在賽事上做出「插水」的球員不僅尼馬一個,目的皆為騙得罰球等裁決。有研究人員認為,「插水」是球員類似於自然界的一種欺騙行為,藉此換取優勢。不過,一次成功的「插水」,背後亦有不同考慮。

方俊傑:世盃 E、F 組 —— 遇上巴西德國 誰能晉級十六強?

巴西上屆在主場恥辱地被德國以 1:7 淘汰,其中一個原因是尼馬因傷缺陣,大家才發現巴西的攻力完全倚賴尼馬。更大原因是中堅泰亞高施華停賽,靠大衛雷斯原來難以支撐後防大局。出現一場大屠殺,管理層才有決心來一場大改革。看里約奧運,尼馬帶領巴西如何戰勝德國,為巴西足球隊奪得史上第一面奧運金牌,那種如釋重負的氣氛,大概感受到上屆世界盃對堂堂足球王國帶來幾大傷害。今屆,幸運地,尼馬傷得早。

全球在地化考驗:當 Netflix 遇上地方政治

影視串流平台 Netflix 正在全球擴張業務,上季收入按年升 40% 至 37 億美元,升幅創紀錄新高,而全球訂戶人數已增至 1.25 億,美國以外的訂戶更佔了大多數,但 Netflix 在全球擴張同時卻存在暗湧,其在各地投資製作的劇集接連捲入各地方政治漩渦,甚至遭到杯葛抵制。雖然有輿論批評 Netflix 欠缺政治敏感度,但有電影人反指不斷觸碰「政治地雷」,恰恰體現 Netflix 崇尚自由開放的政治立場。

5 個意想不到的水荒城市

60 年代的香港,制水乃家常便飯。如今「樓下閂水喉」已成絕響,但缺水問題正威脅全球,我們亦難獨善其身。2014 年一項研究估計,在 500 座世界最大城市之內,有四分之一正值「用水緊張」。其中 5 座面臨水荒之都,比想像中來得先進、發達或富裕,甚至是鄰近香港,與你我息息相關。

李明熙、Kimberlogic:霧中的救世主 伊瓜蘇的大水

在里約熱內盧一週,天氣一直晴雨不定,別說基督山上的救世主像,就連比它矮一截的 Sugarloaf 山展望台,都常在濃霧之中。但一場來到巴西,沒到過基督山,總好像缺少了甚麼。里約受海洋氣候影響,一天內的變化很大,我們觀察了幾天,研究過網上不同天氣預報網站,抽出較準確的一個,再判斷哪個時段最大機會看到救世主像,看到只有週日下午有些微機會。三十米高的救世主像在霧中初現,遊人馬上爭奪有利位置拍照,一個拿著照相機躺在地上,一個像救世主般張開兩臂。Art Deco 風格的雕像,過了近一個世紀仍不覺落伍。朝著救世主的眼光方向,可飽覽里約全景。

李明熙、Kimberlogic:惡名掩蓋的親切都市 遊走巴西歎街坊小食

未到巴西之前,只懂巴西燒烤,待應在餐廳內拿著一串串烤肉,看到想吃的便點頭,給你切下。但自問已經過了放題的年紀,幾塊到胃就消化不了。到了巴西之後,發現最美味的食物就在街角的小食店,有些叫 Bar,有些叫 Restaurant,分別只是店的大小。小食店遍佈里約熱內盧的每個街角,大部分門面都不大,只有幾張摺枱,吧枱是一個透明玻璃櫃,放滿麵包及熟食,櫃檯後是一個隱蔽式廚房,餐單覆蓋甚廣,早午晚下午茶餐,鮮果汁啤酒雞尾酒,連糖果蛋糕香煙亦有。

全球初夜年齡

根據杜蕾斯的全球性愛調查,巴西人平均 17.3 歲即嘗禁果,早熟程度冠絕 37 國;馬來西亞人則最晚熟,初夜年齡平均 23.7 歲。觀乎統計,名列前茅者一律是歐美、拉美地區,殿後十名幾乎都是亞洲國家。香港倒數第九,一般 20.8 歲失貞,晚於日本(20.4 歲),稍早於中國(21.2 歲)、台灣(21.9 歲)和韓國(22.1 歲)。

原人:巴西遇上啟暴龍 聖保羅街道的兩種心情

每次旅行,總遇上奇怪的事,這一切都可謂之驚喜。奧運,談論最多不外乎是獎牌,說巴西,不得不說治安。步行在巴西大城市,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都有奇妙的感覺,時刻提高警覺,卻有物外之趣。同一個聖保羅,便有數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貧民窟孵化的羽球夢

若論港人關注的奧運項目,羽毛球必佔一席,但在巴西這個主辦國,這項運動並不流行,本地人對其毫無認識,只懂叫它做「毽子」(peteca)。人到中年的 Sebastião Dias de Oliveira 卻雄心萬丈,出錢出力辦學教球,在罪惡溫床的貧民窟,以熱情如火的森巴舞,培育出首名奧運代表,亦為孩子們打造一條犯罪以外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