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皇

|共5篇|

唐明:首相死得早,沙皇死得冤

尼古拉二世是不是聖明天子,得不得民心,無關宏旨。對於革命而言,如果他品格敗壞,人神共憤才好呢,可惜他也不是,他只是一個典型的舊時代貴族而已,人很平庸、運氣更差。在他身上,法國大革命的歷史又重複了一次,由於保皇黨和「帝國主義勢力」的營救,列寧決定斬草除根,舊的象徵非去不可,務必斷絕任何人往回看的心思,這就是所謂的「把革命進行到底」。

俄人:民主不適合我們,我們需要「沙皇」

政經雜誌「經濟學人」在最新一期的封面專題,以「廿一世紀沙皇」形容普京,指這位三屆總統實際與帝王無疑。但當西方憂慮君主制在俄羅斯死灰復燃,俄人對「走回頭路」卻愈趨歡迎。國家民調機構 VTsIOM 在 3 月公布的調查顯示,逾 28% 俄人支持國家他日重行君主制,較 2006 年的 22% 明顯增加。他們是懷念昔日的君主制?抑或憧憬普京這位「新沙皇」?

迎接普京登帝的俄式洗腦學校

最近日本森友學園案甚囂塵上,學校被揭向學生灌輸軍國主義思想,但念念不忘帝國時代的又豈止日本?俄羅斯也有「精英學校」,以教育學生做好準備迎接沙皇專制的必然回歸為己任,找回失落百年的君主制度。74 歲的老校長 Zurab Chavchavadze 說:「我們培養道德良好的教徒、知識份子和愛國者,他們任何一人都可能成為日後的當權者。」

流放到西伯利亞是怎樣一回事?

因其荒涼,位於俄國北部、東至太平洋的西伯利亞,一直是沙俄和蘇聯流放罪犯之地。在那片廣闊死寂的冰天雪地中,等待罪犯的,只有漫長而無盡的苦役。俄國文學經典「罪與罰」作者杜斯妥也夫斯基,也曾在 1850 年因反對沙皇統治,成為政治犯,遭到流放。刑滿後,他將在經歷寫成「死屋手記」,在書中感嘆:「有多少青春被白白地埋葬在這堵獄牆之下了,有多少偉大的力量被白白地毀滅在這裏了啊!」究竟流放到西伯利亞,是怎樣的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