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亞

|共7篇|

李明熙、Kimberlogic:西伯利亞鐵路之旅(下)—— 每一程也是種新體驗

西伯利亞鐵路列車車款眾多,我們由莫斯科分四程車坐到北京,就坐了 4 款不同等級的列車。Irkutsk 到烏蘭巴托,及再到北京的兩程直通車,我們都坐二等車。如願以償,沒有其他人訂上層位置,我倆獨佔四人車卡。而到烏蘭巴托的列車是 Firmeny,軟墊床鋪,但卻沒有餐卡,不過車上熱水 24 小時供應,可以沖杯麵、茶或咖啡。我們乾糧充足,連滴漏咖啡亦早有準備,令其他乘客羡慕不已。

李明熙、Kimberlogic:西伯利亞鐵路之旅(上)—— 發現莫斯科的美

由莫斯科坐西伯利亞鐵路出發,經蒙古烏蘭巴托去北京,全長 7,621 公里,不下車的話,要坐足 6 個晚上。持特區護照有 14 天免簽證,俄羅斯段只需坐 4 晚,在莫斯科先留幾天,還有時間選幾個城巿停數天,下車洗澡,遊覽一下。

遠古的宿敵將破土而出

地球上最強大的物種應是微生物。他們打敗人類,導致大規模傷亡的例子繁多。自從盤尼西林誕生起,人類不斷研製新的抗生素和疫苗來抗擊,但更難消滅的宿敵原來早早存在。去年位於西伯利亞凍原的偏遠地區 Yamal 半島上爆發炭疽傳染病,約 20 人染病,一名 12 歲男童死亡。有理論聲稱,源頭是 75 年前一頭死於炭疽的馴鹿,死鹿為凍土所掩埋,直至 2016 年夏天由於氣溫高出平均,導致凍土層解封,病毒潛入附近的水土,導致超過 2,000 頭馴鹿受感染,最終傳到當地居民身上。

復活長毛象的理由

隨着基因工程技術進步,近年物種復活計劃突飛猛進,起碼 25 種已滅絕動物有望重現人間,渡渡鳥、斑驢、恐鳥、披毛犀和長毛象通通可能僅屬「暫時性絕種」,不過亦有意見質疑復活工程對現世的影響是否有利。對此,研究再生長毛象的科學家就提出一個合理而迫切的理由:氣候變化。

流放到西伯利亞是怎樣一回事?

因其荒涼,位於俄國北部、東至太平洋的西伯利亞,一直是沙俄和蘇聯流放罪犯之地。在那片廣闊死寂的冰天雪地中,等待罪犯的,只有漫長而無盡的苦役。俄國文學經典「罪與罰」作者杜斯妥也夫斯基,也曾在 1850 年因反對沙皇統治,成為政治犯,遭到流放。刑滿後,他將在經歷寫成「死屋手記」,在書中感嘆:「有多少青春被白白地埋葬在這堵獄牆之下了,有多少偉大的力量被白白地毀滅在這裏了啊!」究竟流放到西伯利亞,是怎樣的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