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寧

|共8篇|

共產主義是……

“Communism is like prohibition, it’s a good idea but it won’t work.”
– Will Rogers, American Actor

共產主義就像是禁酒令:它是個好主意,但沒有用。
– 威爾·羅傑斯(美國演員)

陶傑:強國崛起的歷史循環

時當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朝野看不通蘇聯這個新興的共產國家。海軍大臣邱吉爾第一個將列寧的十月革命定性為瘟疫,而不是共產主義的理想。當時英國首相萊佐治對於邱吉爾不斷游說攻列寧蘇維埃政權甚感不滿。他指摘邱吉爾的反共是一種執著,敦促邱吉爾:「你的執著影響了你理性平衡的判斷,你應該放下包袱。」萊佐治接受現實,認定不論是否喜歡蘇聯,俄羅斯帝國已經滅亡了,新興的蘇維埃是一個事實。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萊佐治與蘇聯簽署貿易協定,這是英國和西方第一次正式承認蘇聯的現實。

一座屋苑看蘇聯變質

有傳列寧遺孀說過:假如列寧夠長命,肯定會被史達林收監。列寧下場的確比不少同志幸運:1936 年至 1938 年史達林「大清洗」期間,多達 60 萬人遇害,數以十萬計人民遭囚禁於勞改營,連其後流亡墨西哥的托洛茨基,亦被蘇聯秘密警察用破冰斧鑿腦斃命。革命從理想開始,卻以慘劇告終。美籍俄裔歷史學家 Yuri Slezkine 新作 The House of Government: A Saga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就從一座屋苑的命運,探討蘇聯由「大理想」淪為「大恐怖」的歷史。

告別悠閒,法國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

連場恐怖襲擊使歐洲陷入愁雲慘霧,活像一個計時炸彈,隨時爆炸。在日前的德國火車襲擊案中,連港人也無法倖免,4 位港人受傷,其中 2 人更是命危,聞者震驚心寒,切身處地受影響的歐洲人又怎能免於恐懼?尤其是法國——伊斯蘭國(ISIS)的頭號恐襲對象——造成 80 多人死亡的國慶日慘劇,再次勾起法國人的傷痛。恐襲,已徹底改變了法國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