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圭吾

|共7篇|

江皓昕:「假面酒店」—— 當東野圭吾變成青山岡昌,木村拓哉變成湯家驊

沒料到這個小說故事居然能夠召來日本最一流的卡司,木村拓哉和長澤正美(還有一個隱藏的神秘大卡),還找來日劇 HERO 的導演鈴木雅之,看排場還是會讓人犯賤地期待,猜想電影改編是否能夠化腐朽為神奇 —— 然而結果又是怎麼樣呢?

紅眼:「假面酒店」—— 木村拓哉,也有卑躬屈膝的時候

藉著一宗連環殺人案,東野圭吾批判了日本社會是如何病態追求禮貌和奴性的工作操守,並將推理小說家的敏銳社會觀察放進了自己最擅長的懸疑佈局之中。作為最出名的日本藝人,木村拓哉也是默默遵守著「顧客(觀眾)永遠是對的」資深從業員。。

方俊傑:邪邪怪怪的「拉普拉斯的魔女」

如果交到一位出色的導演手上,「拉普拉斯的魔女」即使橋段的轉折多變未必及得上「神探伽俐略」系列或者「加賀恭一郎」系列,也不會相差太遠,有關哲學的探討卻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由性格巨星三池崇史操刀,還是導演個人色彩凌駕一切。即是,你向來喜歡類似風格的話,可以繼續喜歡;向來沒甚麼好感的話,必定如常失望,忘記了故事本色的含意。

江皓昕:「當祈禱落幕時」—— 電影比原著佳

小說不好看嗎?也不這麼說,水平中上,東野大大出品本來就是有點保證的,只是略嫌保守。所以即使是明知會有電影改編版,當初也沒有太大衝勁要去看,機緣巧合下看到,電影居然比想像中的好許多。阿部寬和松嶋菜菜子的演出自然不在話下,特別想點讚是畫面呈現的質感,現實得來保留著一種美學。

方俊傑:「當祈禱落幕時」—— 加賀恭一郎 KO 神探伽利略

甚麼是出色的故事?東野圭吾撰寫的「當祈禱落幕時」是上佳示範。無謂劇透,我反而聯想起東野圭吾筆下的另一位神探 ——「神探伽利略」。無論是兩季日劇,還是兩齣電影版,跟加賀恭一郎的調查風格截然不同。

因腦死而摘取器官移植,是救人還是殺人?

延續生命,創造奇蹟,是很多人對器官捐贈的看法。但要如何判斷一個人已經死亡,繼而進行器官摘取和移植呢?腦死有別於心肺死亡,還存在道德上的爭議。因為在醫學角度,被判定腦死的病人,若心肺機能正常,其實仍有生命徵兆。當醫生摘取腦死病人的器官,某程度上就是親手終結其生命。醫生是否會為了想救面前這個人而暗盼另一個陌生人「盡快」死去呢?為腦死患者進行器官移植,是救人者還是殺人者?

江皓昕:「小說餐桌」,舌尖上的文字

讀小說是了解外國文化的最便捷途徑。美國設計師 Dinah Fried 去年出了一本「小說餐桌」(Fictitious Dishes : An Album of Literature’s Most Memorable Meals‎),就是把西方文學經典中的餐飲化為實體,偽文青(hipster)式的高抄拍攝,再配上原文出處的句子——很作狀,卻也賞心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