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疑

|共27篇|

【專訪】堤幸彥:要用自己的說話發聲

堤幸彥這位鬼才導演,如今已過六旬,他卻比過去更要走近年青人的內心深處。新作「十二個想死的孩子」改編自同名小說,故事講述 12 名決意尋死的青少年,齊集一間廢棄醫院的密室,打算就集體安樂死表決,卻發現房內竟有第 13 人的屍體。他們「想要自殺卻不想被殺」,只好在互相猜度中找出凶手。與此同時,各人想要輕生的原因亦逐漸浮現。

江皓昕:「逆向誘拐」—— 初嚐推理的水土不服

片中的中環拍得頗為漂亮,有格調也並不過份吃力地販賣本土,取的角度充滿心思,是一種對城市滿有關懷的感情投射。黃浩然導演的上部作品「點對點」也流露著這種感情,加上「逆向誘拐」有關世代之爭、裝睡的人等現今社會氣氛描繪,姑勿論在片中的描述是否過於片面又兒戲,黃導演還無疑是個用著他的方式,去愛著香港的人。

林喜兒:Homecoming —— 一步一驚心

Homecoming 節奏恰到好處,不拖泥帶水。雖然每集都是兩個時空的交錯,剪接卻相當出色,藉此打開一個又一個的問號。前半部分像是平平淡淡,無風無浪。後半卻是一步一驚心,外國評論都說是希治閣式的驚慄,那些鏡頭都是熟口熟面。Julia Roberts 的角色從安分到不安,其他角色也像是平平實實的普通人,卻因此製造更大的反差。

江皓昕:「人肉搜尋」—— 屬於鍵盤神探的時代

「人肉搜尋」說的就是網絡尋人,父親透過網絡足印,尋找失蹤女兒的下落。電影說的是一個紮實懸疑故事,奇在全片以「由頭到尾發生在電腦桌面上」的方式呈現,觀眾看著的就是父親使用的電腦桌面。於是我們看見了許多滑鼠的晃動;傳文字訊息時,明明打了字,卻見到對方輸入,所以立即又刪除的欲言又止;FaceTime 時的不經意自拍,看著手機鏡頭時的憔悴和無助。

方俊傑:邪邪怪怪的「拉普拉斯的魔女」

如果交到一位出色的導演手上,「拉普拉斯的魔女」即使橋段的轉折多變未必及得上「神探伽俐略」系列或者「加賀恭一郎」系列,也不會相差太遠,有關哲學的探討卻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由性格巨星三池崇史操刀,還是導演個人色彩凌駕一切。即是,你向來喜歡類似風格的話,可以繼續喜歡;向來沒甚麼好感的話,必定如常失望,忘記了故事本色的含意。

江皓昕:「狄仁傑之四大天王」—— 推理小說十誡,不可以有中國人存在

以荷蘭漢學家高羅佩的小說「大唐狄公案」為角色藍本,徐克執導的「狄仁傑」電影系列打正旗號是「中國奇觀+推理破案」,第一集「通天帝國」作為一部超級商業大片可說是娛樂性和野心十足,在明星排場和動作場面之外,還盡力編出一個在廣義上符合了推理故事基本原則,有公平性,有線索有推理,也有殺人詭計的「泛本格」故事。然而到了第三集「四大天王」,理性盡失。

林喜兒:Sharp Objects —— 總是發生在小鎮

Sharp Objects 故事講述由 Amy Adams 飾演的女記者 Camille Preaker,被上司派遣回到自己家鄉報道兩名少女遇害事件。回到從前的家,除了母親、後父、同母異父的妹妹,還有從前的自己。躺在床上,頓時想起逝去的妹妹,是夢中的畫面還是幻覺,究竟她在這裡留下甚麼傷痛,讓她不只以酒精麻醉自己,更自殘身體,身心都是傷痕的 Camille 藉著追查案件被逼重新認識過去。

江皓昕:「當祈禱落幕時」—— 電影比原著佳

小說不好看嗎?也不這麼說,水平中上,東野大大出品本來就是有點保證的,只是略嫌保守。所以即使是明知會有電影改編版,當初也沒有太大衝勁要去看,機緣巧合下看到,電影居然比想像中的好許多。阿部寬和松嶋菜菜子的演出自然不在話下,特別想點讚是畫面呈現的質感,現實得來保留著一種美學。

方俊傑:「當祈禱落幕時」—— 加賀恭一郎 KO 神探伽利略

甚麼是出色的故事?東野圭吾撰寫的「當祈禱落幕時」是上佳示範。無謂劇透,我反而聯想起東野圭吾筆下的另一位神探 ——「神探伽利略」。無論是兩季日劇,還是兩齣電影版,跟加賀恭一郎的調查風格截然不同。

方俊傑:「瘋.魔」—— iPhone 拍長片算賣點?

大導演愛用 iPhone 拍電影,部分可能是收了蘋果錢,部分可能想證明自己能夠點石成金。由朴贊郁利用 iPhone 4 拍攝 30 分鐘恐怖短片 Night Fishing 的 2011 計起,已經有 7 年歷史,iPhone 都去到 X 級了。 Steven Soderbergh 用 iPhone 7 Plus 完成長片「瘋.魔(Unsane)」,還算不算一項賣點?

林喜兒:Mosaic —— 一個故事,兩種說法

劇集講述 Sharon Stone 飾演的 Olivia 是著名兒童書作家,在 Utah 的滑雪勝地擁有不少物業,生活富足,但感情尚未有所獲,先後遇上酒保 Joel 和騙子 Eric,某年元旦日 Olivia 離奇失縱,四年後她的屍首才被發現。劇情發展並不迂迴曲折,整體氣氛平靜,而且像玩砌圖一樣,將不同人的說話,不同的線索合併,嘗試找出真兇。以為是簡單的線性敘述,但有時又會看到熟口熟面的場面,差點以為重覆了集數,看真一點卻發現,雖然是同一個場景,卻展示了不同人物的角度。

李衍蒨:二戰懸案 —— 誰背叛安妮法蘭克一家?

1944 年夏天, 安妮法蘭克一家被送進了集中營。他們被逮捕於阿姆斯特丹一個運河邊一棟建築。此建築被巧妙地分成兩部分:前面的 4 層小樓及相連的 3 層小閣樓,以封閉通道連接。由於從正面看不到「閣樓」的部分,自 1942 年 7 月左右,安妮一家於這個密室匿藏整整 25 個月。安妮以她 13 歲的生日禮 —— 日記本記錄了密室的經歷,其後成為揭發納粹大屠殺猶太人的重要罪證,同時成為膾炙人口的文學名著。但為何法蘭克一家在匿藏了 25 個月的光景後突然被發現?按照紀錄,他們的行徑都非常小心,沒有透露任何蛛絲馬跡。因此長久以來都有懷疑是有告密者,而要揪出告密者更是法蘭克先生 —— 整個家庭唯一一位集中營的生還者,離開了集中營後到離世前都想揭破的謎團。

方俊傑:「22 年後之告白」—— 將罪犯當偶像的世代

這齣改編韓國電影「星級殺人犯」的日本片「22 年後之告白 —— 我是殺人犯」,是齣扭橋扭橋再扭橋的傳統格局懸疑片。故事的重點放在起訴期限的設定上。話說在 1995 年,有個連環殺手,成功犯案 5 次後,逍遙法外,到 2010 年,15 年起訴期屆滿,確保今後不用負上刑責,令死者的家屬和調查的警探,又悲哀又憤怒。事隔 7 年,仲囂張到走出來出書,開記招,上電視節目做直播,搞無數大龍鳳,成為全城焦點,又賺了大錢。巧合在,兇手最後一次犯案,正是實施起訴期限的最後一個晚上,過了凌晨 12 時,條例被取消,再殺人就一生一世也有被起訴的風險,他果然收工。計算精確得接近完美,想報仇的一眾蟻民,除了得個想字,還可以怎樣?

林喜兒:Alias Grace —— 誰是受害者

今年有兩齣改編自加拿大作家 Margaret Atwood 小說的劇集,年初的 The Handmaid’s Tale 橫掃艾美獎,近日在 Netflix 上架的迷你影集 Alias Grace 依然是女性的悲歌,不過卻加添了一點點懸疑的味道。劇集講述在 1843 年的加拿大,年僅 16 歲的女傭 Grace Marks 與工人 James McDermott 被控謀殺僱主 Thomas Kinnear 及其管家 Nancy。James 被判死刑,Grace 則被判終生監禁。故事圍繞著 Grace Marks 這個人物,Margaret Atwood 在小說中加插了 Dr Simon Jordan 這個心理醫生角色,透過跟 Grace 訪談嘗試了解這位著名殺手的心路歷程,究竟她是天生女魔頭還是無辜的受害者?

方俊傑:「分裂性遊戲」——愛你也能背叛你的雙重情人

這是一個有關背叛的故事。電影一開場,女主角自白,坦承自己天生喜歡成為眾人焦點,享受被愛慕的感覺。擁有這種人物性格,其實很難從一而終。身邊只得一個人,根本無法滿足被圍觀被膜拜的慾望。即使找到一個能滿足心靈的伴侶,又滿足得了生理需要嗎?就算兩者都滿足到,邏輯上也不可能單靠一個人便滿足到那份埋藏內心「被圍觀」的最大慾望。

又找到「開膛手傑克」真兇?

為甚麼要說「又找到」?這宗 19 世紀末最引人入勝的兇案「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至今懸而未決,有關真兇的猜測沒完沒了,連維多利亞女王的孫子 Albert Victor 親王和邱吉爾的父親 Randolph 勳爵都在嫌疑範圍內。一個多世紀以來,對於這宗兇案的大量研究已經形成了專門學派「Ripperology」,不斷有人聲稱自己找到了真兇,包括著名犯罪小說家 Patricia Cornwell。

江皓昕:「中邪」——老子甚麼鬼都不信

「中邪」最近很紅,大陸網站熱鬧討論,連在我的臉書上也不下見過兩次。導演馬凱本來是個橫漂,又找來了另外幾個橫漂,拍了 18 天花費共 7 萬(當中 2 萬還花在演員的醫藥費上),就拍成了中國影史上的第一部「拾得錄像」,還取得青年電影展的最佳電影獎項,甚至有人把馬凱喻為大陸溫子仁……

江皓昕:Rillington Place——看英劇學倫敦的凶宅史

在網上搜尋器打「倫敦」和「連續殺人」,第一彈出來的名號大概會是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維多利亞時期的超級懸案,也許是全球歷史最臭名遠播,就連漫畫「名偵探柯南」也提過不下一次,至今仍未被搞清其真實身份的恐怖殺人魔。然而香港也有十大奇案,林過雲外還會有哈囉吉蒂,一個城市又豈止得一段黑歷史——BBC 最新三集劇 Rillington Place 就著墨於另一個時代的倫敦,一個看似尋常英國紳士,暗地裡卻是同樣恐怖,雙手也是同樣血腥的殺人魔約翰·克里斯蒂(John Christ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