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邪邪怪怪的「拉普拉斯的魔女」

A+A-
電影「拉普拉斯的魔女」劇照。

我向來喜歡東野圭吾的創作,雖然未能夠完全看過,畢竟他的產量太豐富,但改編成電影後,多數不會錯過。我向來也不太喜歡三池崇史執導的作品。結果,由一個邪邪怪怪的導演拍攝「拉普拉斯的魔女」,也真夠特別。

點會唔夾呀?不要看到片名便以為有跟女巫有關的情節。拉普拉斯是位法國天文學家及數學家,「拉普拉斯的惡魔」來自拉普拉斯提出的理論:若有生物能掌握宇宙每個原子確切的位置和數量,便能夠推算出宇宙所有事件的發生歷程,即是可以預測未來。該生物被稱為「拉普拉斯的惡魔」。不用拿著飛天掃帚。東野圭吾拿來作為起點,創作出紀念自己入行 30 周年的懸疑小說。咁就當然不止懸疑元素啦。

如果交到一位出色的導演手上,「拉普拉斯的魔女」即使橋段的轉折多變未必及得上「神探伽俐略」系列或者「加賀恭一郎」系列,也不會相差太遠,有關哲學的探討卻有過之而無不及。就算交給一位工兵型導演,也應該可以去到「解憂雜貨店」的水平。但由性格巨星三池崇史操刀,還是導演個人色彩凌駕一切。即是,你向來喜歡類似風格的話,可以繼續喜歡;向來沒甚麼好感的話,必定如常失望,忘記了故事本色的含意。

電影「拉普拉斯的魔女」劇照。

故事選擇以地球化學教授的角度切入,協助警方調查兩宗看似不可能發生的謀殺案,帶出自稱為「拉普拉斯的魔女」的神秘少女。慢慢揭出少女與兇手的關係,二人背後的悲慘身世。已經不只對社會的關懷,或者家族倫理的描寫,而是推到去探討人類如果能夠掌控未來究竟是幸還是不幸的宗教話題。可惜,三池崇史卻繼續沿用上他最喜歡的「風味」。一見到一群彷彿「廿二世紀殺人網絡」Agent Smith 打扮的保鑣,煞有介事但手忙腳亂,已經忍笑忍得很辛苦;看到結局,看到效果平平的特技鏡頭,殺傷力還可以接受,但看到蔡楓華般打扮和演繹手法的演員個人表演了接近 10 分鐘,就崩潰了。還未計偶爾出現一大堆冗長得無謂的對話,讓電影節奏莫名其妙地被拖到死氣沉沉。散場時,沒見到太多人深思,反而聽見很多人嘆氣,或者恥笑。有理由的。

然後,我會建議大家,還是買本小說讀一讀吧。在這個時候,文字才最誠實。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