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共37篇|

唐明:「富不過三代」是一種文化病

有機會長期累積財富的社會,說的不是三代,而是三四十代的事情,歐洲的貴族自不必說,意大利一家專門為教皇釀酒的家族 Antinori,已經做了600 多年,600 多年來家族生意都沒有受到干擾,難道只是因為他們家族做得到「修身齊家」,600 多年一個害群之馬也沒有嗎?顯然不是。

死雀祝你聖誕快樂?維多利亞時代的怪奇聖誕卡

一張最簡樸的聖誕卡,正面印上聖誕樹或聖誕老人,裡面寫上「某某聖誕快樂」,也許是最常見不過的形式。聖誕年年過,祝賀方式亦如是,網絡興起之下,全球每年賀卡銷量仍高達 70 億張。但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聖誕卡主題,與今天相比或許令人毛骨悚然。

反映時代的日劇飯桌

從主打食物的「深夜食堂」、「孤獨的美食家」和「忘卻的幸子」,到借食物談性說愛的「不倫食堂」和「昨日的美食」,這些「送飯劇」都把烹調過程鉅細無遺拍攝出來。但回顧昭和、平成時代一眾名作,其實每幕「開飯戲」也在劇情上起重大作用,甚至反映日本人飲食文化的變遷。

要做完美中國公民,維吾爾正面臨「文化種族滅絕」?

現時,估計有超過 100 萬維吾爾族人遭中國政府拘留,身處在「再教育營」中,即官方所謂防範「極端、恐怖主義」所必需的「職業中心」或「寄宿學校」。民族音樂學(Ethnomusicology)及維吾爾族文化專家 Elise Anderson 博士認為,中國現時對維吾爾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限制,已遠遠超出自由及思想,更是切斷其民族根源、歷史及血統的連繫:「文化種族滅絕,是恰當的用語。」

崇高志向的腐敗:白警為何走上腐敗之路

警隊腐敗是犯罪學重要的研究問題,有一大部分的警察貪污、濫權問題是源於制度性的缺憾,例如缺乏監管制衡、招募人才良莠不齊,以及法治教育不足。這些是說法的前設是,警隊腐敗源於一群害群之馬,而現行制度沒有在招募過程好好把關,監管制度也無法把他們揪出來。可是,警隊腐敗很多時不止由一班唯利是圖、文化低下的「黑警」造成;一些文化水平高、正義心重的「白警」也會以正義之名,走上濫權腐敗之路。

塔利班後,阿富汗電影重新起步

電影不只是娛樂,更是文化骨幹,記載當下時代思想和精神。阿富汗在伊斯蘭遜尼派武裝恐怖組織塔利班掌權的 5 年間,電影被視為荼毒思想的工具而遭肅清。雖塔利班大勢已去,但當地文藝仍處於停滯狀態,一群電影愛好者於是展開了重整電影業的計劃。「華盛頓郵報」特此採訪報道修復電影菲林的工作和多年來堅持的理念。

投選不文明行為背後的社會控制

在北京街頭,不難看見將上衣扯上胸部、露出肚皮乘涼的大叔。「北京比堅尼」究竟是一道城市風景線,抑或是不文明之舉,每個當地人可能都有不同意見。北京、天津以及河北在內的京津冀,最近決定讓居民就「文明」與「不文明」作「投票」調查。澳洲廣播公司報道指,其實在中國式調查背後,自有一套專制社會的控制。

新疆旅遊北韓化

要到北韓旅遊,遊客必須參與指定旅行團,並跟隨官方「精心策劃」的路線遊覽、在官方「指導」下,與北韓人民作親切交流。中國大力推動的新疆旅遊,正與之「相映成趣」。慕名而至的遊客,立於無處不在的監視環境,可以欣賞同樣「精心策劃」的維吾爾民族歌舞表演。不過新疆另一面例如「再教育營」,則無緣遊覽。

Moyashi:我看的不是電影,是氣氛

正如 Guy Debord 在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中的評論,文化在當代成為一種景觀。文化是一場直觀的體驗,文本是甚麼不再重要,重要是所有人都參加這場祭典。所有朋友都去看 Marvel 電影,與在奧海城一起看 TVB 劇集大結局的活動,在根本上是相同性質。如果要為「劇透」附上罪名,應該是「不合群」。

為何總愛紋上(錯的)外語?

有人以紋身展露個性,或記念重要的人事,假如用上外語紋身,似乎加添一筆文化色彩。但若本身不熟悉外國文化或外語的含意、用法,隨時弄巧反拙,甚至在世界的另一端惹來無盡訕笑。美國楊百翰大學阿拉伯語教授 Kevin Blankinship 於「大西洋」撰文,解釋選擇外語紋身綻何而來,以及值得注意的地方。

泰國辯題:學生不得談戀愛?

近年泰劇風靡亞洲,當中不乏校園愛情戲碼。但現實中的泰國,少男少女談戀愛,卻要偷偷摸摸。2005 年,泰國教育部頒佈學生操守法規,禁止學生當眾親熱。如今管制再度升級,內閣已經批准教育局修例,禁止學生進行「不當的」親熱行為,私人場所也包括在內。新例一經載於「皇家公報」便會實施,屆時大學生在家接吻,也屬違法。

Amedeo Robiolio:意大利的成功奧秘

意大利時尚品牌在全球各地都大受歡迎:不論是在倫敦、紐約還是香港,你總能在高級商店區找到 Prada、Armani、Zegna、Versace 與 Dolce & Gabbana 等意大利品牌的櫥窗。當你逛完時裝店而想找個地方休憩的話,也不難發現隨處是意式餐廳或咖啡室,可以吃上一口披薩或意粉,呷一口紅酒或咖啡。不禁會自問:這種昂貴的意式痴迷究竟從何而來?

唐明:舊衣冠要來何用?

為甚麼「史記」寫荊軻刺秦王,太子丹率人易水送行,「皆白衣冠」?這四個字絕非閒筆,更絕不是「作預先哭喪的準備」。而是因為白衣就是平民,甚至是身份很低的人,可能就包括荊軻的朋友高漸離,但太子丹身邊都是貴族,都穿上平民衣服來送行,是以示最大的尊重。但白衣白冠,水邊送行的畫面感太美,副作用是引人遐想,添油加醋,索性連車馬也一片白,像甚麼「素車駕白馬」、「素驥鳴廣陌」、「雄髮指危冠」,包括辛棄疾的「滿座衣冠似雪,正壯士悲歌未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