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共66篇|

【Soul Monday】這工作,讓他脫胎換骨

44 歲的小野葉一,想過飛天也想過航海,結果卻一事無成,大學畢業以後,流落紅燈區還負上巨債。但是一場災害,令他想要從事「被人需要的工作」,輾轉之下成為一名特殊清潔工,專門到有人自殺、孤獨死等「凶宅」打掃整理。而當日叫小野脫胎換骨的,正是 9 年前的 311 東北大地震。

【武肺重災區】死時孤獨,葬也孤獨

意大利北部省份貝加莫(Bergamo)淪為武漢肺炎重災區,病逝者在幾天之內以倍數飆升。棺木堆滿兩個醫院的停屍間;火葬場 24 小時運作;墓園內的教堂可見人龍;本地日報訃聞版從 2 頁增至 10 頁。但更令人痛心的是,在親朋至愛離世一刻,家屬卻無法在旁送別,連舉殯也被迫假手於人。

武漢肺炎或會變成季節性病毒?

即使是世界衛生組織,亦強調要判斷現時疫情是否已到達高峰,仍「為時尚早」。武漢肺炎在一段時間內,也許仍是「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不少專家認為,武漢肺炎的爆發可能更趨嚴重,為中國醫療衛生系統再添負擔,並在衛生系統較差的國家中蔓延,令更多人失去生命。亦有人認為情況可能會有所好轉,新增病例及死亡人數穩步下降。儘管疫情高峰往往難以準確預測,但從合理角度思考未來發展,以求未雨綢繆或保持警剔,並非壞事。

身故計劃:積極地過渡生死

許多人會避免思考和談及衰老死亡,好些人亦相信離死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此不會與朋友和家人分享他們有關身後事的偏好。美國有初創公司不畏「死」, 嘗試打破禁忌,協助客戶訂定「身故計劃」,著他們提早思考和決定好有關醫療保健治療、葬禮、財產規劃以及離開後如何被紀念等安排。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1926 年,北洋政府武力鎮壓群眾運動,是為「三一八慘案」。當日,段祺端政府衛隊開槍打死 47人,死者大多是學生,其中魯迅的學生劉和珍亦成為遇害者。魯迅撰悼文「記念劉和珍君」,寫下了「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一言。無辜者的犧牲,往往引發整體悲痛,如魯迅所言,不是爆發,就是滅亡。

李衍蒨:屠殺(上)

最近社會上的事件愈演愈烈,以 8 月 31 日晚,於港鐵太子站內發生的事最撲朔迷離。雖然,不少人自 7 月已經稱現在的情況為「人道危機」,831 過後,更有人覺得已經到了「屠殺」甚至「種族滅絕」的地步。到底這幾種情況應如何劃分?筆者希望藉著這篇文章,為大家概括並介紹屠殺與種族滅絕的關係。

全球氣溫上升 1.5 °C,中國每年死亡人數增加 3 萬

歐洲熱浪肆虐,與全球氣候變化脫不了關係。遠在中國,全球氣溫上升的趨勢,亦足以危及無數性命。南京信息工程大學研究災害風險評估及氣候變化影響的副教授王艷君,早前於全球權威科學期刊 Nature 發表研究表示,假如全球氣溫從 19 世紀末工業化時的水平,上升 1.5 至 2°C,中國每年因此死亡的人數估計將增加 3 萬。

致命催淚彈荒謬 —— 禁止用於戰爭,卻成鎮壓恩物

兩個月以來,催淚彈成為警隊對付示威者最常用的武器,即使香港執業藥劑師協會呼籲警方,不要隨意使用,因為嚴重者可導致死亡,警司協會卻以「莫名其妙」回應。催淚彈是否如警方所言屬「非致命性武器」?觀乎歷史,催淚彈作為化學武器,亦曾奪去性命;將這種禁止用於戰爭的催淚彈用於人民身上,更不合邏輯。

關於自殺,希望你能明白的事

眼看著年青的生命,在我城接續消逝,大家在傷心、沮喪及悲憤之時,還能為彼此做些甚麼?美國詩人兼歷史學家 Jennifer Michael 綜合個人經歷及學術研究,在網媒 VOX 發表名為 10 things I wish people understood about suicide 的文章,幫助讀者重新思考「自殺」這個課題。雖然刊登距今已有數載,但內容仍然值得細閱。*CUP 從中節錄 4 點,給你我一些安慰和鼓勵。

「好死」運動:重新認識死亡

時代變化將整個死亡過程搬進醫院,脫離了正常生活。根史丹褔大學醫學院統計,有 80% 美國人在醫院與世長辭。因此,即使是比東方社會相對開放的美國人,亦同樣以疏離、陌生的眼光觀望死亡。美國就有學院與組織積極推動「好死」(Death Wellness),鼓勵人們以開放的心看待死亡。

行刺性質的轉變

翻開歷史長卷,不難找到刺殺事件。凱撒、林肯、馬丁路德金以及甘迺迪等歷史人物皆死於刺殺。直至現時,有關行刺的新聞亦屢見不鮮:金正男、前俄國特工利特維年科、記者卡舒吉等人,皆遭行刺而死。歷史學家及作者 Michael Newton 博士便形容:「歷史學家最苦惱的事,就是『行刺』這種行為永遠重演。」然而,行刺雖沒有停止,但從羅馬共和國的凱撒,到今天的卡舒吉,其性質似乎已發生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