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共76篇|

悼念素昧平生的名人,有益精神健康?

近月,接連有日韓台的年青藝人離世,大批網民發帖哀悼懷念。在美國,從年初意外身亡的籃球巨星高比拜仁,到上週病故的最高法院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同樣有大批民眾親赴球場及法院之外,獻上鮮花及燭光悼念。但事實上,當中很多人跟逝者素昧平生。為何這些名人之死,對非親非故的大眾影響甚深?我們又該如何處理這些感覺?

【北愛衝突】只為真相,他靜靜地記錄數千名死者死因

Malcolm Sutton 並非生於北愛爾蘭,也不是歷史學專家。但這位英國男子在年輕時,不滿時任首相戴卓爾夫人將北愛衝突中絕大部分他殺事件,都歸咎於愛爾蘭共和軍。為了求真,他由 1984 年開始,花了數十年時間整理衝突期間喪生者的詳細資料。而這一切不為政治,只為了解死者真正死因。

金正恩「病危」?媒體為何總是收錯風

自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率先引述消息,報道北韓領袖金正恩手術後「病危」,引發眾多跟進及相關報道,探討不同可能性,甚至分析假如金正恩真的死亡,北韓最高權力落入何人手中。但其出席五一勞動節活動的照片及影片,粉碎了多日來的「病危」傳聞。何以媒體會「收錯風」、在報道北韓內幕時「擺烏龍」?

【追究武肺責任】意國人:若有人犯錯,便應付出代價

意大利武漢肺炎疫情近期終於有所緩解,政府計劃 5 月 4 日起放寬全國封鎖政策。意大利人或許能稍稍喘息,但有些損失已無法挽回,包括生命。除了有療養院及老人院工作人員正接受調查外,有不少意大利人認為,衛生官員未能處理危機,造成大量國民病死,更有人計劃追究相關人士責任。

【死因有可疑】喪生者短期飆升,土耳其別有內情?

一個地方,死亡個案遠較往年同期為多,當局卻沒跟進也沒說明,你仍覺得無可疑嗎?近的自不用說,遠的現有土耳其。過去數週,總統埃爾多安向全球展示了,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下,該國的「防控」工作有多成功 —— 有關醫院、喪親、殯葬的報道,一文難求;在社交媒體發聲的醫生遭訓斥,多人因涉及「具挑釁和侮辱性」的發帖而被拘留。但「紐約時報」取得的資料顯示,土國政府所隱瞞的還有更多、且更恐怖。

【Soul Monday】這工作,讓他脫胎換骨

44 歲的小野葉一,想過飛天也想過航海,結果卻一事無成,大學畢業以後,流落紅燈區還負上巨債。但是一場災害,令他想要從事「被人需要的工作」,輾轉之下成為一名特殊清潔工,專門到有人自殺、孤獨死等「凶宅」打掃整理。而當日叫小野脫胎換骨的,正是 9 年前的 311 東北大地震。

【武肺重災區】死時孤獨,葬也孤獨

意大利北部省份貝加莫(Bergamo)淪為武漢肺炎重災區,病逝者在幾天之內以倍數飆升。棺木堆滿兩個醫院的停屍間;火葬場 24 小時運作;墓園內的教堂可見人龍;本地日報訃聞版從 2 頁增至 10 頁。但更令人痛心的是,在親朋至愛離世一刻,家屬卻無法在旁送別,連舉殯也被迫假手於人。

武漢肺炎或會變成季節性病毒?

即使是世界衛生組織,亦強調要判斷現時疫情是否已到達高峰,仍「為時尚早」。武漢肺炎在一段時間內,也許仍是「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不少專家認為,武漢肺炎的爆發可能更趨嚴重,為中國醫療衛生系統再添負擔,並在衛生系統較差的國家中蔓延,令更多人失去生命。亦有人認為情況可能會有所好轉,新增病例及死亡人數穩步下降。儘管疫情高峰往往難以準確預測,但從合理角度思考未來發展,以求未雨綢繆或保持警剔,並非壞事。

身故計劃:積極地過渡生死

許多人會避免思考和談及衰老死亡,好些人亦相信離死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此不會與朋友和家人分享他們有關身後事的偏好。美國有初創公司不畏「死」, 嘗試打破禁忌,協助客戶訂定「身故計劃」,著他們提早思考和決定好有關醫療保健治療、葬禮、財產規劃以及離開後如何被紀念等安排。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1926 年,北洋政府武力鎮壓群眾運動,是為「三一八慘案」。當日,段祺端政府衛隊開槍打死 47人,死者大多是學生,其中魯迅的學生劉和珍亦成為遇害者。魯迅撰悼文「記念劉和珍君」,寫下了「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一言。無辜者的犧牲,往往引發整體悲痛,如魯迅所言,不是爆發,就是滅亡。

李衍蒨:屠殺(上)

最近社會上的事件愈演愈烈,以 8 月 31 日晚,於港鐵太子站內發生的事最撲朔迷離。雖然,不少人自 7 月已經稱現在的情況為「人道危機」,831 過後,更有人覺得已經到了「屠殺」甚至「種族滅絕」的地步。到底這幾種情況應如何劃分?筆者希望藉著這篇文章,為大家概括並介紹屠殺與種族滅絕的關係。

全球氣溫上升 1.5 °C,中國每年死亡人數增加 3 萬

歐洲熱浪肆虐,與全球氣候變化脫不了關係。遠在中國,全球氣溫上升的趨勢,亦足以危及無數性命。南京信息工程大學研究災害風險評估及氣候變化影響的副教授王艷君,早前於全球權威科學期刊 Nature 發表研究表示,假如全球氣溫從 19 世紀末工業化時的水平,上升 1.5 至 2°C,中國每年因此死亡的人數估計將增加 3 萬。

致命催淚彈荒謬 —— 禁止用於戰爭,卻成鎮壓恩物

兩個月以來,催淚彈成為警隊對付示威者最常用的武器,即使香港執業藥劑師協會呼籲警方,不要隨意使用,因為嚴重者可導致死亡,警司協會卻以「莫名其妙」回應。催淚彈是否如警方所言屬「非致命性武器」?觀乎歷史,催淚彈作為化學武器,亦曾奪去性命;將這種禁止用於戰爭的催淚彈用於人民身上,更不合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