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共58篇|

全球氣溫上升 1.5 °C,中國每年死亡人數增加 3 萬

歐洲熱浪肆虐,與全球氣候變化脫不了關係。遠在中國,全球氣溫上升的趨勢,亦足以危及無數性命。南京信息工程大學研究災害風險評估及氣候變化影響的副教授王艷君,早前於全球權威科學期刊 Nature 發表研究表示,假如全球氣溫從 19 世紀末工業化時的水平,上升 1.5 至 2°C,中國每年因此死亡的人數估計將增加 3 萬。

致命催淚彈荒謬 —— 禁止用於戰爭,卻成鎮壓恩物

兩個月以來,催淚彈成為警隊對付示威者最常用的武器,即使香港執業藥劑師協會呼籲警方,不要隨意使用,因為嚴重者可導致死亡,警司協會卻以「莫名其妙」回應。催淚彈是否如警方所言屬「非致命性武器」?觀乎歷史,催淚彈作為化學武器,亦曾奪去性命;將這種禁止用於戰爭的催淚彈用於人民身上,更不合邏輯。

關於自殺,希望你能明白的事

眼看著年青的生命,在我城接續消逝,大家在傷心、沮喪及悲憤之時,還能為彼此做些甚麼?美國詩人兼歷史學家 Jennifer Michael 綜合個人經歷及學術研究,在網媒 VOX 發表名為 10 things I wish people understood about suicide 的文章,幫助讀者重新思考「自殺」這個課題。雖然刊登距今已有數載,但內容仍然值得細閱。*CUP 從中節錄 4 點,給你我一些安慰和鼓勵。

「好死」運動:重新認識死亡

時代變化將整個死亡過程搬進醫院,脫離了正常生活。根史丹褔大學醫學院統計,有 80% 美國人在醫院與世長辭。因此,即使是比東方社會相對開放的美國人,亦同樣以疏離、陌生的眼光觀望死亡。美國就有學院與組織積極推動「好死」(Death Wellness),鼓勵人們以開放的心看待死亡。

行刺性質的轉變

翻開歷史長卷,不難找到刺殺事件。凱撒、林肯、馬丁路德金以及甘迺迪等歷史人物皆死於刺殺。直至現時,有關行刺的新聞亦屢見不鮮:金正男、前俄國特工利特維年科、記者卡舒吉等人,皆遭行刺而死。歷史學家及作者 Michael Newton 博士便形容:「歷史學家最苦惱的事,就是『行刺』這種行為永遠重演。」然而,行刺雖沒有停止,但從羅馬共和國的凱撒,到今天的卡舒吉,其性質似乎已發生變化。

李衍蒨:「詐死」的藝術

2002 年,曾經任職於英國懲教署的 John Darwin 乘著獨木舟出海,打算在上班前度過一段悠閒的時光。誰料,當天他沒有如常上班。在家的妻子十分擔心,前往警察局報案,警方立刻派出搜救隊伍於這名男子泛舟的一帶水域進行搜索,但是唯一的收穫只有男子曾使用的船槳。翌日,搜救隊伍再度前往搜索時,找到了男子獨木舟的船骸,他的妻子接到消息後傷心欲絕,面對媒體採訪,無不是陳述只想盡快找回丈夫的憂愁。然而誰知道,發生這些事情的時候,這名男子本尊正在自家經營的旅館將一切看在眼裡。

為何跑馬拉松,會發生猝死事件?

馬拉松賽事結束,參賽者能挑戰成功,著實可喜可賀,然而,時有發生的猝死事件,卻令人惋惜。除香港外,這些不幸亦曾在外國馬拉松賽事中發生。2014 年,「福布斯」的藥物及保健專欄作家 David Kroll 博士便撰文, 提出部分跑手可能患有肥厚型阻塞性心肌病(HOCM)。

李衍蒨:亞歷山大大帝死亡之謎

傳說中,亞歷山大大帝的屍體在死後沒有任何腐化跡象。紐西蘭教授 Dr. Katherine Hall 最近於一學術期刊發表文章指,按照歷史文獻記載,亞歷山大大帝有機會患上吉巴氏綜合症。這名國王的死,很有可能是歷史上最著名的「偽死亡」例子;她認為這個病理就能充分解釋,為何歷史上對於亞歷山大大帝的死因,有著矛盾的記載。

給孤獨逝者一個體面的葬禮

「不僅他們的死亡被忽視,他們的生命也被忽視了。」此話出自一名德國牧師。獨居者死後一直無人發現,發現也無人認領,情況已不只發生在日本,德國「孤獨死」個案愈來愈多,為了令死者可以入土為安,就只能靠宗教慈善組織或地方政府,逝者才能得到最後一點尊嚴。

又到萬聖節:與其扮鬼,不如談死

你知道今天是萬聖節,但恐怕你不知道它的起源,也對此毫不在乎,反正如今就只是個「小孩討糖吃、成人鬧著玩」的狂歡日子。甚麼鬼怪幽靈,純粹噱頭而已。一批遠在紐約的義工卻不這樣想,他們在這星期舉行名為「反思生命盡頭(Reimagine End of Life)」的活動,為參加者提供一個機會,探索生與死這個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