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

|共146篇|

向公眾開放大學校園,為何是世界潮流?

如今香港的大學校園都嚴格管制人流,接連有大學規定師生出入使用入閘機,昔日開放作風不再。環顧全球,很多大學反而傾向開放校園,把大學設施融入城市之中,模糊校園與城市分界,鼓勵師生與公民社會互動,背後關乎大學使命的根本。

城市美學:費城的霓虹博物館

入夜後,香港的霓虹燈飾璀璨迷人,是城市繁華象徵之一,時常在數碼龐克風格的作品中出現。本來霓虹燈飾只是廣告招牌的一種,但其獨特美態,令其得以走進藝術殿堂。美國一些大城市也愈來愈多人重新發掘霓虹藝術,在東岸大城市費城,當地的霓虹博物館(Neon Museum of Philadelphia)近日就成為媒體焦點。

中國城市水患數十年:蘇聯模式成代罪羔羊?

7 月下旬,河南鄭州爆發嚴重水災,截至 8 月 2 日,官方死亡人數為 302 人,但有網民認為數字遠被低估。中國都市水災問題一向十分嚴重,連新華社都稱「內澇」為「大都市病」,與香港僅一河之隔的「世界一級城市」深圳數十年來亦浸過不停,7 月才出現大水浸。官方一個常見說法,是把問題歸咎於所謂「蘇聯模式」;有人就質疑下水道根本不曾好好修建。

1964 年東京奧運,如何創立我們今天的視覺語言

今年東京奧運開幕禮上,表演者以形體動作模仿 50 項運動的象形符號,為人留下深刻印象。原來這類鮮明的奧運標識,始於 57 年前的東京奧運會,耳目一新的視覺語言衝破文化界限,創新的圖示如男女廁、急救站、淋浴間等更啟發全球,設計幾經改良後,輾轉改寫了我們今日的世界。

恐共浪潮之下,赫爾辛基在冷戰時期構建的地下天堂

在冷戰時期,歐洲被一分為二,分別是英美法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以及蘇聯控制的共產主義陣營。北歐五國之一的芬蘭與蘇聯接壤,但仍維持獨立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並致力行中立國路線。可是,與強鄰相連,令芬蘭民眾長期處於恐懼之中,冷戰時,首都赫爾辛基就建造一個巨型的地下天堂,以作求生準備。

【展覽】豈止遊戲一場 玩樂與生活的連結

孩子需要玩樂時間,難道成人就不需要嗎?近日「設計光譜」於灣仔茂蘿街 7 號舉辦一個名為「Play Lives 好玩日日」的展覽,以設計角度出發,讓人們於其 4 大展區的體驗中,了解玩樂的重要性,揭示玩樂背後的設計妙思之餘,亦展示玩樂及設計怎樣與生活息息相關。

Uniqlo 拼 ESG:員工和顧客都期待以久的牛仔褲

位居平價服飾業全球第三、日本國民服飾第一品牌 Uniqlo 的母公司迅銷集團,一年就要銷售約 4,000 萬條牛仔褲,對改善製程也不遺餘力。2016 年在美國洛杉磯成立牛仔褲創新研發中心(JIC),由曾在 Edwin 等大廠擔任設計師的松原正明領軍,旗下約二十位來自各國的設計師針對設計、素材、製造方法等進行研究。

倫敦退役列車養老之地:懷特島

2 月 6 日起,香港東鐵綫啟用新信號系統和 9 卡列車,雖然初期安排混亂,但港鐵會逐步以 9 卡列車取代陪伴港人多年的 12 卡列車,以配合沙中線運作。港鐵沒有指定舊列車的處理方式,可能會被拆毀、整架轉售,又或者改造成社區設施。英國倫敦的鐵路文化聞名於世,地下列車退役之後,會有一處特別的養老之地,讓它們繼續奔馳,那個地方叫「懷特島」(Isle of Wight)。

DFA 設計獎:建築師的創意溝通橋樑 以遊戲了解居民所需

建築設計師董偉賢(Ryan)是今年「DFA 設計獎」的得獎者,他獲頒創意智優青年設計才俊特別獎,並被評為「優秀的傳意溝通者」。當中最有趣的,是其作品揉合遊戲及建築元素,以遊戲為溝通渠道,藉此作為建築師及居民的共同語言,從中了解他們所需,達至建構實用設計的結果。

安坐家中睇展覽 探索過去與未來

疫情爆發至今快一年,因應防疫措施及社交距離的需要,展覽與劇場亦隨著疫情發展,時而開放,長期閉館。然而經歷種種洗禮,大家也漸漸尋找另一種體驗模式,讓生活能繼續下去。網上展覽或虛擬實境展覽便因此而生,但當中亦分為很多種類,有些只是將圖片配以文字介紹,就像在閱讀資料;而其實本地有不少具有互動元素的網上展覽,有些更如親臨其境。

護照為何長這樣?

對很多香港人而言,你手上持有甚麼護照,與其說是身份認同象徵,不如說是生死攸關的安全問題,但很少人意識到這可以是一道美學課題。為何護照設計總是千篇一律,相似的封面顏色、類似的內頁樣式,背後有甚麼國際規範、約定俗成?有限空間內,護照設計又可以有多跳脫?

FB 改版愈改愈差?設計師跟你看得不一樣⋯⋯

9 月,是甚麼時節?自 3 月更新以來不屈不撓、堅守著舊介面的臉書用戶會有感,這是強迫更新的死線。2020 年,我們告別「經典模式」,臉書挾著上一個十年為世界帶來的破壞力與創新力,無論我們討厭還是依賴它,改版像是宣示,未來還要繼續與使用者走下去。

【香港文摘】用自己雙手撐起只屬於自己的宇宙 —— 訪珠寶設計師羅啟妍

到目前為止,羅啟妍的人生都靠自己一手創造,無須依賴別人,也無須分享給他人。有這樣的成果,或者有賴她從小就很清楚自己想要得到甚麼的性格,在自傳中也曾承認自己「野心不小」,但原來她並不這樣看待自己,迫於無奈和幸運是她謙卑的總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