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

|共5篇|

1902 年,弄巧反拙的河內獎勵滅鼠行動

香港政府日前宣佈,為每名本地確診感染武漢肺炎市民提供一筆過港幣 5,000 元津貼。專家認為,為取得 5,000 元津貼而染疫的說法不合邏輯。然而,過去就曾有類似的補貼或獎勵措施,演變成不當誘因(Perverse incentive)。1902 年,法國殖民者在河內發起一場鼓勵滅鼠的行動,不僅未能根除鼠患,反而成為養殖老鼠的誘因。

鼠疫非最可怕,可怕的是不公開消息的國度

正值豬年,中國豬瘟疫情持續至今,而鼠年未至,鼠疫已先到中國。早前,兩名來自內蒙古西北部人士,於北京確診肺鼠疫(pneumonic plague)。昔日在中世紀肆虐歐洲、俗稱黑死病的鼠疫,其實尚未絕跡於世界。直至今日,包括美國在內,鼠疫仍在許多國家傳播。

草原田鼠話你知:獨自飲酒可導致離婚

人怕鼠,卻與鼠有許多相近之處:人類會以白老鼠作實驗,因其基因序列與人類相似,方便研究人類代謝系統及生理病理。除了基因,鼠輩之中,草原田鼠與人類更是性情近,同樣嗜酒及有一夫一妻制的配偶關係,非常人性的特徵令研究人員常以牠們作兩性關係研究。研究人員最近就以小鼠們了解是否伴侶一方獨酌,甚或飲酒過多,就會導致離婚呢?

老鼠的情感世界

老鼠不會笑--起碼不會像人類那樣笑--從何得知牠「快樂」與否?科學家觀察老鼠的腦神經活動,再與表情動作對比,發現當老鼠興奮時,耳朵會放鬆側向一旁;疼痛的表現則似足人類:雙眼緊閉、鼻與頰部拉平、耳朵傾前,甚至有一張「鬼臉表」測量老鼠的痛楚度。不過首先,為甚麼要研究老鼠開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