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

|共45篇|

知恥近乎勇:羞恥感如何助人成長?

人常以好壞區分情緒,羞恥、受辱的感受則多被歸類為負面一類。然而,褪去社會施加的污名,找尋羞恥感的根源,便會發現健康的羞恥感,乃是驅使個人成長以至社會文明進步的重要推手。心理治療師 Joseph Burgo 在推出新書之際,撰文分享對於羞恥感的重新發現。

愈跑愈瘋狂?小心跑步成癮

近年不少人喜歡以長跑鍛鍊體能,每次超越舊紀錄或者其他跑手,都會得到成功感,因而增加跑步次數,挑戰自我。但當生活步伐妨礙到跑步活動時,有些人就會變得煩躁不安,並且因沒有時間練跑而內疚,逐漸由對健康的追求,變成不健康地過度練跑。英國史丹福郡大學運動心理學講師 Andrew Wood 及心理學副教授 Martin Turner 就以專業角度,撰文指出跑步成癮帶來的危險。

身教言傳 —— 北極因紐特原住民育兒指南

今時今日,生理成熟但心智未熟的成人屢見不鮮。容易發脾氣、衝動的特質不再是孩童專有。人的成長,與父母管教方式有莫大關係。世上沒有育兒聖經,指引父母如何教出面面俱到的孩子。不過,若要孩童日後懂得管理情緒,或可參考北極圈的因紐特原住民(Inuit)。

學習呼吸法

緊張時深呼吸,幾乎成為勸人平伏情緒的陳腔濫調。不過,即使是陳腔濫調,似乎也能起減壓作用。法國精神科醫生及心理書籍作家 Christophe André 形容,適當的呼吸方法,就像取之不盡的力量,能為人提供動力、放鬆心情。

情緒化進食:愈傷心愈吃,愈吃愈傷心

網上流行的一張 meme 這樣說:你傷心所以你吃東西;你吃東西所以你肥;你肥所以你『又』傷心…… 這樣的惡性循環,往往是情緒化進食種下的果。有研究認為,當我們無法有效調節情緒,即情緒失調(emotional dysregulation),情緒化進食便成為紓緩情緒手段之一,亦是其中一項導致 BMI 上升的原因。

減少等候時的焦慮?你需要進入「俄羅斯方塊效應」

等待的感覺最磨人,小至等待遲到的人,大至等待公開試成績,到化驗結果報告,在等待的過程中,該如何緩解那種如坐針氈的焦慮?分心是一大方法,但如何有效地分心?玩俄羅斯方塊可能是對抗等待焦慮的好方法,甚至達到暫時忘記時間及空間的境界。

擁抱令人感覺良好

擁抱會令人感覺好一點,不特別抗拒擁抱的人相信都會認同,此說最近更得到了科學的支持,一項美國研究表明擁抱可以減少由社交活動引起的不良情緒。以後遇上不開心、有壓力、不如意,有更實在的理由可以去擁抱一個人。

唐明:網絡語解放情感表達力

如果和這位評論員有同感,就不難明白今天中文網絡流行語的「火星化」 ,網民自創的強烈情緒表達譬如「表演一個原地爆炸」,「光速升天」,「內心幾乎是崩潰的」,「獻出我的膝蓋」,「尖叫爆哭」,或者在前面在加上「旋轉/跳躍/窒息」之類的前綴,或者乾脆回歸最原始的「啊啊啊啊啊啊」(字數無限)。

尼爾:你不乖,你不聽話

「不乖」,究竟是甚麼呢?我們有沒有帶著一點耐心,從規條、僵化的對錯標準中暫時抽離出來,以更寬廣的理性和情感,去了解孩童的內心世界之中,正在發生甚麼事情?人性中從來都有愛的存在,只是我們有多少耐性,探究孩子的想法、情緒、行為?而不是簡化為僵化了的應該或不應該?

女人更易餓到嬲?沒這回事

一個人容易燥底,無外乎是脾氣太壞?其實更有可能,純粹是餓到嬲而已。牛津字典在今年加入的新字「Hangry」,正是形容這種複雜狀態。對科學家而言,這算不上甚麼驚天發現。倫敦國王學院營養與食療學講師 Sophie Medlin 指出:「長久以來在科學上,我們都已認定飢餓使人煩躁。」只是在主流媒體的表述當中,餓到嬲的往往都是女性,反而引起專家關注 —— 這到底是偏見抑或真理?

白領有淚別輕彈?

Kimberly Elsbach 是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工商管理學院的教授,同時亦為一名「喊包」,所以她分外好奇,人們如何看待職場的淚水。她訪問數百名目睹過同事落淚的白領,發現上班時候流淚,抒發沮喪、憤怒、失望和悲傷,雖然尚可被人接受,卻會招致很多後果,因為哭泣這回事,太過引人關注。「此舉營造出求助的印象,就像嬰兒哭喊那樣。而在工作期間,這被視為侵擾。人們會想,『上班時候,我不該被索取情感支援。』」

「壓力」,從何談起?

本來壓力是描述的用詞,沒有感覺可言。後來,憂愁與緊張心情,就漸漸以「壓力(或精神壓力)」一詞代替了。「壓力」從何時起成為心情呢?「壓力」的新意義,源自匈牙利內分泌學者 Hans Selye 的研究文章。在 1930 年代,Selye 曾經做過實驗,從動物各器官中抽出汁液,將各汁液注入老鼠體內,觀察這些汁液如何改變老鼠體內的荷爾蒙分泌。結果發覺,各種注射液都令身體內分泌系統有相同的反應。這些反應與徵狀,Selye 稱之為「壓力(stress)」。

為甚麼有人會自殘?

對於自殘者而言,令人恢復平靜,感覺良好的不是痛苦,而是痛苦由開始到消失的過程。身體的疼痛(無論是病痛還是自殘導致)結束的時候,不但令人重新感覺舒適,還導致心理上如釋重負,形同一種獎賞機制,獎賞所得不僅是疼痛消失,還有隨後出現的快感。Franklin 猜測,這是由於大腦處理生理和心理的區域經常重疊,譬如說,大腦的前扣帶迴皮質(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和腦島(Insula)同時負責生理感受和心理感受,亦即腦神經無法清晰辨別受傷的感覺由何產生。

牽動情緒的顏色力

Christian Louboutin 和 YSL 為何要為一對紅底高跟鞋打官司?因為顏色擁有令人聯想的能力,我們看到紅底高跟鞋,就會想到 Christian Louboutin;看到橙色,就會想起 Hermes;見到 Tiffany Blue,就會想起 Tiffany & Co.。每個高級品牌都想擁有讓人過目不忘的顏色商標。美國彩通色彩研究所(Pantone)的副總裁 Laurie Pressman 指出:「顏色不僅是產生情緒的設計元素,更是傳達信息的重要溝通工具。」各大企業將顏色應用於商品設計和市場營銷,改變我們的感覺、思想甚至消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