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

|共167篇|

【*CUPodcast】拖延心理學:五種拖延者,你屬於哪一種?(下)

由 Jane B. Burka 和 Lenora M. Yuen 所撰寫的心理學書籍「拖延心理學」,將拖延者分為 5 種,引導讀者了解自己拖延背後的原因。除了害怕成功或失敗,重視人生掌控權,同樣會促使人以拖延的方式反抗權威;人際關係的親疏,亦會導致害怕分離或害怕親近者作拖延行為。

【*CUPodcast】非暴力溝通第四步:請求,明確、正向而具體

非暴力溝通的前三步(觀察、感受、需要)為我們理清自己的內心,助我們向其他人清晰表達自己的想法。最後一步「請求」(Requests),則是邀請他人協助,去滿足我們的需要。請求亦有技巧,應該明確、正向而具體地表達。一個恰當的請求,是可以讓對方拒絕的,彼此能在之後互相溝通,理解各自的原因與想法。

【*CUPodcast】非暴力溝通第三步:需要,主導自己的情緒與行為

非暴力溝通第三步裡的需要(Needs),指的是人類共通的基本需要,如吃飯、喝水、睡覺乃滿足了「健康」之需要,而人與人之間亦有抽象的「連結」需要,如需要「歸屬感」、「相互依存」、「尊重」等。辨別人我需要的分別,以及恰當地表達這種需要,在任何人際關係中皆能獲益。

【*CUPodcast】非暴力溝通第二步:感受,勇敢呈現自己的軟弱

非暴力溝通的第二步,是感受(Feelings),指單純描述自己內心的狀態,直接講出當下感受。傳統華人家庭鮮少談及感受,對負面情緒更是避之不及,令如此環境下長大的兒女,對自身情緒相對陌生。要打開自己的心,首先要拿出勇氣,願意表露自己的脆弱。其次,要懂得分辨各種感受,如「開心」可以有「興奮」、「期待」等更加細緻的描述。更甚者,不少人將個人感受與主觀評論混為一談,例如「我覺得你很討厭」就屬於對他人的主觀感覺,不能當作個人感受看待。

【*CUPodcast】非暴力溝通第一步:觀察,而不評論

觀察(Observations)是非暴力溝通四步曲的第一步。所謂觀察,講求的是客觀平靜、如實陳述,避免加入個人評論,將事實與意見混淆。賴佩霞在「我想跟你好好說話」一書裡就提到,以平穩的情緒給予回應、不要以不耐煩的態度對待他人,需要有意識地反覆練習,例如避免使用「你一天到晚都⋯⋯」等主觀句式陳述事件。

【*CUPodcast】影響世界的溝通模式:非暴力溝通

非暴力溝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的創始人盧森堡博士(Marshall Rosenberg)是一位美國臨床心理學家,年少時的他目睹造成死傷的種族衝突,加上在學校受歧視與欺凌的經歷,令他對研究人類心理充滿興趣,想解構人與人之間為何不能好好相處。畢業後的他繼續致力研究,直到 1960 年代完成一套影響世界的溝通模式:非暴力溝通。

【*CUPodcast】相反意見為何令你暴跳如雷?

小至家人之間的生活習慣,大至全球矚目的政治議題,人際間都無可避免會出現意見相左的時候。這種時刻,有人惱羞成怒,有人卻平心靜氣。能讓人不慍不怒面對相反意見的,是願意聆聽的心。撰寫「你都沒在聽」一書的凱特.墨菲(Kate Murphy),就試圖解釋她建議大眾學習聆聽相反意見的原因。

【*CUPodcast】你聽唔聽人講嘢,原來由成長背景決定?

當今世界,人們總追求更好地表達自己:練習演說技巧、在社交網絡上高談闊論、修習「高效溝通」課程,卻只聚焦於表達而非聆聽。當每個人各執一詞,「溝通」便成空談。人與人之間相處,唯有好好學習聆聽,才能真正互相交流想法,而非單向輸出個人意見。要學懂聆聽別人,首先要明白每個人的聆聽能力基礎有高低之分。

欲擒欲縱心理學:應與心儀對象保持多遠距離?

面對心儀對象,顯得過於殷切或會自貶身價,距離太遠又怕對方不敢接近,應該怎麼做才好?以色列荷茲利亞跨學科研究中心的社會心理學家 Gurit Birnbaum,與美國羅切斯特大學心理學教授 Harry Reis 先後合作研究,發現「欲擒欲縱」這一招,確有可能提升一個人的吸引力。

【*CUPodcast】邪惡的科學之二:甚麼是心理病態?

人們常將「心理變態」掛在口邊,卻一直不甚了解當中的涵義。事實上,心理變態、心理病態、社會病態、反社會人格障礙等描述,乃形容一系列人格特質,如衝動行為、自我中心、不知悔改、缺乏同理心等。擁有以上人格特質的人,部分會成為危害社會的罪犯,甚至是十惡不赦的歷史罪人;同時亦有部分人能好好融入社會。究竟何謂心理病態?難道有些人生而注定成為惡魔?

【*CUPodcast】蔡格尼克效應:為何短片 App 總讓人一看再看?

為何看完電影預告便想看整齣電影?為何看連續劇總是一集接一集,將整套劇集看完方休?為何現時流行的短片 App 內所有短片只有最多 15 秒,卻成為紅遍全球的應用程式?以上問題除了用演算法來解釋,還可以認識一下心理學的其中一個現象:蔡格尼克效應。

【*CUPodcast】「唔瘦即係肥?」七種你我都有的不良思考

我們總會遇過某些人,往往只會以非黑即白的態度作判斷,或總以「我永遠是對的」心態與人爭辯。大多時我們會將之視為品格問題,但在心理學角度而言,這些並非不良品格,而是人人都會犯的認知扭曲錯誤,屬於不良的思考方式。

【*CUPodcast】識得笑,其實好有用:為何要有幽默感?

古今中外的藝術創作,不論雅俗,都不乏喜劇成分。有人說當悲劇加上時間便等於喜劇,皆因喜劇之所以幽默滑䅲,大多由於它建立在過去痛苦或不愉快的事物之上。雖然解釋笑話等同將笑話摧毀,但是心理學家同哲學家多年來一直努力研究幽默感,希望解構幽默感的終極公式。

為何他們下得手?施暴者扭曲卻又合理的心態

五個多月的時間裡,死亡、暴力與香港這國際城市愈走愈近。美籍作家 Dave Grossman 的經典作品「論殺戮(On Killing)」,系統地探討人類的殺戮行為,其中一章仔細分析與殺戮如影隨形的「暴行」。Grossman 在書中以「針對非戰鬥員的殺戮行為」定義「暴行」,以這標準或不完全適合於香港套用,但作者對施暴者的分析,對了解其心理、邏輯,值得時人借鏡。

鬼屋無鬼,何以嚇人?

每年慶祝萬聖節,除了扮鬼就是「撞鬼」。光在美國,每年就有 5,000 間鬼屋供人「被嚇」。但為何長久以來,它們的建築和佈置均是大同小異?原來這與心理學大有關係。專家指出,那些鬼屋的標準特徵,能觸發大腦的警報按鈕,為人提醒潛在的危險,促使我們謹慎行事。

網絡時代,對話的意義

如何有效溝通,是一門深奧學問。只是,說到底,對話的前提是需具備同理心、了解談話對象的想法,否則對話徒具形式,根本無法拉近對話雙方的距離、增進彼此了解。例如對 200 萬人的聲音充耳不聞,但期望能與 150 人「對話」,與獲抽中的人有 3 分鐘時間深入交流,其「對話」質量、效用可想而知,無異緣木求魚。對話有效,但不是這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