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

|共157篇|

欲擒欲縱心理學:應與心儀對象保持多遠距離?

面對心儀對象,顯得過於殷切或會自貶身價,距離太遠又怕對方不敢接近,應該怎麼做才好?以色列荷茲利亞跨學科研究中心的社會心理學家 Gurit Birnbaum,與美國羅切斯特大學心理學教授 Harry Reis 先後合作研究,發現「欲擒欲縱」這一招,確有可能提升一個人的吸引力。

【*CUPodcast】邪惡的科學之二:甚麼是心理病態?

人們常將「心理變態」掛在口邊,卻一直不甚了解當中的涵義。事實上,心理變態、心理病態、社會病態、反社會人格障礙等描述,乃形容一系列人格特質,如衝動行為、自我中心、不知悔改、缺乏同理心等。擁有以上人格特質的人,部分會成為危害社會的罪犯,甚至是十惡不赦的歷史罪人;同時亦有部分人能好好融入社會。究竟何謂心理病態?難道有些人生而注定成為惡魔?

【*CUPodcast】蔡格尼克效應:為何短片 App 總讓人一看再看?

為何看完電影預告便想看整齣電影?為何看連續劇總是一集接一集,將整套劇集看完方休?為何現時流行的短片 App 內所有短片只有最多 15 秒,卻成為紅遍全球的應用程式?以上問題除了用演算法來解釋,還可以認識一下心理學的其中一個現象:蔡格尼克效應。

【*CUPodcast】「唔瘦即係肥?」七種你我都有的不良思考

我們總會遇過某些人,往往只會以非黑即白的態度作判斷,或總以「我永遠是對的」心態與人爭辯。大多時我們會將之視為品格問題,但在心理學角度而言,這些並非不良品格,而是人人都會犯的認知扭曲錯誤,屬於不良的思考方式。

【*CUPodcast】識得笑,其實好有用:為何要有幽默感?

古今中外的藝術創作,不論雅俗,都不乏喜劇成分。有人說當悲劇加上時間便等於喜劇,皆因喜劇之所以幽默滑䅲,大多由於它建立在過去痛苦或不愉快的事物之上。雖然解釋笑話等同將笑話摧毀,但是心理學家同哲學家多年來一直努力研究幽默感,希望解構幽默感的終極公式。

為何他們下得手?施暴者扭曲卻又合理的心態

五個多月的時間裡,死亡、暴力與香港這國際城市愈走愈近。美籍作家 Dave Grossman 的經典作品「論殺戮(On Killing)」,系統地探討人類的殺戮行為,其中一章仔細分析與殺戮如影隨形的「暴行」。Grossman 在書中以「針對非戰鬥員的殺戮行為」定義「暴行」,以這標準或不完全適合於香港套用,但作者對施暴者的分析,對了解其心理、邏輯,值得時人借鏡。

鬼屋無鬼,何以嚇人?

每年慶祝萬聖節,除了扮鬼就是「撞鬼」。光在美國,每年就有 5,000 間鬼屋供人「被嚇」。但為何長久以來,它們的建築和佈置均是大同小異?原來這與心理學大有關係。專家指出,那些鬼屋的標準特徵,能觸發大腦的警報按鈕,為人提醒潛在的危險,促使我們謹慎行事。

網絡時代,對話的意義

如何有效溝通,是一門深奧學問。只是,說到底,對話的前提是需具備同理心、了解談話對象的想法,否則對話徒具形式,根本無法拉近對話雙方的距離、增進彼此了解。例如對 200 萬人的聲音充耳不聞,但期望能與 150 人「對話」,與獲抽中的人有 3 分鐘時間深入交流,其「對話」質量、效用可想而知,無異緣木求魚。對話有效,但不是這種。

「去個性化」是濫用武力的開始?

在香港反送中示威中,負責鎮暴的香港警察自 6 月 12 日的衝突起,便屢屢在執勤時隱藏身份,及拒絕出示警察委任證,令使市民無法追究警察失職或濫權。隱藏身份更有可能導致個別警察「去個性化」,令其更具攻擊性。去個性化很多時亦用於解釋,為何在示威中,群眾會做出「打擲搶」的暴力行為,進而演變成騷亂。

陰謀論背後的心理學解釋

「外國勢力搞亂香港」、收錢參加遊行、「烈士收錢自殺」等陰謀論無處不在,雖然明眼人一看即知可信度甚低,卻始終有人篤信不疑,令相關流言縈繞不去。讀一讀倫敦大學講師羅伯.布萊瑟頓所著的「為甚麼我們會相信陰謀論?(Suspicious Minds: Why We Believe Conspiracy Theories)」,或許有助了解陰謀論何以流行、人為何會相信這些荒謬不已的論述。

知恥近乎勇:羞恥感如何助人成長?

人常以好壞區分情緒,羞恥、受辱的感受則多被歸類為負面一類。然而,褪去社會施加的污名,找尋羞恥感的根源,便會發現健康的羞恥感,乃是驅使個人成長以至社會文明進步的重要推手。心理治療師 Joseph Burgo 在推出新書之際,撰文分享對於羞恥感的重新發現。

貓的天性,是否心理變態?

人生最犯賤的其中一個決定,就是養貓。或者不少自居「貓奴」的飼養者,都有相當精彩的切身體會。無論怎樣呵護備、悉心照料,「主人」都有不領情的時候。任性、冷漠,難以捉摸,都是貓的天性。貓的殘酷無情,滿不在乎地玩弄人類感情,是否心理變態(Psychopaths)?加洲大學戴維斯分校的貓科動物行為研究員 Maria Delgado,卻舉出一些更為專業的見解,她認為,當我們把貓視為冷漠而態度惡劣的小動物時,其實隱含了把牠們跟其他寵物 —— 例如狗的比較。

愈討論愈堅持己見的時代,如何討論才有意義?

既然人類有能力理性思考,為何我們會經常做錯決定?甚至在事實面前,也要堅持無理的觀點?在與別人爭論時,我們經常能察覺對方的偏見,覺得自己相對中立。然而,人類其實就是無法做到毫無偏見。英國一個互動劇場告訴你,討論才可以得出最好的決策。

記憶的「騙術」:回憶如何讓你墮進陷阱?

在香港的填鴨式教育下,學生的成績好壞,一大部分取決於記憶力。背得愈多愈快,答題愈有把握,成績自然愈好。但直到畢業以後,我們對於「記憶」這回事,卻始終是一知半解。英國廣播公司近日在其 BBC Future 欄目,以科學角度糾正多個關於記憶的謬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