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

|共45篇|

AR 擴增實境遙距釀酒,朝日啤酒疫情下創舉

2020 年 6 月,正當全球各國為了防疫封城鎖國之際,日本朝日集團控股(Asahi)的意大利工廠,卻動工投入生產瓶裝與罐裝的朝日啤酒。這間位於羅馬、隸屬於旗下啤酒品牌沛羅尼(Peroni)的工廠開始運轉,讓所有在歐洲銷售的朝日啤酒,得以在當地自產自銷。

土耳其禁酒令:假防疫惹來真抗命

瘟疫蔓延,酒精經常是政府怪罪的對象,特首曾經說「飲醉少少行為更親密」,禁止酒吧食肆售酒,酒吧重開又先要打針。遠在土耳其的埃爾多安政府,最近亦以防疫之名禁酒,疑似借故推行保守的伊斯蘭主義,引起民間激烈迴響,更有民眾和連鎖超市公然抗命。

【Soul Monday】身心障礙者釀製的手工啤

Nishinari Riot Ale(西成ライオットエール)可謂日本最搶手的手工啤之一,每月生產大約 6,000 瓶,總在網上瞬間售罄。而它的意外之處,在於釀造者為無業遊民、前成癮者及殘障人士,釀造地則為「三教九流」的大阪市西成區。兩者雖同被社會疏遠,如今卻因美味又時髦的精釀啤酒,重新融入社會,與大眾拉近距離。

泰國逆權手工啤

幾年前,泰國議員 Taopiphop Limjittakorn 由酒吧走進議會,致力推動手工啤酒新例立法,以改變長期由大型啤酒廠主導的市場。今年 31 歲的 Limjittakorn 接受網媒 VICE 訪問時揚言:「這會是本國民主化的一部分,若我們能通過啤酒法案,即為泰國準備好作出改變的徵兆。」

武肺下沒有慶祝,法國香檳業正受重創

踏入 8 月,本是法國香檳葡萄園的收成季節,葡萄變得成熟、飽滿及香甜,宜於釀酒。行業終於盼到一年之間最重要的熟成期來臨,但在武漢肺炎疫情下,卻也是煩惱的開始。在沒慶祝、無聚會的封閉日子,香檳自難派上用場。而香檳滯銷,連帶製造商對葡萄的需求減少,葡萄園主的心血不但付諸一炬,更面對行業生存危機。

「山田錦」也有滯銷時

清酒熱潮本來席捲全球,但一場武漢肺炎大流行,如今連國內需求也大受打擊。日本酒造組合中央會指出,今年 2 至 4 月的出貨量,較去年同月分別減少 9%、12% 甚至 21%。該會分析:「若把市面的存貨計算在內,事態更嚴重。」對種植酒米的農家而言,更是前景堪虞。即使是有「酒米之王」美譽的「山田錦」,現在也面臨滯銷的困境。

【可做其他事】美國禁酒令催生的酒文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日前指「如果飲醉少少,會有更加親密行為」,故將修改法例,暫時禁止全港擁有酒牌的食肆及酒吧,售賣酒類飲品。香港「禁酒」是在抗疫大前提下出爐,而美國著名失敗政策「禁酒令」的出現,則與清教徒意識有一定關係。

冧酒:美國獨立革命的燃料

美國獨立革命最具標誌性的導火線,莫過於波士頓傾茶事件:由本來一班自稱「自由之子」的示威者抗議剝削殖民地利益的「茶葉法案」,經英政府強力鎮壓,運動升級成「無代表,不納稅」的民主革命。星火要燎原,必須多方響應。如果說茶葉是引信,根據專研食物史的歷史學家 Lizzie Collingham 所指,冧酒(Rum)就是團結北美殖民地的助燃劑。

張鼎源:葡萄園的蝙蝠俠

波爾多葡萄酒協會(CIVB)經多年研究,終於「發現」當地原生蝙蝠喜愛吃蟲,且食量驚人,有助減少使用農藥,屬酒莊的俠義之士。這當然是好消息,不過,其實也相當荒誕,就像苦尋眼鏡,卻發現原來一直戴著,不過這倒反映了業界近兩個世紀的奔波折騰。

大學生新常態:滴酒不沾

英國人的飲酒文化聞名於外,他們喜歡三五知己到酒吧喝酒。而對於不少剛進入大學的年輕人來説,他們都剛好到達合法飲酒的年齡,酒精自然變成聚會、派對不可或缺的飲品。在放縱青春的大學環境下,不少人本來滴酒不沾,最後也逃不過朋輩壓力,但愈來愈多學生拒絕合群。

酒精陷阱:熱量

佳節期間,美酒一杯接一杯,但與食品製造商不同,酒廠不需要在瓶罐上標示卡路里及成分,所以甚少有人知道酒中含有甚麼,更不知道酒中卡路里究竟有多少。盡興背後,現實是 3 杯印度淡麥酒(IPA)已可以抵上半天的卡路里,在黃湯的快樂中,同時隱含健康風險。

Gloria Chung:這個聖誕喝水吧

聖誕節還學得爛醉?Sorry,你 out 咗了,現在最流行的是喝水或者無酒精的飲品。執筆之時,身處倫敦,這裡充滿聖誕氣氛,到處都開派對,我在超級市場走一趟,發現水的潮流已經發酵得發癲。話說 5、6 年前,英國冒起了一批「水」,這批水不只是礦泉水蒸餾水那麼簡單,而是從白樺木抽出的水,今次去到,就發現這個潮流並沒有離開,我還見到西瓜水、迷迭香水、仙人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