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具

|共10篇|

機不離手的你,為何還買賀卡?

這個年頭,雖已沒多少人寫信,卻還有不少人寫卡。逢年過節,賀卡架前都站滿了人,逐張拿起盤算著要送給誰。而據網媒 Vox 報道,美國也有類似「盛況」。縱然整體盈利逐年下跌,業界龍頭 Hallmark 亦要大幅「瘦身」,但賀卡仍有龐大市場,每年創造 75 億美元銷售額。

17 世紀文人:帶上盒子,出走寫作

現代人可以使用手上電子智能產品馬上將意念記下,前人則受條件所限,出門寫作難以只帶一枝筆、一張紙就能成行。因為講究,17 世紀開始流行「書寫盒子(Writing boxes)」—— 書寫裝備齊全的盒子,與今天的隨身電子設備相近,一盒走天涯,隨時享受寫作的愉快。

電子化時代,Pentel 為何賣出更多文具?

當電子產品如此方便,自然少人買紙筆來用。對於傳統文具商,如斯變化堪稱致命。日本的 Pentel 並不例外,本土銷量一度減少 3 成。但意外的是,國內銷情約從 10 年前反彈,在香港的市場佔有率,亦見節節上升。Pentel 得以扭轉局勢,在少用文具的時代,持續賣出更多文具,靠的不僅是技術和創意,還有最基本的事 —— 對顧客用心。

紅眼:口袋與筆

男士恤衫的口袋只是用來裝飾,這應該不需要說明了吧。正式的恤衫本來就沒有口袋,因為當你穿起一套正式西裝,是從來不會讓恤衫整件外露的,到後來西裝在庶民階層普及,美國文化興起,白領一族講求便利和效率,開始嫌西裝筆挺上班辦公太過隆重,亦費時打扮,於是流行淨穿一件恤衫,以象徵新一代的時尚精英。口袋真的只是用來裝飾的,沒有西裝外套的話,單穿一件恤衫會讓男士的門面顯得太過清寡。偏偏我父親,從我出生起,他的恤衫口袋上總是插著他的錢包和一支筆。

釘書機 —— 針線之於紙

在萬字夾面世前,若要將幾張紙相連,就只能以針或線之類貫穿整疊紙。雖然用萬字夾不需要把紙貫穿,但始終不及以針線牢固,所以針連紙之法並沒有因為萬字夾面世而消失。針現時已經化身成釘書釘,以釘書機一壓,紙就連成一疊,很方便。

便利貼來歷:聖詩集鬥香口膠

關於便利貼的由來,有兩個故事。第一個故事,是化學家的研究經歷。1966 年,Spencer Silver 加入 3M 公司,在公司實驗室任職化學家,帶領團隊研發出新膠水。每逢周日都會參與聖詩歌詠團的同事 Art Fry 作出改良,用 Silver 的新膠水將紙條紙條穩固在聖詩集在內。這就是黏貼便利紙的由來。另一個故事來自聲稱比 3M 更早發明便利貼的 Alan Amron,更曾為此打過官司。他的發明家故事,實在比膠水漬髒得多。據稱,啟發 Amron 發明便利貼的,是咀嚼過的香口膠。

衝冠一怒為螢光

螢光筆身粗扁,筆嘴亦如是,墨水則螢亮如發光。螢光筆英文有的則作「sign pen(簽名筆之意)」或「highlight 筆(上光筆,令文字發光之意)」。稱呼有別,因為螢光筆的筆身、筆尖和筆墨各部分,均來自不同的文具生產公司。螢光筆筆尖的發明者是日本 Pentel 的創立人堀江幸夫,美國公司 Carter 讓它的墨水有了光,而為螢光筆賦予今日常見粗扁筆身的,卻是德國 Stabilo 一位職員的怒氣。

誰發明了萬字夾?

在萬字夾面世之前,如果有人要將兩三張紙連成一疊,就只能用針刺穿這幾張紙。萬字夾這種器物,則只夾紙而不穿紙,所以面世後廣受歡迎。最初面世時,萬字夾品類繁多,但今時今日坊間最常見者,似乎只有圓頭圓尾形這種。它也是有稱號的,叫「寶石型萬字夾(Gem-type)」。相傳此種寶石型萬字夾,是由挪威人 Johan Vaaler 於 1899 年發明。不過,在 Vaaler 於 1901 年在美國申請專利之前,其實已有他人為萬字夾註冊專利權。不過「萬字夾之父」的爭奪戰,卻沒有這位申請者的份。

雷米諾雅:懷念昔日的美好時光

我在「銀の文房具」懷舊品店遇上昔日的設計學生、本港著名的懷舊品收藏家鍾燕齊先生。鍾燕齊自詡為「垃圾佬」。近 30 年來他跑遍港九新界各地,拾到大量 50 至 70 年代的文具、玩具、照片、相機、包裝袋、賬簿、漫畫和經典的歐美金曲黑膠唱片等。每一件「舊物」上面,原來不多不少都有該時代的痕跡遺留下來,這些痕跡記錄著時代的改變及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