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化

|共28篇|

進軍抖音、找來超模代言也沒用,Burberry 年輕化為何失敗?

奢侈品業由平價走向高價,成功案例並不多。投資銀行 Bernstein 奢侈品研究主管 Luca Solca 分析,除非該品牌有很強大潛力,或有強大財力,才有機會成功。就如過去高價手袋是愛馬仕以及 Chanel 的天下,然而 LV 推出的 Capucines 系列仍能在高價定位袋款站穩一席之地,算是少數成功例子。

直播北海道賣海鮮是門好生意?

過去百貨公司的主流做法,就是在大都市和地區都市中心,開設大型店舖集客。它們最重視賣場,並未積極推動電子商務轉型或數碼化服務。但受疫情影響,店舖一度被迫停業,大環境已經改變,像線上直播特賣會的「直播商務」,現在地區型百貨公司也爭相引入。

藍牙技術、機械人玩伴……日本智能幼兒園崛起

科技的有效應用,正擴展到幼兒保育相關的各個環節,而這並非只為提高工作效率。無論數碼化進展如何,最重要的,還是與孩童的接觸和互動。工作效率化而多出的空閒,並非用於繁瑣的雜務,而是真正投入幼保工作,不同企業正利用科技創造這樣的良性循環。

後疫情時代,日本製造大廠的數碼轉型求生術(下)

綜合化學大廠三菱化學控股,早在 2017 年 6 月成立數碼轉型小組,更找來曾經在日本 IBM 負責雲計算(cloud computing)事務的岩野和生擔任數碼總監;另一家產銷模具、工廠自動化(FA)零件的三住(Misumi)集團,一共花費了 30 年採用數碼技術,確立全新的製造形態,創立機械零件訂購服務「meviy」。

【歷經苦難】「科學先於政治」:希臘疫情曲線變平原因

儘管希臘負債 10 年,醫院資源屢遭扣減,卻能遏制武漢肺炎急速擴散,「衛報」指原因之一在於當地「科學比政治經濟優先」。希臘不認為禁止他人入境是歧視,即便經濟十分依賴旅遊業,也選擇聽專家意見馬上封關,甚至比起歐洲各國更先推行各種封閉政策。當地政府明白,若爆發類似意大利的疫情,國家醫療根本不敷應付,所以要在醫療系統「爆煲」前,先阻截源頭。

放工後「熄機」,連德國也不再受用?

自從有了手機,打工仔放工後隨時都可能收到上司的電話。再加上現時因防疫而在家辦公,工作時間變得更彈性,卻也變得無日無夜,返工與放工沒了界線。德國有法例允許員工每日放工後不受打擾,但在網絡極方便、在家辦公又盛行的時代裡,人們還能夠嚴格遵守這條法例嗎?

單邊主義盛行下,默克爾的兩難局面

默克爾曾大膽做出兩樁改變德國的決定,讓人民永難忘懷:2011 年日本福島爆發核事故,她下令關閉德國的核電站;以及 2015 年難民危機最嚴重的時刻大開歡迎之門。不過,世界局勢的發展,恐怕會讓這位 2015 年的時代封面人物、影響歐洲局勢的第一鐵娘子面臨理想與現實間的兩難保衛戰。

維基百科要變得可靠,可以靠誰?

大學時期,論文若是引用維基百科,定會被教授批評。即便如此,維基百科幾乎仍是所有人找資料的第一站,而且近年維基的條目會詳細列明出處,內容較以往可靠。不過,當中不少內容是出自紙本書籍,用戶或編輯者一時三刻未必能夠查閱全文,證明真偽,此時網際網絡檔案館(Internet Archive)就幫上大忙,為維基條目補充證明。

大數據+區塊鏈打擊偽藥,百年藥商的轉型之路

你吃進去的藥是救命還是害命?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目前在全球市場上流通的藥物,大約有 1 成是偽藥,每年有 100 萬人因服用偽藥死亡。對此,一百年前就在亞洲經商,替歐美藥廠將產品賣來亞洲,總部位於瑞士的裕利醫藥(Zuellig Pharma),提出了一個新的解決方案:用區塊鏈技術偵測偽藥。

打破「創新者兩難魔咒」,BMW 的轉型之路(上)

「創新者的兩難」指出,經營現有的顧客是企業獲利之所繫,頂尖的成功企業通常全力照顧最有利可圖的顧客,也會專注在利潤最高的投資上。但也正因為成功企業只看利潤,主流客戶又往往排斥突破性的科技開發,使得過度專注客戶需求的企業,無法集中精神在產品創新上,當某一種破壞性創新出現的時候,就容易錯估形勢。同樣的困境,如今也發生在汽車這個一百多年的產業當中,其中一個擁有高度危機意識的,是德國高級汽車品牌 BMW。

愛是要做出來:愛沙尼亞電子政府

說起電子政府,近年國際媒體不乏對歐洲「小國」愛沙尼亞的報道,標榜其為「科技大國」、「電子政府」之新星。2017 年,「紐約客」發表了一篇題為「愛沙尼亞,電子共和國 」的文章,金融時報,紐約時報和福布斯等主流媒體亦有對之稱讚。到底愛沙尼亞的「強」,強於哪裡?

機不離手的你,為何還買賀卡?

這個年頭,雖已沒多少人寫信,卻還有不少人寫卡。逢年過節,賀卡架前都站滿了人,逐張拿起盤算著要送給誰。而據網媒 Vox 報道,美國也有類似「盛況」。縱然整體盈利逐年下跌,業界龍頭 Hallmark 亦要大幅「瘦身」,但賀卡仍有龐大市場,每年創造 75 億美元銷售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