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

|共40篇|

追求 π 的意義

從古巴比倫計算的圓周率(π)為 3.125,到古希臘數學家阿基米德,證得 π 介乎 22/7 到 223/71 之間,再到 5 世紀祖沖之求 π 至小數後 7 位數……人類一直努力更精確計算無理數(Irrational number) π。瑞士研究人員本週一宣佈,藉超級電腦運算之力,計出當前最準確的圓周率,至小數點後 62.8 萬億個數字。但來萬億位又有甚麼意義?

【展覽】韓國藝術家崔泰潤 —— 尋找編碼與紡織的詩意及人文連結

電腦編碼中只有 0 和 1 的世界,與紡織有何關係?兩者又可以怎樣與人文關懷連結起來?韓國藝術家崔泰潤聯同國際藝術家團隊,於 CHAT 六廠舉辦充滿童趣的互動展覽「織碼如詩」,以黑白、簡潔為基調,卻帶出不同的色彩與溫度,讓參與者探索及解構編碼與紡織的關係,並展示出兩者如何與關懷連結。

VAIO 筆電重生記(上):從追求「世界最炫」轉為低調務實

對於從 Sony 電腦業務獨立出來的 VAIO 來說,今年 2 月推出的新款筆電新型頂級筆電 VAIO Z,正是頂級機型的象徵。全球首度將筆電機身整座採用碳纖維材質,搭配桌上電腦等級的高性能 CPU(中央處理器),以及最長持續 34 個小時的超大容量電池,但重量卻還不到 1 千克。

10 個 2020 年「過氣預測」

幾十年來,大批學者、未來主義者和各國政府都曾預測,2020 年來臨前會發生甚麼。潛水艇會否達到歷史深度?哪裡會成為全球超級大國?甚至乎,地球是否仍然存在?時間匆匆而過,轉眼就來到 2019 年末。結果我們發現,有些人過份樂觀,其他人倒是挺有眼光。USA TODAY 總結出 10 個「過氣預測」,當中有的確實靈驗,有的似尚未說中,有的則純屬個人妄想。

護眼防失眠,遮蔽藍光不足成事?

生活忙碌的都市人,在返工時要盯住電腦,在家時也手機平板電腦不離手,如何避免眼睛疲勞和保障睡眠質量值得探究。一些產品如防藍光眼鏡或標榜能減少藍光吸收,有助保護眼睛及改善睡眠,然而,俄亥俄州立大學視光學助理教授 Phillip Yuhas 日前在於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提出,在保護視力和保持眼睛健康方面,藍光並不是最大的擔憂。

iPhone 催生者談設計:最好的設計是讓人感受不到設計

「你必須挖掘到產品的深處,了解每一個製作過程中的細節,找到複雜中的規律,才會知道如何收斂、如何讓每顆螺絲釘都將功能發揮到淋漓盡致,這樣才能讓產品聽從於你,而非讓你被產品控制。」Ive 在「喬布斯傳」中談到他的設計哲學。

dele 以外:日本「電子遺物」實況

日劇 dele 雖以電子遺物為題,內裡還是一套懸疑偵探劇,找出藏在遺物裡的心思和人情。那些竊聽錄音、貪污罪證或是出軌照片,觀眾未必會有,但是死後不願曝光的東西,相信也總有一兩件。 自己若真突然喪生,留下手機電腦的資料、社交媒體的發帖、網上銀行的帳戶等,這些電子遺物在日本社會,又會怎樣收場?

【星 CUP 人物】電腦奴隸時代已到? 倪匡:有咩所謂

倪匡愛看古今雜書,供養其源源不絕、天馬行空的科幻靈感。今集「星 CUP 人物」,陶傑與倪匡漫談天南地北,由秦代外星人講到今日電腦世代、穿越時空,還有未來的人工智能。在這位「預言家」眼中,人類置身於當下另類奴隸時代,該如何自處?世界又會發展成甚麼模樣?

辦公椅的進化:從坐姿健康到辦公室政治的改變

頸痛、腰酸背痛、坐骨神經痛……長時間待在辦公室工作,久坐成疾,不少都市人都深受身體痛症折磨。多年來,設計師致力研發更多符合人體工學,可免除坐姿陷阱的辦公室座椅,不過,發展至今日的辦公室座椅,則有賴科學家達爾文。「進化論」的提倡者,同時亦是辦公室座椅進化史的先行者。在 1840 年,為方便實驗室工作,達爾文靈機一觸,將扶手椅改良,增加了鐵床的腳輪。無意之中,就發明了第一張有輪子的辦公室座椅。

數盲心聲:有了計算機,學數來幹嘛?

中英數雖然同為主科,但無可否認,數學總被看輕,尤其是在電腦手機普及以後。打折便宜多少?掏出手機就行。吃飯攤分幾錢?食肆為你算好。久而久之,大家的數理能力退化,進而淪為「數盲」,連加減乘除也搞不懂。西方社會的情況亦愈趨嚴重,英國每 5 名成人就有 4 名的數學能力不足,美國 16 至 65 歲人士的算術能力中位數低於平均值。是的,這很可笑也很嚇人。但大家心底裡還是那句:有了計算機,學數來幹嘛?

這鍵盤佈局,或加快打字速度,但卻從不入主流

Barbara Blackburn 曾是英文打字速度最快的紀錄保持者,她能以每分鐘打 150 字的速度持續 50 分鐘,最高速甚至達到每分鐘 212 字,比常人說話的速度還快。據指在電腦運作緩慢的 90 年代,因 Blackburn 打字太快,叫顯示也追不上,亦令她在保險公司的同事們妒忌。但這位「打字達人」用的鍵盤佈局,並非你我常見的 Qwerty,而是鮮為人知的 Dvorak。

科研學習要在道德課之後?

矽谷曾有一信條:「先建構,再求原諒」重點旨在快及有創見,往後有甚麼問題才補救,但在建構時沒有考慮周全,往後的麻煩愈來愈多。因科技不只是單純一個新技術出現,更影響不同的道德倫理層面,所以美國各大學正打算先從行業未來人才著手,設立類似於醫學倫理的電腦科學道德倫理課程,以改善科技所牽涉的道德難題。

滑鼠之父:他不及蓋茨喬布斯有名,但其視野或更創新

歷史上,有多少風流人物才華洋溢,然而卻因缺天時地利人和而被後來者趕上,搶盡光芒和掌聲?數之不盡,而美國電腦發明家恩格巴特(Douglas Engelbart)就是其中一個。他雖然不及蓋茨和喬布斯有名,但其對電腦科學發展的視野可能比起他們更為廣闊深邃。即使他生時得過多個大獎,獲譽為「滑鼠之父」,死前卻鬱鬱不得志。

3 個「歷久常新」的科技迷信

我們愈是依賴科技,卻愈是不願了解科技。手機相機電腦壞了,沒想要明白問題在哪,就只想立刻解決問題。因此很自然地,我們傾向相信那些道聽途說的便利方法,以求及早重投電子世界的懷抱。可惜的是,部分所謂「建議」其實大錯特錯。盲從的話,輕則徒勞無功,重則報廢燒錢。「紐約時報」近日就特意破解 3 個「歷久常新」的科技迷信。

電腦屏幕字型美醜談

談起中文電腦字型,微軟系統的新細明體,大概無人不知。不過因為這種字型只是為屏幕顯示而製,如果有人將這種字型用作平面美術作品,就容易惹來行家的批評了。例如去年台灣華航公司有新機啟航,名叫「帝雉號」,公司特意在機身印上這個大名,而大名所用的字型,是新細明體。結果坊間議論紛紛,多數人也覺得航空公司選錯字體,結果公司改以某楷體字型重印機名。電腦顯示專用的字型,對平面設計師來說,甚為顧忌,有人甚至說,如果平面美術作品上有這種字型,這份作品就不算是完成作。

讓設計回歸於人:筆記型電腦之父

「很少有人意識到這一點,但是人類所創造的東西中沒有一項是跟設計決定無關的。」不少人知道電腦的起點是圖靈,然而打破既有常規的手提電腦設計者卻鮮有被提及。Bill Moggridge —— 將世界放進公事包的人,沒有這位筆記型電腦之父的發明,把屏幕和鍵盤設計成可以像蜆殼一樣摺合,也許我們今天就沒有今天的筆記型電腦,可以帶著到處跑了。

在圖靈之外,另一位人工智能之父

承認吧,人類對人工智能(AI)的未來發展極之恐懼。由月前華文媒體誤傳 Facebook 機械人自創「秘密語言」而遭關掉,到近日專家呼籲禁止生產「殺戮機械人」,一脈相承的都是人類害怕 AI 會掉轉槍頭,反噬人類。有朝一日,如果像電影「智能叛變」的想像終於實現,屆時人類或會將怨恨轉嫁予「AI 之父」—— 圖靈,又或約翰麥卡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