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

|共9篇|

手寫、打字機、電腦,如何影響作者思路?

作家以往用紙筆寫作,到近代開始使用打字機,直到現在,相信大多已轉為用電腦寫作。盛載文字的器具不同了,對寫作會否出現巨大影響?英國小說家、翻譯家 Tim Parks 正是橫跨這 3 個階段的寫作人,近日他在雜誌「紐約客」撰文,分享寫作路上,面對轉變的心路歷程。

17 世紀文人:帶上盒子,出走寫作

現代人可以使用手上電子智能產品馬上將意念記下,前人則受條件所限,出門寫作難以只帶一枝筆、一張紙就能成行。因為講究,17 世紀開始流行「書寫盒子(Writing boxes)」—— 書寫裝備齊全的盒子,與今天的隨身電子設備相近,一盒走天涯,隨時享受寫作的愉快。

文學翻案:莎士比亞或一直抄襲無名氏著作

莎士比亞筆下名著豐碩,素來被奉為文學瑰寶,不過,如今正有學者提證翻案,欲挑戰幾百年來的文學權威,認為莎翁文采、豆蔻詞工,大有可能是別人的功勞。莎劇研究者 Dennis McCarthy 和 June Schlueter 以常見的抄襲檢定軟件,發現莎翁作品中不少詞彙和句式,都跟英王伊利沙伯一世時期一個名不經傳、曾駐瑞典的大使 George North 所寫的著作,有著極多相似之處。即使不是抄襲,都相當肯定莎翁案前必然有這本書,而且翻完又翻,受其啟發深遠。

學術論文如何不「離地」?

美國愛荷華大學古典系副教授 Sarah E. Bond 相信學術界不可能像過去二百年一樣把學術緊握在學院之手,教授學者是每天與學生討論知識的老師,往後也應準備好擴大教室的範圍,以接納公眾,而不是只在象牙塔中修練當老學究,所以她提供了一些提示予將學術往公共領域過渡的學者。

等不及?用 AI 續寫「冰與火之歌」結局……

好不容易昐來的「權力遊戲」第 7 季又落幕,下季開播時間似乎相當遙遠,觀眾意猶未盡不說,對小說續集的漫長等待同樣叫讀者沮喪。作者自 2011 年出版第 5 集「與龍共舞」後再無音訊,連劇集也只能脫離原著發展,讀者們除了重讀又重讀外,只能靠各式同人小說一解書荒。最近有書迷兼全端軟件工程師,就利用 AI,預測劇情,續寫小說。

9 招寫冗長句子無難度

讀書要寫論文,出來工作便要寫報告,訓練好寫作能力百利無一害。有時遇到字數或頁數要求,在痛苦掙扎之時,不妨學幾招寫長句子的秘訣。美國聯邦政府轄下設有名為「易懂語言行動與資料網絡」(PLAIN,取意為「簡明易懂」)的計劃,當中有教學指導寫出長句子的技巧,雖然提供的例子是英文,但寫作功夫一理通百理明,不妨借之參考。

閱讀,成為更好的人

2016 年度書展將至,為期一周,有人說閱讀已非人們主要興趣。惟在社交媒體的流行,讓我們意見各走極端,甚至只懂圍爐取爐,抱著歪理而不自知。要解除此陋習,惟有閱讀。而亦有研究顯示,比起讀流行讀物,多閱讀較深奧、嚴肅書籍,寫作能力更強。換言之,深度閱讀會發掘大腦寫作潛能。

研究:單手打字有利思考

男子都喜歡單手打字,但想不到,原來真的能擴闊思考空間。當你在鍵盤上飛速的啪啪啪,會否懊惱為何總是夾雜許多錯誤?有研究指,雙手打字,欲速不達,反而錯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