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y Leung:緬懷昔日的又一城

A+A-

大約 8、9 年前,我仍然是一位中學生。學校位於九龍塘港鐵站附近,幾乎每天放學後,同學們與我必定會到附近的又一城放鬆及耍樂。

這個「後花園」應有盡有,饞嘴的同學喜歡到板前壽司享用幾碟新鮮肥美的拖羅刺身、情侶們總愛到 AMC 戲院拍拖過二人世界、充滿童真的就到 Sanrio 專門店看 Hello Kitty、大口仔、布甸狗等卡通人物。

我嘛,就最喜歡到葉一堂(Page One),縱使我被公認為學校的書蟲,不過我到書店絕不是為了閱讀、學習或增廣見聞,而是到門口的咖啡店吃蛋糕。

我的中學有一個有趣的傳統,每一學年,各級各科成績最優秀的學生,都能夠拿到一千元葉一堂書券。當年,很多同學都為了這小小的獎勵而龍爭虎鬥。

雖然我在所有與科學及數學有關的科目常常名列榜尾,但在歷史科和音樂科的表現較為優秀,幾乎每一年也能憑這兩科的成績,得到二千元的書券。

葉一堂咖啡店的芝士蛋糕與黑森林蛋糕尤其出色。每個禮拜,我總有一次會將書券用在這些美食上。有時同學們經過,也總會要我用書券請他們喝杯咖啡吃個下午茶。我們可以就這樣坐在店舖兩三小時「吹水唔抹嘴」,無比的快樂。

除了大快朵頤外,我還喜歡到香港唱片打發時間。那些年,互聯網和 YouTube 都沒有現在的發達。如果想聽一些不太著名的交響樂、協奏曲、奏鳴曲之類,就只可到店舖的古典音樂部找尋。每當我找到鮮為人知的作曲家的 CD 後,總會興高采烈地拿著媽媽的附屬卡到收銀處付款,回家再向母親大人慢慢解釋。

最令我們難忘的一件事,則發生在家鄉雞快餐店內。某天,幾位操行一般、熱愛惡作劇的同學,在店內互扔雞翼薯格,又將薯蓉塗到牆上,更胡亂地四周潑汽水。這些離譜、不負責任的行為被其他顧客以手機拍下,然後傳送到我校校務處的電郵。幾天後,涉事的同學被記了幾個大過,更有傳他們被店舖列入黑名單,永遠不能再光顧。

今天的又一城已不見本文所提及的所有店舖,四周也是被「裝修」的痕跡,以及與環境格格不入的白色鐵欄。但每次經過九龍塘港鐵站,我總會緬懷當年與同學們「返學等放學」、在又一城無所事事、嘻嘻哈哈的美好日子。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Percy Leung 是一名英國歷史學者和指揮,曾就讀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和杜倫大學,現為聖安德魯斯大學博士研究生,特別喜歡曼聯、保守黨和炸魚薯條。

Percy Leung is a British historian and conductor. He studied at Cambridge, Oxford and Durham Universities, and is now a doctoral researcher at the University of St Andrews. Percy is particularly fond of Manchester United, the Conservative Party and Fish & Chi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