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共222篇|

初創公司 Harrison.ai:以 AI 臨床應用,提升斷症效率

一場疫症大流行,加劇全球醫療人手不足的問題,放射科醫生和病理學家在多國亦見短缺。病患甚至因輪候需時而錯過治療良機;醫者也疲於奔命,間接提高誤診風險。澳洲新創公司 Harrison.ai 研發的人工智能(AI)工具,則有望成為臨床醫生一大助力,改善醫療資源緊張地區的斷症過程,長遠造福人類。

林喜兒:「捕風捉影」—— 老大哥在看著我們

10 年前「黑鏡」的預言早已逐步實現,當年驚訝於人工智能的無所不能。今天 BBC 的「捕風捉影」(The Capture)把這些黑暗現實赤裸裸地呈現,警匪特務向來是英劇的拿手好戲,2019 年播出第一季,3 年後再推出第二季,是繼 Bodyguard 後另一火紅的 crime series。

國際象棋賽作弊掀熱議,但 AI 比你想像中更深入棋盤⋯⋯

世事總是充滿奇蹟,2020 年才取得特級大師(Grandmaster,GM)稱號、現年 19 歲的美國棋手尼曼(Hans Niemann),本月竟在辛克菲爾德盃(Sinquefield Cup)跟來自挪威的 5 次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卡爾森(Magnus Carlsen)對奕中取勝。本週一執黑子的卡爾森,在另一場與尼曼對奕的賽事中走一步即主動棄權,更燃起關於對尼曼作弊的指控。儘管事實未明,但在今天,AI 早已徹底改變國際象棋的面貌。

AI 作品奪藝術獎:究竟甚麼是藝術?

美國遊戲設計師 Jason M. Allen 參加人生首次藝術比賽,便成功奪冠,但作品利用 AI 繪圖技術 Midjourney 製成,只要輸入文字描述即可生成,令評審結果成為網上熱話。究竟 AI 作品是否算得上藝術?要回答這個爭議,我們終究需要解答「甚麼是藝術」這道終極問題。

人類最大威脅不是 AI,是量子電腦?

人工智能向來被視作人類生存的威脅,不但常見於科幻創作,Google 前工程師更提出 AI 已擁有意識的駭人說法。但有學者卻警惕,中美爭相研發的量子電腦才是人類最大威脅,運算能力不但遠勝今日電腦,足以瞬間破解今日任何加密內容,更能夠使 AI 變得全能,必須在研發階段進行規管,否則後患無窮。

人工智能可否幫助我們與動物交談?

科學家一直想了解動物如何用叫聲溝通,像靈長類動物會因應捕食者而發出不同警報聲、海豚以彼此獨特的口哨聲相認。科學家以往只能靠長期觀察,至近年才透過人工智能,分析大數據進行解碼。美國加州一個成立於 2017 年的非牟利組織 Earth Species Project(ESP),正希望借助人工智能的機器學習方式,嘗試找出這些「非人類語言」,促進生物研究和保護。

DeepMind 近乎破解了所有蛋白質結構?

通過預測已知蛋白質的形狀,將能大大減少生物學研究所需的時間,有助促進藥物和疫苗研發,解決糧食危機和持續發展的問題。去年人工智能公司 DeepMind 發佈了開源的 AlphaFold 蛋白質結構數據庫,日前又宣佈,其數據庫所掌握的蛋白質結構已增加到逾 2 億種,數量近乎是所有科學已知的蛋白質。

劍獅子丸:人工智能的戒定慧

先不要想太遠,其實每一件人造之物,本身就一定涉及道德問題。簡單如一個飯盒,是否合乎食用安全標準,以至外觀,是否關顧在特殊情況被迫受困的心理需要,也實屬道德問題。故對人工智能的道德思考,是新物事刺激我們審視舊議題。細思之中,發現佛教早有對此的探索進路。

【烏克蘭戰爭】加速 AI 殺人機器研製

普京貿然入侵烏克蘭,不但加劇全球軍備競賽,月前有傳俄製 AI 軍用無人機在戰場出沒,更觸動各國軍方神經。AI 殺人機器曾經惹起眾多道德爭議,但種種跡象顯示,各國軍方已加速投資軍用 AI,勢必改變未來的戰爭面貌,究竟當前最先進的軍用 AI 達到甚麼水平?

【書展系列】發現下一本新書的方法

去年,美國銷售近 8.27 億本印刷書,創下 NPD BookScan 過去 20 年記錄。但隨著讀者大多在網上買書,推銷沒名氣或新作者的書變得更難。BookScan 去年統計 320 萬部作品中,銷量超過 5,000 冊的不足 1%。出版業傷盡腦筋,希望於網上重現讀者在書店發現新書和意外收穫的體驗。

劍獅子丸:人工智能跟人學來的貪嗔癡

人工智能出自人類之手,人的我執我見,不論有意或無心,原來也灌注其中。當人工智能的功能更強,用途更廣,如不重新思考人心,人工智能對於其身為創造者的人類,實在福禍難料。或許,當人類希望創造善良的人工智能,首先要修行自心,成為人工智能的善知識。

「AI 造圖」軍備競賽的最新戰況

談到 AI 造圖,很多人都知道 Deepfake,但過去一年湧現的多個 AI 程式,已經將造圖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新層次。由 Disco Diffusion、Midjourney 到 DALL·E 2 測試版,用家只要輸入連串文字,便能夠無中生有多幅圖像,由大師風格的畫作、到紀實風格的照片全都能應付。這場 AI 造圖的軍備競賽,遠遠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追蹤俄軍戰犯的人臉識別技術,為何惹爭議?

俄烏戰爭為史上首次把 AI 人臉識別技術應用於戰場,既協助認領遺體,亦追蹤戰犯身份。英國赫特福德大學專家 Felipe Romero Moreno 卻警告,免費提供技術的 Clearview AI 公司,以收集 1,000 億張人臉為目標,推銷予各地執法部門,早在世界各地鬧出私隱爭議。

AI 有知覺,會不會是錯覺?

Google 軟件工程師 Blake Lemoine 宣稱公司開發的 AI 聊天機械人 LaMDA 變得有意識,Google 以違反保密政策為由,要 Lemoine 帶薪休假,並回應指,團隊中的倫理學家及技術專家認為證據不支持 Lemoine 的指控。而 AI 如果擁有意識,應否擁有權利也是一道難題。但人類認為 AI 擁有意識會否只是錯覺?

自動駕駛釀交通意外,可向 AI 問責?

今年 3 月,澳洲發生首宗自動駕駛汽車的嚴重意外,有途人被撞至危殆。但在追究責任的法律程序上,人工智能作為不透明的汽車「黑盒」,即使是製造商亦無法完全掌握其運算,結果造就新研究領域「可解釋人工智能」(Explainable AI),將為未來交通意外調查的關鍵。

以人工智能模擬死者言行,是否道德?

在早前熱播的香港電視劇「IT 狗」中,人工智能能夠逼真模擬死者,持續與生者對話。原來現實中確有類似的聊天機械人,但由於人工智能讀取了死者大量個人數據,最終引起連串道德爭議,該聊天機械人最終被迫停運。加泰隆尼亞公開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Sara Suárez-Gonzalo 就分析背後的多重道德隱患。

出自機械人之手的畫作,算得上藝術嗎?

在威尼斯雙年展(Venice Biennale)上,機械人 Ai-Da 坐在桌前,手中拿著畫筆,抬頭看看描繪對象,然後在畫布上塗抹顏料,繪出無異於真人藝術家手筆的人像畫。近日有學者在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上撰文指出,要定義 Ai-Da 這些栩栩如生的畫作是否藝術,主要取決於人類的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