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共183篇|

以人工智能,譜寫出貝多芬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樂曲

科技改善人類生活,也協助我們探索未知領域,其中人工智能技術大力推進社會發展,例如協助學者進行大數據分析,產生更多理論,同時應用於機械科技,便利工商業活動。過去人們認為,文藝創作要運用人類獨有的想像力,會是人工智能較難攻破的一環。不過,今年一間初創企業就成功以人工智能譜寫出貝多芬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樂曲」。

人工智能寫作,是人類創意開端?

人工智能令我們生活更便利,如糾正文法、自動翻譯、建議文字輸入內容等,但倘若以 AI 公式化行文參與文學創作,相信很多人都無法接受。康涅狄格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Yohei Igarashi 撰文分析,古時人類的寫作風格,其實像當前 AI 般充滿陳腔濫調,經歷 19 世紀浪漫主義的文學革新浪潮,我們才會推崇作家的原創性;如今 AI 挑戰不必然扼殺創意,反倒激勵人類啟動更大膽的寫作實驗。

借助人工智能,更易取得專利

初創企業大多需要申請專利,以保護研發成果。但全球專利眾多,而市面上的檢索評估,僅以人手操作搜尋器查閱相關文件,確保與現存的並無衝突,涵蓋範圍可能有限,而且需時甚久。創新科技公司優端合科(InnoAIbator)則於本港研發出一套人工智能系統,揚言透過其首創的「自然語言彩色圖騰」(Natural-Language Color Totem)技術,檢索可更快捷及準確,甚至能作出建議,增加取得專利的機會。

鄭立:鐵甲威龍 —— 立法者就是程式員,憲章就是一種電腦程式

「機器執法」正是貫穿「鐵甲威龍」系列的其中一個主題。不偏不倚、不帶感情私欲地執行規條的機器,才是最理想的執法者,才是法治的完美化身。但系列中黑暗而血腥的故事,卻不斷警示我們「法治」的機器本質。

如何讓孩子跟機械人相處?

各種家居雜務機械人大舉進駐不同家庭,為家居生活平添便利。小林強調,她關心的是那些正在生活上與人為伴的社交機械人(social robot)。為人提供同伴,正是社交機械人面世原因,但「同伴」意味人類容易將其擬人化。她引用大阪大學教授,機械人學學者石黑浩提出,假如人視機械人有靈魂, 機械人就有靈魂。問題在於,人們應否如此看待機械人。

找 60 歲駕駛,接送 80 歲乘客,日本 AI 共享巴士創老人村商機

從 2011 年起,日本人口就開始持續減少,最終就連東京等大都會圈也進入人口減少的時代。所有生活相關產業,正在重新審視自己的商業模式。2019 年 3 月,三菱商事與西鐵成立新公司 Next Mobility,利用人工智能,推出因應使用者召車,隨之改變行駛路線的「Knowroute」應召巴士程式。

鄭立:最近的社交媒體令我想起鐵甲威龍的 ED-209

連人類自己也不見得有足夠智慧,去判斷所有人類社會的事情,去分辨哪些言論有益或有害、哪些會增加仇恨,現在卻直接用人工智能去監控與封禁言論、處理「仇恨」,用機械邏輯去處理人類問題,這怎可能成事?所以它不單沒有解決任何問題,更會製造新的問題,傷害無辜的人,製造額外傷害,就像 ED-209 一樣。

建立「蛋白質組數據庫」有何作用?

DeepMind 日前發佈數據庫,當中幾乎包含所有人體中蛋白質的三維結構。這些蛋白質結構數據,是由去年展示的蛋白質折疊系統 AlphaFold 計算得出。數據庫免費開放,對許多領域的科學家來說是極大的突破和便利,很可能構成生物學和醫學新發展的基礎。

鄭立:Portal 2 —— 要個蠢嘅不如要個奸嘅?要個奸嘅不如要個蠢嘅?

蠢人活在自己的世界,沒有能力判別是非對錯,導致敵我不分,在害你的時候,還以為自己沒有害人,這樣反而更危險。奸人尚且懂得盤算,不會做對自己有害的事,蠢人則是害了你而不自知。當他也分不清怎樣才是在害人時,又怎樣阻止他?

比起人,人類更相信演算法

由推薦歌曲、電影,到網頁橫幅廣告,演算法不知不覺間收集大眾的習慣及喜好,並替人類作出決定,但其用途愈見廣泛,人們又不由得擔心日常生活會就此被干預及控制。不過,美國喬治亞大學(UGA)數據學家近日發表的研究顯示,比起同伴,人們其實更願意相信電腦程式,工作變得過於艱鉅時尤甚。

【*CUPodcast】百足咁多爪:專才當道的世代,通才如何取勝?

香港學生總被灌輸一個觀念:學習得愈專業就愈好。醫科、法律等學系常被奉為圭臬。然而,David Epstein 所撰寫的「跨能致勝:顛覆一萬小時打造天才的迷思,最適用於 AI 世代的成功法」卻提出,學得專業非成功的唯一通道,有時反而是阻礙成長的絆腳石。

基建融資新法門:出售數據

如果規劃得宜,公路、大橋、水壩等基礎建設會大大推動一個社會的經濟發展。可是,基建造價普遍十分昂貴,風險投資極大,即使是歐美的發達經濟體亦時常要為基建融資大感煩惱。密芝根大學土木工程學教授 Peter Adriaens 就在彭博社撰文,提出出售數據可成為新的集資方式。

由閱讀文字到剖析病毒基因:自然語言處理程式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的生活被各式各樣的文字所淹沒,例如各大媒體的文章、廣告傳銷,又或者朋友在社交平台的閒話家常。有些社會科學家會利用嶄新數碼工具,嘗析分析海量的文字訊息,當中最常用的有「自然語言處理」程式。在全民抗疫時期中,這些程式就被改為分析病毒基因,效果良好。

鄭立:WALL-E 的故事告訴我們,忠實執行職務不等於你沒錯

真理終究是超越法理的,法規背後的道理,比規條的本身更為重要。人類的立法機關之所以不斷運作,不斷修改法規,正因為它們會隨時代轉變而過時,過去對的東西,未必適用於現在。若將法理奉為神聖的規條,只懂得忠實地執行法規而不知變通,在真理面前,只會淪為反派。

AI 心法:人工智能需要「睡覺」嗎?

人工智能研究員、電子遊戲設計師 Demis Hassabis,在 2010 年與友人創立了研究公司 DeepMind,並開始研究在玩遊戲上更勝人類的人工智能。DeepMind 訓練的 AI 程式 AlphaGo 在 2016 年擊敗頂尖棋士李世乭,使 DeepMind 和 Hassabis 聲名大噪。Hassabis 在「新科學人」專訪中表示,他們希望能從根本上理解並人工再造「智能」(Intelligence),以助我們了解世界、影響世界,其中之一就是加快科學發現的步伐。

自動化與 AI 取代未來工作

2021 年伊始而武肺疫情持續,不少行業仍未能如常運作。即使疫情將來退去,工作、行業模式能否「如常」,又是另一回事。早在疫情爆發前,不少人已憂慮 AI 和工作自動化會取代人類職位;疫情大流行令技術變革步伐加速。英國「每日電訊報」就專文探討,未來有哪些工種職位容易受自動化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