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y Leung:英國大學的美食佳餚

A+A-
圖片來源:Edmund Sumner/View Pictures/Universal Images Group via Getty Images

我在英國就讀大學的其中一年,患有胃病,只能進食清淡、少糖少鹽少油的食物,更不可以吃任何紅肉,以免令我身體不適。

我就讀的大學是一所書院制的學府,每個書院都有自己的廚房和員工。有一天,我拿著醫生紙,告訴主廚我的飲食要求,他十分理解我的需要,並答應每天給我烹調低膳食纖維、低脂肪及不會令我腸胃不適的食物。

我的午餐與晚餐,大致上都是淡而無味的雞胸或魚肉,再加上一些蔬菜及澱粉質食物。同學們看到我的「特別餐膳」都非常愕然,始終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沉悶乏味的食物。

之後數月,我與廚師們關係熟絡了,不時會一起看足球比賽、玩紙牌遊戲或到酒吧聊天。當病情好轉後,我不希望再給廚師們添麻煩,於是便告訴他們,我跟其他學生一起吃正常的食物便行。

廚師們卻認為,我受了這麼多苦,吃下那麼多他們看見也害怕、且毫無味道的食物,應該得到一定的獎勵。而且他們告訴我,那些正常的食物也十分難吃,每天都被學生們投訴。於是,廚師們常常給我煮上他們自己平時愛吃的食物,新鮮炮製的炒飯、炒麵、煎蛋餅是最常見的菜式。

當時,書院裡亦有一名年輕的廚師在汲取經驗,準備將來去市面的餐廳工作。他不時也會煮上他創作的新穎菜式給我嘗試。書院食物材料的質素十分普通,但他每每都能化腐朽為神奇,黑松露雜菌意大利飯、雞肉蘑菇燴米粉及三文魚配牛仔肉尤其出色。

現在此廚師更是英國一間米芝蓮推介餐廳的行政總廚,並經常教導比他年長 30 年的書院主廚如何改善廚藝,以及提升書院的食物質素。

可幸的是,同學們從沒有見過這些「尊貴 VIP 版特別餐膳」。他們大多在晚上 6 至 7 時進食,但我因上課及做研究的關係,經常要到 8 時才回到書院「開大餐」。

我在英國曾就讀四所大學,其餘三所的膳食當然不像上述度身訂造般美味。俗語有云,民以食為天。大學的排名、研究、學術水平及畢業生前途,其實也不是太重要。若沒有優秀、充足及美味的膳食,學生們又怎會有精力用心學習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Percy Leung 是一名英國歷史學者和指揮,曾就讀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和杜倫大學,現為聖安德魯斯大學博士研究生,特別喜歡曼聯、保守黨和炸魚薯條。

Percy Leung is a British historian and conductor. He studied at Cambridge, Oxford and Durham Universities, and is now a doctoral researcher at the University of St Andrews. Percy is particularly fond of Manchester United, the Conservative Party and Fish & Chi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