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y Leung:新常態下的交響樂團

A+A-
疫下,交響樂團表演時都保持著社交距離。 圖片來源:hr-Sinfonieorchester – Frankfurt Radio Symphony/Facebook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各行各業都備受前所未有的打擊。世界各地的交響樂團已多月沒有公開演出,大量樂師被迫減薪或停薪留職,生計大受影響。

不過,在這種人心惶惶的局勢下,交響樂團們仍然各出其謀,以創新及充滿防疫意識的方法,為普羅大眾帶來別樹一幟的線上音樂會。以下是數個優秀的例子:

1. 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hr-Sinfonieorchester)

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於電台的廣播大廳和歷史悠久的埃伯巴赫修道院(Eberbach Monastery)錄製了多場音樂會。幾位國際知名的指揮領導樂團,演奏古典名曲以及新穎的現代作品。

全部音樂家都有保持著社交距離。以往兩名弦樂樂手共用一樂譜架的情況已不復見,現在每名樂手都擁有自己的樂譜架,感覺比較上寬敞及舒適。不過,由於有些樂手坐得離行離列,音色沒有正常音樂會般集中。在某些情況下,後排木管及銅管樂手的節拍亦與弦樂手有少許差別,而樂手之間的默契亦沒有以往的流暢。

不過,樂手們仍然認真落力地演出及陶醉於音樂中,並仔細地表達出樂曲的情感,敬業樂業的精神令人敬佩。

讀者可按以下三個連結觀賞演出:

2. 下薩克森邦劇院樂團(Orchester des Theater für Niedersachsen)

位於德國希爾德斯海姆(Hildesheim)的下薩克森邦劇院樂團用上更極端的方法,來確保樂手之間有足夠的距離。

他們的音樂廳樓高三層,樂手遍佈每層每一個角落,而錯誤地佩戴口罩的指揮則站在台上,用上誇大了的動作來指揮樂團演奏「貝多芬第七交響曲」。

這種演出方式在現實當然絕不可行,畢竟這樣難以控制音色、平衡及交響層次。但是,毫無疑問,這是一流的宣傳技巧,亦是此疫情中的一個社會縮影。

3. 香港小交響樂團

在六月中旬,由桂冠音樂總監葉詠詩指揮的香港小交響樂團,在空空如也的香港大會堂音樂廳錄影演出。台上只有弦樂樂手,而他們都佩戴上口罩,起勁地拉奏四首不同風格的樂曲。團長格德霍特是韋瓦第名曲「四季:夏」的獨奏者,他的演繹充滿激情,令人熱血沸騰,尤其精彩。

是次音樂會在 7 月時曾在 ViuTV 兩度播出,更原定於香港兩間戲院上映。但是,由於戲院停業,此音樂會不知何時才能在大銀幕上讓港人欣賞。

弦樂樂手固然能戴上口罩演出,但要吹奏樂器的木管銅管樂手怎麼辦呢?此日本中學的管樂團想出了一個絕妙的解決方法:

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大量獨奏家和樂團,相繼上載他們的演奏片段到互聯網分享平台。留在家中的普羅大眾,每天也可以享受多不勝數的演出。不過,大家請謹記,音樂家並不是慈善家。在正常日子下,古典音樂行業已有激烈的競爭,有些音樂家更要在毫無薪酬的環境下工作。在近月沒有票房支持的環境下,樂團以至樂手的生計大受影響。雖然他們沒有義務免費演出,但為了鼓勵市民留在家中,及讓大家在沉悶的抗疫日子有美樂作伴,紛紛將他們的演出免費呈現在我們眼前。

不過,樂迷請不要將這些免費音樂會習以為常,畢竟樂團與音樂家們總不能無止境地免費演出。若這些線上音樂會在未來收取費用,筆者希望大家仍會踴躍支持古典音樂行業,以及充滿善心的音樂家。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Percy Leung 是一名英國歷史學者和指揮,曾就讀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和杜倫大學,現為聖安德魯斯大學博士研究生,特別喜歡曼聯、保守黨和炸魚薯條。

Percy Leung is a British historian and conductor. He studied at Cambridge, Oxford and Durham Universities, and is now a doctoral researcher at the University of St Andrews. Percy is particularly fond of Manchester United, the Conservative Party and Fish & Chi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