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

|共59篇|

不讀商科選理科的年代

疫症出現 1 年以來,流行病學家不斷追蹤並預測病毒進程、生物化學家積極開發疫苗、醫護人員長期留守崗位,為病人作診斷、治療及護理。若論武肺大流行尚能為人們帶來甚麼好處,定必是疫情期間辛勤工作,且貢獻良多的科學家正影響著一眾學子未來的職業取向。著名物理學家 Brian Cox 甚至預測,流行病將創造出「新一代科學家」。

【Soul Monday】1,000 日元補習班

家貧學童難以負擔補習費用,與同儕的成績差距日漸擴大。為讓他們不至「輸在起跑線」,並向考試失利但有志成為教師的中學生作出支援,日本早稻田大學一批新生成立社團 Grow Seeds Waseda,幫忙提升學習能力,亦為自己提供交流的地方。而補習班的每月收費,更只是 1,000 日元。

艱險我奮進:投考醫護人數急升

過去一年,全球人類目睹醫生、護士、公共衛生官員及研究員,在這場持日曠久的抗疫戰上,如何犧牲時間、體力甚至性命,治療病患的同時,助大眾克服危機。雖然疫症未見平息,近日甚至出現新變種,令前線醫護更加吃力,但年青一代未有因此畏懼,反而深受鼓舞而欲加入其中,報讀醫護的人數喜見增幅。

整所大學在流亡:歐洲人文大學的故事

位於東歐的白羅斯今年爆發大型反獨裁示威,令該國成為全球焦點。現任總統盧卡申科自 1994 即位後一直獨攬大權至今,任內殘酷鎮壓一切反對聲音,被捕示威者被酷刑對待。大學作為生產知識和培養人才的地方,自然成為獨裁政權嚴加監控的對象。在 2004 年,當地就有一整所大學要流亡到立陶宛,其名為歐洲人文大學(European Humanities University)。

南韓考生:比起病毒,我更擔心考試

由於武肺疫情,南韓大學修學能力試驗由原定的 11 月 19 日,延至今天(12 月 3 日)舉行。考生與父母努力 10 多年只為此刻,它不僅將決定考生入讀哪一間大學,更決定他們未來的職業路向、社會地位及人際關係。所以就算疫症當前,比起染病,他們更擔心能否順利「考好個試」,入讀心儀大學。

面對中國留學生的恫嚇,澳洲如何捍衛言論自由?

近年,在世界各地的大學,都不難看到中國留學生的身影。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數字,過去十年,中國都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其中中國留學生就為澳洲教育業帶來可觀的收入。然而,中國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中國留學生與不同政見的學生時有衝突,更威脅舉報支持民主自由的學生。一名澳洲國立大學的華裔學者就在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探討政府應如何捍衛言論自由。

【南韓新常態】大學網上授課,質素差強人意?

南韓教育部上週發表「建基於數碼的高等教育革新支援政策」,遙距授課將成為今後大學辦學的「新常態」。根據統計,第二學期暫時繼續全面「非面授」的大學共有 144 間。但「韓民族日報」指,學生們對於網上授課的質素愈發不滿,批評「比起教學,更像是模仿授課」,甚至「不知能否稱得上是教育」。

與其網上教學,不如休學一年?

多彩多姿的群體生活、可供自由追求學術知識的豐富資源 —— 大學生活,遠不止坐在課室中聽講。為阻止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劍橋、加州大學等多所學府決定本學期改為網上授課,不少新生就對如此開展大學生涯有所遲疑。學生在中學畢業後騰出一年空檔體驗生活、尋找路向的做法,本來就日漸流行,在大學教育無法如常的當下,休學年是否更佳選項?

一人的抗議,突顯中國已染紅澳洲大學

昆士蘭大學哲學系學生 Drew Pavlou 曾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武肺爆發後,他一身保護裝備,到學校孔子學院抗議,諷刺中國是病毒來源,被校方指控違反學校規則、騷擾教職員及學校、損害大學聲譽,需要接受紀律聆訊,並威脅對其採取法律行動。事件再次突顯澳洲專上教育正逐漸失去西方教育精神,為了利益轉投中國懷抱。

武肺後,知名學府危機才開始

武漢肺炎重創美國校園經濟,可牟利的校際運動比賽和交換生計劃取消、校內商戶停業、愈來愈多學生要求退還部分學費,令當地院校收入大減,有學府更損失接近 1 億美元。然而,部分教育界人士認為,即使一切雨過天青,高等學府的財政亦未必能迅速復甦,因為它們還要面對第二波危機 —— 收生不足。

陶傑:所謂「埋地雷」

香港「六月風暴」持續半年,反送中修例演變為大學生與警方的武裝對抗。許多社會學人士研究是何原因、往何處去。以親中愛國人士的思維,除了「外國勢力」在唆擺,另一因素當然是所謂前殖民地政府「埋地雷」。前殖民地政府有沒有埋地雷呢?確實有。地雷在哪裡?看看泰國就知道。

尼加拉瓜大學攻防戰

香港爆發連場大學校園保衛戰,不少人聯想到南韓延世大學的抗暴史,聲言攻打學術機構在史上絕無僅有,但事實並非如此,只是多數案例發生在第三世界國家,譬如中美洲的尼加拉瓜。當地學生去年以大學為抗爭根據地,要求總統下台,校園最終遭蒙面的政府武裝血洗,多人受傷,最少 2 名學生中彈身亡。事發一年後,仍沒有政府官員為此負責,更沒有獨立調查交代慘劇真相。

自由之堡壘 —— 因圍城而生的荷蘭萊頓大學

成立於 1575 年的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為荷蘭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大學。萊頓大學的成立,時代背景正值荷蘭與西班牙的「八十年戰爭(Eighty Years’ War,1568-1648)」。在荷蘭奧蘭治親王威廉的帶領下,拒絕西班牙統治的荷蘭人,開始與西班牙軍隊作戰。其中,不少荷蘭城鎮飽受西班牙圍城之苦。然而,萊頓卻能成功堅守一年。作為獎勵,以「自由之堡壘(Libertatis Praesidium)」為校訓的萊頓大學,在威廉支持下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