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

|共56篇|

【避唔到就一齊捱】英國人不畏納粹空襲的秘訣

「Keep Calm and Carry on」既是英國抗戰口號,又是戰時英國的精神寫照,即使納粹德軍狂轟濫炸,英國人依舊照常過活、誓死不降。倫敦國王學院教授鍾斯(Edgar Jones)在文化網站 Psyche 撰文解釋,這既是邱吉爾政策得宜的成果,也是源於緊密社群連繫的力量,其孕育出患難與共的手足情誼,足以在危難時刻轉化成堅韌的抗逆能力。

二戰時歐陸精英流亡之地:英國

在今天,有不少人為了自身安全,並要與極權長期作戰,而被迫離鄉別井,流亡他方,英、美、加等西方民主大國是他們的主要目的地。這套流亡機制可遠溯至二戰,當時納粹德國橫掃歐陸,在各地扶植附庸政府,很多歐陸精英就遠走英國,建立多個流亡政府甚至組織軍隊,以謀復國大業。

倫敦的士:只剩三年壽命?

倫敦、日本司機的敬業態度令不少人印象深刻。不過,武肺疫情令人減少出行、商店關門,倫敦的士需求急降,行業大受打擊。當地持牌的士司機協會秘書長 Steve McNamara 擔心,繼倫敦紅色雙層巴士、電話亭、戴圓頂頭盔的警察都已陸續消失後,僅餘的地方標誌 —— 的士,未來三年也會消失。

疫症令地區雜貨舖重新偉大?

武漢肺炎殺到之處,幾乎都有搶購物資現象發生,由亞洲到歐洲,幾乎無一倖免。而在英國,雖然倫敦超市貨架空空如也的消息在網上瘋傳,但其實地區雜貨舖的貨源依然充足。網媒 Quartz 走訪外倫敦沃爾瑟姆森林區(Waltham Forest)的大小商舖,表示疫症關頭,地區雜貨舖的民生角色不可或缺。

陶傑:當倫敦紐約大都會自戀人格遇上武肺

倫敦人和紐約人,以及西方的知識分子小資產階級,在這裡有一個盲點:在口頭上,他們不可以將「新冠狀病毒起源自中國」這句話說出來,否則會被旁邊的人標籤為美國總統杜林普的支持者;但是在內心,他們有西方文化優越的傲慢,總是覺得這種肺炎,只在黃種人的地方擴散,而且不會比流行性感冒更嚴重。

Mo 爸:駕車入倫敦,記得要收費

中環擠塞收費由 97 前研究至今仍未定案,中環繼續每天堵滿車輛、遮打街下的空氣監測站年年錄得破頂污染指數;位於世界另一邊的倫敦,除了市中心擠塞收費及低排放收費外,今年 4 月再新增一項超低排放收費,務求進一步推向 2050 年「淨零碳排放」的目標。

倫敦:智能城市變監控城市之路

如果你覺得世界上只有像中國這樣的專制集權政府,才會用臉部辨識技術監控人民,那恐怕是這世紀最大的誤解。根據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一份報告顯示,英國首都倫敦設有 42 萬部攝影機,僅次於北京 47 萬部,全球第二多。

石 Sir:新舊居英港人之別

大概新一代居英港人就有能力突破「自己人圈子」的群居心理,少有整天價地跟其他港人圍爐,能融入本地英國人圈子,明白本地人文化,懂得跟本地人溝通,就算說不上有國際視野,最少也有英國人視野。這份能力,在今次港人抗暴運動中,幫助港人爭取英國社會的關注與支持,實居功不少。我有幸認識一班能融入英國生活,但仍心繫香港的香港人,實大感欣喜。

Mo 爸:文化差異 —— 倫敦人早已習慣了三線崩壞

倫敦人每天上班前都有一個習慣,就是去倫敦交通局網頁先查看鐵路情況,全因英國的地面鐵路故障原因很多元化:「陽光太猛致路軌反光」、「太大風」、「大雪大雨看不清」、「有人跳軌」、「有人身體不適」、「有人跳軌」、「訊號失靈」、「有人跳軌」等等。

石 Sir:倫敦入院記

這是石 Sir 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坐救護車、入急症室及第一次吊鹽水。整個過程雖然每一點都有點慢,但英國醫護人員都細心友善,讓人感到安心,不知這是普遍情況還只是石 Sir 出路遇貴人,但這經驗總算讓我對英國醫療系統多一點信心。

石 Sir:倫敦地鐵(悶)遊記

搬到倫敦後,現在又重投逼地鐵的生活。在倫敦,上下班繁忙時段月台雖沒那麼擠擁,但月台比香港的窄小,總讓人覺得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撞下路軌去似的。而且車站設備殘舊,燈光晦暗,站內通道縱橫交錯,左穿右插猶如迷宮,讓人頭暈轉向感覺鬱悶。

石 Sir:港式餐在倫敦

早前我在網上談起在家做港式菜,提到突然想吃茶餐廳食品。有朋友說倫敦有著名的「龍記港式茶餐廳」,我特此到倫敦市中心尋訪,卻發現原來龍記已結業了。唐人街一帶其實還有標榜港式的餐館,但菜單上卻實在沒有幾多港式茶餐之寶。石 Sir 無奈,唯有在家多炒幾次港式豬扒意粉以祭饑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