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共21篇|

Amedeo Robiolio:一個壞透了的詞「Egregious」

「Egregious(壞極)」這個詞彙,正是一完美例子。所有英語國家,現在將之用作準知識分子型的侮辱,以看似較為友善的形式取代粗俗的字眼。然而,細看這個詞彙的拉丁文詞根,意思卻截然不同。其拉丁文詞根 grex,字面解作「羊群之外」,或更準確地解為「從羊群裡挑選」。換句話說,grex 成為出色、傑出的代名詞,就如在羊群裡最好的羊羔,能輕鬆地在群體中受注視。

將日本遊戲帶到全世界的翻譯公司

不少電子遊戲都會有劇情對白、線索等提示玩家接下來怎麼做,但若語言受限制,小則錯過故事細節,大則卡在某一關裡無法通過,要上網求教也很掃興。「衛報」就訪問了東京澀谷一間電子遊戲翻譯公司 8-4,該公司以減少各國之間的文化差距為目標,用翻譯在電子遊戲之中注入本地特色。

峰會幕後功臣:鏡頭以外的傳譯員

美朝首腦峰會短暫而具劃時代意義,背後有賴眾多工作人員的努力,杜林普和金正恩的傳譯員更是居功厥偉,他們不單只出現在鎂光燈下,甚至參與二人「單對單」的閉門會面,成為唯二歷史見證人。究竟兩名傳譯員有甚麼背景?他們在翻譯以外還有甚麼職責?又如何可以影響會議進程?

「秀色可餐」的總理夫人

「感謝您的款待,感謝您和您秀色可餐的夫人的熱情款待。」法國總統馬克龍結束澳洲訪問行程時,竟然用英語向澳洲總理特恩布爾爆出如此露骨的說話,輕則引致爭風吃醋,重則可引發外交衝突,幸而特恩布爾巧妙手腕化解「危機」。正當輿論揣測這句話背後的用意時,有通曉英法兩語的記者則推斷,一切源於 delicious 一詞英法翻譯的誤會。

唐明:「南渡」兩個字最合適

如果中國歷史是一首過份冗長的交響樂,「南渡」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 motif。如此壯闊而且一再重複的大遷徙,該如何翻譯?好奇查了查「離騷」的翻譯,有稱 “An Elegy”,或者 “Songs of the South”,1949 年最後的這一次南渡,其實也讀出了「輓歌」。

【短片】語文陶話廊:煉就美感的詩與翻譯

這次,陶傑跟大家窺探詩的殿堂,講葉慈、李商隱、余光中如何借用夜間的意象寄語情人。
愛爾蘭詩人葉慈是 20 世紀文學大家。當年愛爾蘭由英國統治,本土傳統受英國文化所支配壓制。在民族意識推動下,葉慈等文學人推動愛爾蘭文藝復興運動,培植愛爾蘭文學,推廣愛爾蘭語為日常用語,為愛爾蘭人自我定位。

5 個中文難以翻譯的情緒

我們都有過難以言明內心情緒的經驗,這不是個人學識不足之過。其實,人類情緒之複雜深奧,絕非語言所能完全表達。生於不同的國族文化,也會有不同的字詞形容自己的心態,以下數個學者 Tiffany Wat Smith 在「情緒之書」所載,海外獨有、難以傳神翻譯的情緒詞語,或許終能令你以恰當的字眼,表達某時某刻洶湧而至的情感——渴望遠方、捷克情結、驚跳恐懼、替代尷尬、波蘭情結。

中國出口文學:揚威到非洲了?

對於中國和非洲關係,傳媒多聚焦於兩地貿易、經濟投資及援助等方面,金錢輸送背後,中國在「文化出口」上同樣不遺餘力,倫敦國王學院比較文學及英語系的教學研究員 Catherine Gilbert 最近發表的文章,就描述了中國如何在非洲推廣中國文化,期望以中國文化堵截西方國家的文化壟斷,在文化領域成為超級大國,而中國文學翻譯就在其中身負重任。

亢泰:為甚麼中國不禁止莎士比亞

莎士比亞劇本的原則是「不從抽象概念而是從現實生活出發」,所以他的劇中人物都能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幾百年如一日。那些崇拜權力,對掌權人溜鬚拍馬,諂媚奉承的人物,在莎士比亞的劇本中栩栩如生。那些濫用權力,欺人霸道的當權者既在戲劇中也似乎生活在你身邊一樣。正因為如此,我就覺得非常詫異,為甚麼中國不禁止莎士比亞的劇本出版或上演呢?